SDN 系统方法 | 5. 交换机操作系统

简介: SDN 系统方法 | 5. 交换机操作系统

随着互联网和数据中心流量的爆炸式增长,SDN 已经逐步取代静态路由交换设备成为构建网络的主流方式,本系列是免费电子书《Software-Defined Networks: A Systems Approach》的中文版,完整介绍了 SDN 的概念、原理、架构和实现方式。原文: Software-Defined Networks: A Systems Approach


image.png


第 5 章 交换机操作系统(Switch OS)


本章将介绍运行在裸金属交换机上的操作系统,可以把它想象成类似于服务器操作系统: 有一个基于 Linux 的操作系统运行在通用处理器上,加上一个"包转发加速器",其作用有点类似于 GPU。


ONL(Open Network Linux) 是交换机操作系统的基金会,是开放计算项目(Open Compute Project)的一个开源项目。ONL 从 Linux Debian 发行版开始,支持了包括如图 18 所示的 Small Form-factor Pluggable (SFP) 接口模块等在内的交换机独有硬件扩展。


本章不讨论这些底层设备驱动细节,而是关注 Switch OS 导出到控制平面的北向接口(NBI),该控制平面运行在交换机上(作为运行在 Switch OS 上用户空间程序)或在交换机外(作为 ONOS 这样的 SDN 控制器)。正如第三章所介绍的,我们将使用 Stratum 作为在 ONL 之上实现 NBI 软件层的具体示例。Stratum 有时被称为 Thin Switch OS,其中的关键词是"Thin",因为它本质上是实现了一个 API shim,其有趣之处在于支持的一组 API,本章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这些 API 上。


5.1 Thin Switch OS


本节将介绍裸金属交换机上 Switch OS 实现 SDN 北向接口的组件。详细信息来自于 Stratum,这是 ONF 的一个开源项目,最初由谷歌贡献了产品级代码。图 27 给出了 Stratum 概述,再次强调,其公开接口(P4Runtime, gNMI 和 gNOI)是本章的重要内容。在本节中,我们将展示这些实现细节,作为开发人员实现基于 SDN 解决方案的端到端工作流的基础。


image.png

图 27. 运行在开放网络 Linux 上的 Thin Switch OS Stratum 的高层示意图。


Stratum 导出三个主要的北向接口:(1)使用 P4Runtime 控制交换机转发行为;(2)使用 gNMI 对交换机进行配置;(3)使用 gNOI 访问交换机上的其他运维数据。所有这三个接口都是 gRPC 服务(未在图中显示),这意味着有一组相应的 Protocol Buffers(protobufs),指定 API 方法以及每个方法支持的参数。关于 gRPC 和 protobufs 的教程超出了本书范围,可以在网上阅读关于这两者的简要介绍。


延伸阅读:

gRPC. Computer Networks: A Systems Approach, 2020.

Protocol Buffers. Computer Networks: A Systems Approach, 2020.


重要的是,通过使用 protobufs 和 gRPC, Stratum 不需要再为格式、可靠性、后向兼容性和安全问题操心了,在过去很多协议(包括 OpenFlow)在这些事情上花费了大量时间。此外,P4 编译器将 protobufs 作为其自动生成代码的目标,也就是说,P4 工具链可以输出 protobufs,这些 protobufs 指定了 P4Runtime 接口类型和参数。这些 API 以及对应的客户端和服务器端 stub 大部分都是自动生成的。第 5.2 节介绍了创建该运行时契约的工具链细节。


在 Stratum 底层利用了两个组件的能力。一是板载交换芯片 SDK,由交换机供应商提供,如果是 Broadcom,大致对应于第 4.5 节中描述的 OF-DPA 层,Barefoot 也为 Tofino 芯片提供了类似的 SDK。可以将这些 SDK 视为类似于传统操作系统中的设备驱动程序,用于间接读写相应芯片上的内存位置。第二个是 ONL 平台(ONLP, ONL Platform),用于导出图 27 所示的平台 API,提供对硬件计数器、监视器、状态变量等的访问。


通过简单的例子有助于说明固定功能流水线和可编程流水线之间的根本区别,Broadcom SDK 定义了bcm_l3_route_create方法更新 L3 转发表,而 Barefoot 提供的流水线无关的对应方法是bf_table_write


