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出存在感】锋会圆桌现场-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雷锋网> 正文

【刷出存在感】锋会圆桌现场

简介:
  
  【编者按】本文为锋会|路由器专场的圆桌全文(有删减)。

圆桌嘉宾:(自左向右依次)
极路由联合创始人 丁衣
知道创宇研究部总监(安全专家) 余弦
WRTnode创始人(开源硬件领域) 罗未
360智能硬件产品总监 刘之
磊科营销总监 卢东
果壳路由创始人 黄冬
嘉宾主持: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首席顾问 施彤宇(Tom)

路由器是否具有存在感?

Tom:路由器刷出存在感好象是一个带有一定慰问性的话题,因为路由器在座的家家都至少一个,用的时间应该是不短,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除了安装的时候和它死掉的时候,大家还有多少机会想到自己的路由器?在座的诸位,日常使用当中有没有用到这个东西的?回到诸位嘉宾,除了最开始安装的时候和最终它死掉的时候,我希望用户还在什么时候用到它?

黄冬:我用极路由垫过一次桌子,非常结实。其他的不太好垫。极路由还能砸核桃。

Tom:除了这些有些变态的做法之外,有没有一些常态的,不一定是现在,我们设想当中我们希望用户在什么样的状态下,日常的使用当中,它跟我们的路由器有一个直接的关联?

丁衣:我认为路由器在大部分状态下,应该让它自己去工作,最好不要去动他,当然有空了再瞄一眼,最好不要用来垫桌子就好了。

黄冬:最早我们测试的目标就是希望客户觉得它不存在,越不存在越好,因为这表明它的性能是最稳定的,功能是最好的。一般来说一个新品测试40天到两个月左右。后来两年之前接触互联网,所有公司都跟我们说要有存在感,尤其是那家公司。于是我们就努力制造存在感,做了很多的尝试,但我们客户告诉我们说你老弹什么劲啊!后来我们反思,路由器所谓的存在感,在你用到各种功能的时候,就会显现出来。因为它是服务设备,你可能想不起路由器,你知道的可能是其中一个功能。不像你用一个软件,每天都会看到它的存在。

刘之:路由器刷出存在感是很容易的,我们认为路由器一般放三个地方:电视机旁边、沙发旁边、书房。我觉得路由器别放得离自己太近,因为是有辐射的。路由器刷出存在感不是由路由器自己刷。

丁衣:我始终不觉得路由器没有存在感。我们理解路由器,可能有一个偏差,我并不把它当一台设备用。如果说它是一台发射出来WIFI信号的东西,我们在消费和使用的就是WIFI信号,大家觉得你对WIFI信号会没有存在感吗?大家觉得设备没有存在感,但是它发射出来的WIFI信号是非常有存在感的。对我来讲,我不在意路由器长什么样子、放什么地方,也不管它是用铝合金还是其他材料做的。因为我们无非是想要好的WIFI信号的体验而已。所以我觉得讨论设备的存在感没有太大意义,还是要把WIFI做好。

观众提问:路由器未来如何实现家中电器的控制?

观众提问:在互联网的大环境下,智能路由应该成为家庭电器的一个入口或核心。我不太懂技术,就想问一下果壳和极路由的老总,你们现在在产品上有没有一个规划,就是说能够让用户远程通过路由控制家里的电器,如果从智能路由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从产品上有什么样的发展趋势来解决这种环境的交互?

黄冬:小米其实在这块是有很多的贡献性的想法提出来的,我们也花了很多的时间。我简单分析一下,现在的物联网协议使用了不同的方式,全部都是相对闭塞而且相对专有化的,比如我们常说的Zigbee,Zigbee在物联网行业用得比较多,但是Zigbee联盟是一个快四分五裂的联盟。联盟最核心的供应商,把自己的芯片卖出去的时候,分别给自己的用户提供一套完全属于自己这个企业的Zigbee协议。所以这是一个完全没有遵守游戏规则的一个联盟。