在 Stratum 内部,图 27 所示其他组件主要是为了使 Stratum 与供应商解耦。在使用 Tofino 这样的可编程芯片的情况下,Stratum 在很大程度上是透传的: 来自上层的 P4Runtime 调用直接传递给 Barefoot SDK。在使用 Tomahawk 这样的固定功能芯片的情况下,Stratum 需要维护运行时状态,以便将 P4Runtime 调用转换为对应的 Broadcom SDK。粗略的说,这意味着将switch.p4(4.5.1 节)中的 P4Runtime 调用映射为 Broadcom SDK 调用。例如,switch.p4(4.5.1 节)中更新表项的 P4Runtime 调用将被映射到 Broadcom SDK 调用来更新 ASIC 表中的条目。


5.2 P4Runtime


可以将图 27 中所示的 P4Runtime 接口视为用于控制交换机的服务器端 RPC stub,还有一个相应的客户端 stub,包含在 SDN 控制器中。两者共同实现了控制器和交换机之间的 P4Runtime 契约(P4Runtime Contract)。生成该契约的工具链如图 28 所示,在前面的图中,我们将原始 P4 转发程序表示为一个抽象图,而不是实际的 P4 源代码。


image.png


图 28. P4 工具链实现了 ASIC 无关的以及自动生成的 P4Runtime 契约(实现为 Protocol Buffer 规范)。


从图 28 中得到的一个关键结论是,P4 编译器生成加载到每个交换芯片的二进制文件和(通过 Switch OS)用于控制交换芯片的运行时接口<sup>[1]</sup>。编译器借助特定供应商后端来完成这一任务,图 28 显示了两个可能的示例。请注意,这些特定供应商的后端必须通过特定体系架构模型(由arch.p4定义)编写。换句话说,是 P4 语言、专用 ASIC 后端和架构模型的组合,该架构模型定义了将功能注入到数据平面的编程环境。


[1] 当我们说将二进制代码加载到交换芯片时,采用的是通用处理器的成熟术语。实际过程是依赖于不同的 ASIC,可能包括通过 SDK 初始化各种片上数据表等操作。


这一端到端故事的最后一部分是运行时契约与加载到数据平面的原始程序之间的连接。以第 4.4 节中介绍的简单转发程序为例,我们看到forward.p4定义了一个查找表,在这里重申一下:


table ipv4_lpm {
    key = {
        hdr.ipv4.dstAddr: lpm;
    }
    actions = {
        ipv4_forward;
        drop;
        NoAction;
    }
    size = 1024;
    default_action = drop();


相应的,编译器输出的forward.p4info指定了 P4Runtime 契约。如下示例所示,其包含足够信息通知控制器和交换机如何格式化以及解释插入、读取、修改和删除表项所需的一组 gRPC 方法。例如,table定义了标识要匹配的字段(hdr.ipv4.dstAddr)和匹配类型(LPM),以及三个可能的actions


actions {
    preamble {
        id: 16800567
        name: "NoAction"
        alias: "NoAction"
    }
}
actions {
    preamble {
        id: 16805608
        name: "MyIngress.drop"
        alias: "drop"
    }
}
actions {
    preamble {
        id: 16799317
        name: "MyIngress.ipv4_forward"
        alias: "ipv4_forward"
    }
    params {
        id: 1
        name: "dstAddr"
        bitwidth: 48
    }
    params {
        id: 2
        name: "port"
        bitwidth: 9
    }
}
tables {
    preamble {
        id: 33574068
        name: "MyIngress.ipv4_lpm"
        alias: "ipv4_lpm"
    }
    match_fields {
        id: 1
        name: "hdr.ipv4.dstAddr"
        bitwidth: 32
        match_type: LPM
    }
    action_refs {
        id: 16799317
    }
    action_refs {
        id: 16805608
    }
    action_refs {
        id: 16800567
    }
    size: 1024
}


gRPC 工具链从那里开始接管,工具链必须知道哪些 P4 语言元素是可控制的,可以由p4runtime.proto"公开"。此类信息包含在forward.p4info,其精确指定了一组可控元素及其在 P4 源程序<sup>[2]</sup>中定义的属性。table元素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但还有其他元素,包括countersmeters,分别用于向控制器报告状态信息以及允许控制器指定 QoS 速率。但是,在我们的示例程序中没有包含这两个参数。


[2] 原则上,P4Info 文件不是严格必需的,因为控制器和交换机可以使用 P4 源程序获得处理 P4Runtime 方法所需的所有信息。但是,P4Info 通过从 P4 程序中提取相关信息,并以更结构化的 protobuf 定义的格式提供这些信息,使这一点变得容易得多,使用 protobuf 库可以直接解析这些信息。


最后,控制器实际上向该表写入了一个条目。通常控制器会运行在 ONOS 之上,并间接的与交换机交互。我们介绍一个更简单的例子,一个 Python 程序实现了控制器的功能,并直接将一个条目写入表中(通过 P4Runtime 库的帮助)。


Module: openconfig-interfaces
  +--rw interfaces                 
    +--rw interface*   [name]
      +--rw name
      +--rw config
        |   ...  
      +--ro state
       |    ...                 
      +--rw hold-time  
       |    ...   
      +--rw subinterfaces               
           |    ...


5.3 gNMI 和 gNOI


配置和操作网络设备的核心挑战是定义运维人员可以在设备上进行GETSET操作的变量集,另外还有一个要求,这个变量集字典应该在不同设备之间是统一的(即供应商中立)。互联网已经经过了长达数十年的实践来定义这样一个字典,从而产生了与 SNMP 结合使用的管理信息库(MIB, Management Information Base)。但是 MIB 更专注于读取设备状态变量,而不是写入设备配置变量,后者在历史上一直使用设备的命令行接口(CLI, Command Line Interface) 来完成。SDN 演进的一个结果是推动行业向支持可编程配置 API 的方向发展,这意味着要重新审视网络设备的信息模型。


从 SNMP 和 MIB 出现到现在,主要技术进步是实用建模语言的可用性,在这方面,YANG 是过去几年出现的主流选择。YANG 是 Yet Another Next Generation 的缩写,之所以选择这个名字,是为了取笑重新再定义一种数据格式的必要性。YANG 可以被视为 XSD 的受限版本,XSD 是一种定义 XML 模式的语言。YANG 定义了数据结构,但与 XSD 不同,不是特定于 xml 的。相反,YANG 可以与不同的网络消息格式结合使用,既包括 XML,也可以与 protobufs 和 JSON 结合使用。如果不熟悉这些首字母缩写,或者对不同标记语言模式之间的区别很模糊,可以在网上查看一些简单的介绍。


延伸阅读:

Markup Languages (XML). Computer Networks: A Systems Approach, 2020.


从这方面来说,重要的是以可编程的形式定义具有可读可写语义的变量数据模型,而不仅仅只是提供标准文档中的文本。此外,虽然所有硬件供应商确实都在推广产品的独特功能,但并不是每个供应商都定义了独特的模型。这是因为,购买网络硬件的网络运营商有强烈动机推动类似设备的模型走向融合,而供应商也有同样强烈的动机坚持自己的模型。YANG 使创建、使用和修改模型的过程可编程,因此可以适应这个迭代过程。


这就是名为 OpenConfig 的全行业标准化工作发挥作用的地方。OpenConfig 网络运营商组成的组织,试图推动行业使用以 YANG 为建模语言的通用配置模型。OpenConfig 官方对于访问设备配置和状态变量协议是中立的,但 gNMI(gRPC 网络管理接口)是其正在积极推进的一种方法。从它名字就可以猜到,gNMI 使用 gRPC(运行在 HTTP/2 之上),这意味着 gNMI 也采用 protobufs 作为实际通信数据的方式,gNMI 旨在作为网络设备的标准管理接口。


为了完整起见,请注意 NETCONF 是另一个后 SNMP 协议,可用于将配置信息传递给网络设备。OpenConfig 与 NETCONF 也有合作,但我们目前的评估是,gNMI 作为未来的管理协议在行业中占有重要地位。基于这个原因,在我们完整的 SDN 软件栈中会着重强调 gNMI。