但是除了Zigbee之外,我们也知道更多。我相信和互联网一样,物联网建立在一个真正开放、公开且相互信任的环境里面,而且这个基础是TCP/IP,第二个大的基础,是HTTP协议。所以我相信接下来在物联网上基于TCP/IP的互联网技术的互联,一定会把基于Zigbee的小局域网去打通的,到最后最根本的还是TCP/IP。

第二部分是协议,HTML做了一个事,就是超级链接。这个世界上有几亿个网站,所有网站都是通过链接来连成整个互联网的世界。所以我认为在接下来整个物联网发展过程中,基于HTTP的东西,会把每一个物联网中的结点连接起来。这件事我们在做,小米也在做。我相信有一天大家会一起打造出一个协议,互联网公司的公平公开会把这样的协议锻炼出来,公开给所有人去用,只有这样才会形成一张真正有效的大网。谢谢。

丁衣:对于目前物联网和智能家居,坦白讲我们是在做预热的阶段,并没有真正去做这样的产品。小米前一段推出一款红外的设备,我觉得红外完全谈不上叫智能家居和物联网,因为我们拿遥控器去打开电视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它打没打开。所以就像黄总刚刚讲的Zigbee、Z-Wave,我们全是在互联网协议这个层面,还没有特别好的一个厂商把这个东西建立起来。

当然我也听说雷总也是投了很多类似这些小的东西,也是希望跟美的、海尔这样大的白电厂商去一起打造某款协议出来。我希望这个事情可以发生,但在这个事情没有发生之前,我觉得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很大的坑,但大家还是会往里面钻,所以我们自己要清楚,其实我就打再大的智能家居的概念,也不会有多少用户,因为这个东西现在什么事都干不了。所以现在没真正有一个大厂把所有的生态打通之前,物联网就是一个坑。所以回到一个草根公司、回到草根精神来讲,物联网和智能家居目前不是我们的重心,但是我们会去做技术上的准备。

刘之:我的观点基本上跟丁衣差不多,大家现在都是在炒概念。

关于WRTnode和小型机械臂

Tom:有兴趣的话,大家可以看看前面摆的这个怪怪东西(一个机械臂),这可能跟智能家居、物联网的关系不是很大。这个东西是谁做的呢,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罗未:大家好,这个是我们的一个伙伴UFactory做的,不是我们做的。回到刚才,说到有传统公司,有互联网公司,但是我们这个团队的视角来看,所谓的互联网公司我们都得叫叔叔,传统公司我们得叫爷爷。大家有关注过Kickstarter吗?上面现在最牛逼的一个中国团队就是UFactory,他们拿到了25万美元,当然这在各位的眼里可能完全不值一提,但是我们觉得非常有意思,我真正觉得这个UArm(那个机械臂)是一个,它是在现实世界里,在消费领域第一个能够非常容易、非常廉价就能得到的,和具有一定稳定性和功能性的自动化的机械设备,这的确说是UArm或者说UArm这个团队上能够取得这么大得成功的一个前提。

实际上我们是在UFactory基础之上,做出来路由器芯片,7620,可能在座各位都非常熟悉,而且我们用的低端版的。7620N,当一个计算机视觉+自动化控制芯片,跟我们现在做到的可能是全世界最低成本和最低功耗的计算机自动控制化系统。这可能显得很怪异,这有任何作用、任何意义吗?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叫在座的公司叫上一辈公司和上上一辈公司,在我们看来可能智能家居其实已经不够,下一代更多的未来生活,更多的设备、人和机器的交互关系可能要来源于机械、人工智能、模式识别、云计算等等这样一系列逻辑,所以在这样的框架下,比如家庭卫生,家庭健康,人的这些问题可能在某种情况下,会变得不一样,当然这一定是要找一个商业诉求或者价值诉求。但是在中国像UFactory,像我们这些公司可能代表着更新的、完全不一样状态。先说到这儿。

路由器成为家庭中心后的安全问题

Tom:无论是刚才讨论的各自路由器的未来形态,还是罗未自认为的第三代智能,未来可能存在的人工智能和人机界面,都存在着一个疑问:无论智能路由还是其他,都希望成为家庭的中心。那么这个中心究竟是一个1984式的BigBrother,还是别的东西,都没有定论。无论未来家庭中心由谁来扮演,都会经过一个IT设备分享或者管理起来,都意味着更多的信息、状态和存在方式。但无论谁做中心,都绕不过一个安全,我们今天也看到安全为定位的智能路由器。但究竟什么是安全?下面要着重的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个人认为在安全行业,最具发言权的应该属于久仰已久的余弦先生。