云计算最佳实践

我们对 OpenConfig 和 NETCONF 的比较基于 SDN 的基本原则,即将云计算最佳实践引入网络。这涉及到一些大的想法,比如将网络控制平面实现为可伸缩的云服务,但也包括一些更小的好处,比如使用像 gRPC 和 protobufs 这样的现代消息框架。

这种特殊情况下的优势很明显:(1)使用 HTTP/2 和基于 protobuf 编码来改进和优化传输,而不是使用 SSH 加上手工编码;(2)二进制数据编码,而不是基于文本的编码;(3)基于增量的数据交换,而不是基于快照;(4)对服务器推送和客户端流的原生支持。


OpenConfig 定义了对象类型的层次结构。例如,网络接口的 YANG 模型如下所示:


Module: openconfig-interfaces
  +--rw interfaces                 
    +--rw interface*   [name]
      +--rw name
      +--rw config
        |   ...  
      +--ro state
       |    ...                 
      +--rw hold-time  
       |    ...   
      +--rw subinterfaces               
           |    ...


这是一个基础模型,基于此可以增强添加其他功能,例如,为以太网接口建模:


Module: openconfig-if-ethernet
  augment /ocif:interfaces/ocif:interface:
    +--rw ethernet
    +--rw config
     |  +--rw mac-address?
     |  +--rw auto-negotiate?
     |  +--rw duplex-mode?
     |  +--rw port-speed?
     |  +--rw enable-flow-control? 
    +--ro state
      +--ro mac-address?
      +--ro auto-negotiate?
      +--ro duplex-mode?
      +--ro port-speed?
      +--ro enable-flow-control?
      +--ro hw-mac-address?
      +--ro counters
             ...


可以定义其他类似扩展,以支持链路聚合、IP 地址分配、VLAN 标签等。


OpenConfig 层次结构中的每个模型都定义为配置状态和运维状态的组合,配置状态可以被客户端读取和写入(在示例中表示为rw),操作状态可以报告设备状态(在示例中表示为ro,表示它在客户端是只读的)。声明性配置状态和运行时反馈状态之间的区别是任何网络设备接口的基本内容,OpenConfig 明确专注于将后者通用化,并包含运维人员需要跟踪的网络遥测数据。


拥有一组有意义的模型是必要的,但是完整的配置系统也包括其他元素。在我们的案例中,关于 Stratum 和 OpenConfig 模型之间的关系有三个要点。


首先,Stratum 依赖于 YANG 工具链。图 29 显示了将一组基于 yang 的 OpenConfig 模型转换为 gNMI 使用的客户端和服务器端 gRPC stub 所涉及的步骤。图中所示的 gNMI 服务器与图 27 所示的 gNMI 接口门户相同。工具链支持多种目标编程语言(Stratum 正好使用 C++),其中 gRPC 客户端和服务器端不需要用同一种语言编写。


image.png

图 29. 用于为 gNMI 生成基于 gRPC 运行时的 YANG 工具链。


请记住,YANG 既不和 gRPC 绑定,也不和 gNMI 绑定。工具链能够从完全相同的 OpenConfig 模型开始,为网络设备(例如,分别使用 NETCONF 或 RESTCONF)读取或写入的数据产生 XML 或 JSON 表示。但在我们的环境中,目标格式是 protobufs,这是 Stratum 用来支持在 gRPC 上运行 gNMI 的格式。


第二点是 gNMI 定义了一组特定的 gRPC 方法来操作这些模型。该集合在 protobuf 规范中被集体定义为一个 Service:


Service gNMI {
    rpc Capabilities(CapabilityRequest)
        returns (CapabilityResponse);
    rpc Get(GetRequest) returns (GetResponse);
    rpc Set(SetRequest) returns (SetResponse);
    rpc Subscribe(stream SubscribeRequest)
        returns (stream SubscribeResponse);
}


Capabilities方法用于检索设备支持的模型定义集。GetSet方法用于读写某些模型中定义的相应变量。Subscribe方法用于设置来自设备的遥测更新数据流。相应的参数和返回值(例如,GetRequest, GetResponse)定义为 protobuf Message,包括 YANG 模型内的各种字段,通过在数据模型树中给出其完整路径名来指定给定字段。


第三点是,Stratum 不一定关心 OpenConfig 模型的全部范围。这是因为作为一个支持集中式控制器的 Switch OS,Stratum 关心配置数据平面的各个方面,但通常不参与配置像 BGP 这样的控制平面协议。在基于 SDN 的解决方案中,这样的控制平面协议不再在交换机上实现(尽管仍然在网络操作系统的范围内,但实现了对应的集中式协议)。具体来说,Stratum 跟踪以下 OpenConfig 模型: 接口、VLAN、QoS 和 LACP(链路聚合),以及一组系统和平台变量(交换机的风扇转速是每个人最喜欢的例子)。


我们通过将注意力简单转向 gNOI 来结束本节,但并没有太多要说的,因为 gNOI 的底层机制与 gNMI 完全相同,而且在更大范围内,交换机配置接口和运维接口之间几乎没有区别。一般来说,持久化状态由 gNMI 处理(并定义了相应的 YANG 模型),而清除或设置临时状态则由 gNOI 处理。另外,像重启和 ping 这样的非幂等操作也属于 gNOI 的范围。在任何情况下,两者都足够紧密对齐,可以统称为 gNXI。


作为一个说明 gNOI 用途的例子,下面是System服务的 protobuf 规范:


service System {
    rpc Ping(PingRequest)
  returns (stream PingResponse) {}
    rpc Traceroute(TracerouteRequest)
        returns (stream TracerouteResponse) {}
    rpc Time(TimeRequest)
  returns (TimeResponse) {}
    rpc SetPackage(stream SetPackageRequest)
        returns (SetPackageResponse) {}
    rpc Reboot(RebootRequest)
  returns (RebootResponse) {}
    // ...
}


例如,下面的 protobuf 消息定义了RebootRequest参数:


message RebootRequest {
     // COLD, POWERDOWN, HALT, WARM, NSF, ... 
    RebootMethod method = 1;
    // Delay in nanoseconds before issuing reboot.
    uint64 delay = 2; 
    // Informational reason for the reboot.
    string message = 3;
    // Optional sub-components to reboot.
    repeated types.Path subcomponents = 4;
    // Force reboot if sanity checks fail.
    bool force = 5; 
}


再次提醒,如果不熟悉 protobufs,可以在网上找到简短概述。


延伸阅读:

Protocol Buffers. Computer Networks: A Systems Approach, 2020.


5.4 SONiC


就像 SAI 是行业范围内的交换机抽象(见 4.5 节)一样,SONiC 是一个与厂商无关的交换机操作系统,在行业中有很强的发展势头。它最初是由微软开源,并继续作为 Azure Cloud 的 Switch OS。SONiC 利用 SAI 作为供应商中立 SDK,并包括一个交换机定制 Linux 发行版,也就是说,Stratum 和 SONiC 试图填补同样的需求。今天,他们各自的方法在很大程度上是互补的,这两个开源社区正在努力实现"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这种努力的结果就是 PINS(P4 Integrated Network Stack)


延伸阅读:

PINS: P4 Integrated Network Stack.


SONiC 和 Stratum 都支持配置接口,因此将它们统一起来的主要问题是协调各自的数据模型和工具链。其中主要区别在于 Stratum 支持可编程转发流水线(包括 P4 和 P4Runtime),而 SAI 则采用最小公共性的转发方式。这两个开源项目的开发人员正在共同努力,以制定一个路线图,使感兴趣的网络能够以一种增量的、低风险的方式利用可编程流水线。


这项工作的目标是: (1)使远程 SDN 控制器/应用程序使用 P4Runtime 和 gNMI 与 SAI 交互,(2)使用 P4 扩展 SAI,以提升数据平面特性引入速度。这两个目标都依赖 SAI 行为模型的新表示以及基于 P4 的流水线(所谓的sai.p4程序,如 4.6 节的图 26 所示)。如果说有什么事情可以加速这一协调工作,那么应该是采用可编程流水线(以及相应的工具链)可以促进这一工作。