余弦:刚才第一个话题是说路由器如何有一种存在感,极路由丁衣也说了,大家感受到WIFI的时候,就是路由器有存在感的时候。WIFI现在已经侵蚀了我们的生活。今天的会场里面我做了很多蜜罐,很多WIFI都已被我控制,我待会会好好的把背后的原理给大家说一下。现在我想说的是,现在的传统路由和智能路由都有一些问题,有的甚至有植入后门,这样的路由器我们发现几十万台,但有人自己路由器被攻击了都还不知道。今天的场地里面的WIFI信号就是有问题的。

如今黑客攻击的成本已经很低了,我们是一家互联网安全公司,本来不想搞路由器的,但是发现现在路由器以及很多监控摄像头,都是可以通过网络去访问的。我们在做一个全球性的监控平台,这个听起来可能比较邪恶,像刚才说1984什么的,我们去年底把全球很多摄像头控制下来之后,发现真的可以看到很多隐私,我们就切身的感受到,手机、电脑、路由器、监控摄像头都是跟用户安全有关系的。今天我就是来扮演邪恶一点的角色。不过各家厂家我也想都不想得罪,隐私什么我肯定不会拿在座各家的去做。

Tom:我相信各位后脑勺冷汗已经下来了。

余弦:我特别提一下极路由我用得还算挺不错的。在前几天我看了360的产品介绍,有的功能特别好,真的你感受到存在感了。如果谁来蹭网的时候,它有一个风险提示,不知道其他路由器有没有这样一个提示。我觉得360这个提示非常好,如果真的有效的话。这样你如果在上班的时候发现家里的路由器被刷,就立马可以关掉。

刘之:我们的路由能知道有多少人试图连接我们的设备,甚至有多少点我们都知道。

余弦:那就刚好送一台给我吧。

各家路由器解决什么刚需?

Tom:我们这儿台上的嘉宾有三代人,三代人的销量正好也是三个阶段,当然第三代现在几乎为零。在这儿需要强调的是爷爷辈能够卖到千万级,是因为有刚需。在座的各位老总,你们能不能通过用最简短的一句话来形容自己,来表达自己对这个刚需的认识?

黄冬:“有屏好用还便宜”。

卢东:其实到现在我们做的是一个平台,刚需我们也做平台,我们希望是大家一块做出来的,而不是我们自己定出来的。

刘之:我们的广告语比较简单,“安全第一就用360”。

罗未: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提炼出符合现在商业价值的东西。我们可能会在青少年科技教育领域,为大家提供更多的可能性和教育机会。

Tom:就是希望未来的某一天你可以成为中国乐高的创始人。

罗未:对。其实很多情况下,我们这一波公司是被逼不得已要描述自己的商业价值。其实我相信每一家都有更多的定位。

丁衣:我们的定位有调整,我们是提供WIFI的,所以我刚才随便一想就是“好WIFI用极路由”。

余弦:我有一个观点不知道大家能不能赞同,就是安全的东西如果做得太极致的话,是很影响用户体验的。面向用户的产品第一就是用户体验,安全如果出问题跳出来给你说一下就好了。360有几点功能在我看来是非常好的,第一个刚刚前面有说的防蹭网,用户在外面也可以看到家里路由有没有被别人用。第二就是可疑设备提醒机制,第三是安全上网,但是效果怎么样不知道。

黄冬:今天原来来了两个360的人。

刘之:其实在这个层面上有一个很关键的技术,就是我们跟DS合作的,我们有国内最好的TCP/DS,这个我觉得是我们国内首创的。

观众提问:我理想的路由器

观众:您好,刚才您谈到安全还有辐射的问题,您那个路由器能自动感知有人在使用就开启,平常的时候自动关掉,不发生信号吗?有这个功能码?

刘之:这个没有。

观众:还有现在在信号强度方面有一种接电线来发射信号的,您怎么看待这个前景?

刘之:我们很快会推出这样的产品。

观众:那信号的放大还有覆盖的半径到强度这方面?

丁衣:我们有一个小卫星,会通过电线的方式来把信号放大,这个可以说距离更长,只要你在一个电表下面就没有问题。

黄冬:电力线传输的方式目前国内普及程度不高,但它是一个比较好的家庭内部传输的方式。但也因为用电力线传输,过电表基本就被过滤掉了,所以一定要在一个电表之内。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家庭装修有的用了很多空气开关,电力线传输的方式会对空气开关有损耗。在国外电线的传输方式是家庭传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载体,国内还在慢慢普及的过程中,价格相对WIFI来说还是比较贵的。所以大家都还在做尝试。

观众:我也非常失望,其实从节能环保的角度,我希望能自动关电。

余弦:WIFI的辐射我觉得网上那些新闻太夸张了,别说无线,就连微波炉、电磁炉在安全距离范围10厘米内都是没有问题的。

刘之:路由器的安全距离是1米。

余弦:你们现在看到的辐射,是非电离辐射。电离辐射辐射能让分子断掉,那个是有问题的。

卢东:因为我们有专门的实验室,全封闭的实验室专门研究无线的辐射。就以无线路由器的辐射来看,大概20个DB,实际上还没有20个DB;手机的辐射才是最大的,路由只是它的连1/10都不到。所以在这一点上,基本安全应该没有问题。我们磊科这边也有尝试您刚才所说的那个功能,就是对发射功率进行一些研究,全自动的发射,但是目前还在测试阶段。

刘之:我也读过一些,我跟余弦不一样,我看到一些书当中提到我们现在的频率接近0,这是人的水分容易沸腾的一个点,那么到底有没有这件事情,我觉得谁也说不好,那么国家这个规定100毫安是怎么得出来的,为什么不是99。

黄冬:这个标准不能国家定的,这是世界定的。

罗未:美国的标准比欧洲标准要低,美国标准是50,欧洲标准是100,咱们国家是用的欧洲标准,那么别人看你吃转基因没事,你吃吧,这个很难说,因为现在谁也不知道。

关于Openwrt

观众:因为我自己关注路由器也有一阵了,我也知道包括智能路由也是在做一些东西,我比较感兴趣的就是在以后我们使用过程中,当然可能大家面临得更多是普通消费者,像我们这种电子爱好者、极客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呢?

黄冬:是这样的,前一段时间我也发了一篇文章,可能传统意义上大家会把Openwrt认为是一个骇客版的路由器操作系统,但是现在要用Openwrt系统来做,是因为现在它是这个技术条件下能够找到最好的来做这种多功能的。它能够实现所谓的人工智能模式识别,甚至跟云计算相关。比如有一些模式识别和智能是根据云终端的分布来构成的,要实现最低成本,最低功耗,可能还真的就是Openwrt。我们用Openwrt不是因为它是一个网络测算系统,是一个WIFI的路由器的操作系统,而是因为它是一个很干净,很小很纯粹,很完整,而且追内核很新的一个可刷新系统。所以虽然它出身于路由器领域,但是好多人都在考虑把它作为一个不需要用屏幕来跟人交互的操作系统,它可能有更好的应用。这是我的想法。

Tom:这是从纯技术,纯发烧友,那么在座更多的是企业,企业他们恰巧要用到这个。

丁衣:我们始终在极客玩家和大众群体之间寻找平衡。路由器大概会有三层的东西,一个是连接层,就是像手机,拿过来一个手机最主要功能是打电话,首先这个层面要满足;第二个层面是内容消费层面,你下APP看电影都是在消费内容;第三个是控制层面的东西,普通玩家和极客是有区别的。比如在连接上,普通用户只需要拨号变成无线就完了,极客玩家就应用更多,家里就需要多条宽带,所以连接层可能有系统和硬件几个方式把外网接进来。

对于内容消费的部分,现在主流在外的是一个300M的路由器,其实对于一个家庭组成一个局域网够了。那为什么新的厂商要生产双频AC1200, 那就是说你希望在自己搭建的局域网里面获得更高速的环境,所以这个在内外对不同的用户是不一样的。