目录
相关文章
|
4天前
|
运维 Linux Shell
day02-Linux运维-系统介绍与环境搭建_硬件 系统核心 解释器shell 外围操作系统
day02-Linux运维-系统介绍与环境搭建_硬件 系统核心 解释器shell 外围操作系统
|
9天前
|
编解码 Oracle iOS开发
VirtualBox虚拟机安装Mac OS X Lion系统详解
VirtualBox虚拟机安装Mac OS X Lion系统详解
22 1
|
9天前
|
移动开发 运维 安全
AIX操作系统下应用系统的维护与性能优化
AIX操作系统下应用系统的维护与性能优化
13 0
|
9天前
|
安全 Linux Anolis
centos停止更新?这篇博客教会你CentOS 7转化系统为阿里龙蜥Anolis OS 7
centos停止更新?这篇博客教会你CentOS 7转化系统为阿里龙蜥Anolis OS 7
|
9天前
|
开发工具 Android开发 开发者
移动应用与系统:开发与操作系统的融合
【5月更文挑战第7天】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探讨移动应用开发的重要性和挑战,以及移动操作系统如何影响应用的性能和用户体验。我们还将讨论最新的技术趋势,如跨平台开发工具和人工智能集成,以及它们如何改变移动应用开发的未来。
20 3
|
9天前
|
Linux 开发工具 Android开发
移动应用与系统:开发与操作系统的深度解析
【5月更文挑战第6天】 在数字化时代,移动应用和操作系统是信息技术的核心组成部分。本文深入探讨了移动应用的开发过程、关键技术以及移动操作系统的架构和功能。通过对这些技术的详细分析,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移动应用和系统的工作原理,以及它们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和工作。
|
9天前
|
机器学习/深度学习 自动驾驶 安全
深入理解操作系统内存管理:策略与实现基于深度学习的图像识别技术在自动驾驶系统中的应用
【4月更文挑战第30天】 在现代计算机系统中,操作系统的内存管理是确保系统高效、稳定运行的关键组成部分。本文将深入探讨操作系统中内存管理的多种策略及其实现机制,包括但不限于分页、分段和段页式结合等技术。我们将剖析内存分配的原理,讨论虚拟内存技术的实现以及它如何提供更大的地址空间并允许内存的交换。同时,我们还会涉及内存保护机制,它们是如何防止程序访问未授权的内存区域。最后,文中将对现代操作系统如Linux和Windows中的内存管理实践进行比较分析,以期给读者提供全面而深入的理解和参考。 【4月更文挑战第30天】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飞速发展,深度学习已经
|
9天前
|
开发框架 算法 前端开发
深入理解操作系统:进程管理与调度策略移动应用开发的未来:跨平台框架与原生系统的协同进化
【4月更文挑战第30天】 本文旨在探讨操作系统中的核心机制之一 —— 进程管理,并详细分析不同的进程调度策略。通过对操作系统中进程概念的剖析,我们揭示了进程状态、进程控制块(PCB)以及进程调度器的重要性。文章进一步对比了几种常见的进程调度算法,如先来先服务(FCFS)、短作业优先(SJF)、轮转调度(RR),以及多级反馈队列(MLQ),并讨论了它们在不同应用场景下的性能表现。最后,文章还涉及了现代操作系统中对于多核处理器和实时系统所采用的特殊调度考虑。 【4月更文挑战第30天】 在移动设备日益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与工作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时,移动应用的开发和维护也变得愈加重要。本文将探讨移动应用
|
9天前
|
搜索推荐 vr&ar Android开发
移动应用与系统的融合未来:开发与操作系统的深度剖析移动应用与系统:技术演进与开发实践
【4月更文挑战第30天】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移动应用与系统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智能手机到平板电脑,从健康监测到娱乐休闲,移动应用与系统的结合为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本文将深入探讨移动应用开发的挑战与机遇,以及移动操作系统的核心功能和发展趋势。 【4月更文挑战第30天】 随着智能设备的普及,移动应用与操作系统成为了信息技术领域的热点。本文将深入探讨移动应用开发的最新趋势、挑战以及移动操作系统的关键技术,旨在为开发者和技术决策者提供全面的视角和实用的指导。
|
9天前
|
搜索推荐 安全 网络协议
移动应用与系统的融合未来:开发与操作系统的深度剖析
【4月更文挑战第30天】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移动应用与系统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智能手机到平板电脑,从健康监测到娱乐休闲,移动应用与系统的结合为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本文将深入探讨移动应用开发的挑战与机遇,以及移动操作系统的核心功能和发展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