对于内容消费的层面也是一样,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些技术,可能对于小白的用户也好,和对于极客都有需要的东西,比如现在下载那外部内容来消费,内容要先留在路由器或者路由器的一个硬盘,目前的玩家可能更加适应这种方式。那像Openwrt也有类似界面,但它的界面是不太友好。

最顶级的保护在控制层面。因为在这个层面来讲,在物联网的所有协议都不完善的情况下,我们提供了极卫星。极卫星就是在帮大家做网络拓展,我们在卫星里面加了蓝牙模板,能帮助用户玩转网络。我们一直在这三个层面里面去平衡新用户、小白用户和极客用户。

罗未:我个人觉得Openwrt代表开源,一个社区相对来说维护起来它的修复各方面都相对弱一点,系统我们目前没有开Openwrt,这个会提供给一些玩家自己去抓,自己去玩。

黄冬:做一个调研,在座有多少开会之前知道Openwrt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把Openwrt刷到过路由器里面的举个手?第三个编译过Openwrt举个手?(现场4人举手)OK,大家能理解我的话题了。就是首先非常感谢大家Openwrt是一个很好的思想,这个我们非常认可,所以我们所做的Openwrt相关的事,是对刚才最后四位举手的人做的事情,可能对于在之前的人还是劝大家好好用路由器。

我们为创客或极客做了几件事,第一我们稍后会release一些端口,所有人都可以拿去编译相应的软件到我们路由器里面去运行,包括Openwrt里面所有的东西;第二个就是我们的路由器屏幕上面有个“@”,我们管它叫“极客模式”,打开了之后你就可以拥有一个像Openwrt一样的东西,你可以浏览,它的密码是随机的,所以大家不用担心admin的问题,也不用去记192.168.1.1;第三后期会发布我们的SDK和HDK,这个大家知道SDK是一个软件,而HDK是一套兼容Openwrt的开发版。大家可以利用它做基于Openwrt的各种酷的好玩的东西,希望到时候大家来关心。谢谢。

罗未:Openwrt还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可能对于深度爱好者来讲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嵌入式的领域,可能你能够得到最好最好的就是唯一的就是在Openwrt里,Openwrt的社区,它的支持程度显然不能跟类似于桌面版的那些支持那么深,但是在嵌入式的Linux领域,你能够得到最大最大的支持,作为一个深度爱好者来说,我支持Openwrt,所以这也是Openwrt具有很强生命力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原因。

卢东:对于Openwrt研究的时间也是比较长的,刚才也提到由于Openwrt是开源的代码,所以Openwrt在稳定性上是有比较大的问题的。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照着PPOE的标准做成的OE模块,放到全国去我可以保证有七成不会用。因为全国各地电信宽带里面的PPOE的服务器是不同的,各种值段是不一样的。

以上只是一个例子,里面还有很多模块的。所以Openwrt是一个很好的思路,是可以玩的,但是它不是一个稳定的东西。所以磊科按照Openwrt的思路,把我们十几年编的模块做了重新调整,做了智能路由。智能路由的OS部分,实际上是类Openwrt的, 用户如果愿意编译的,我们智能路由可以提供给您开发版和接口,您可以自己编。但是我们能保障所有集成通讯全部是在全国能通用的,因为我们集成了十几年。

对于刷过路由的用户,我们能提供我们的各种插件,大家可以慢慢玩,慢慢刷。我们现在在逐步地往里面放各种插件,所以整个的智能路由跟Openwrt有一定的类似性,但是我们有自己的模块,我们把底层解决了。我们唯一没有解决的是我需要跟更多的合作伙伴,或者说极客们大家一块来做,所以这个话题我们可以下来进行交流,大家愿意做点什么,我们也愿意支持。

路由器的拓展开发

Tom:在座的各位厂商有哪个是已经建了自己的开发者程序?让用户或者是第三方利用自己的API来开发自己的路由器的?

丁衣:我们都有吧。这个就像刚才站起来的人和举手的人是相对少的人,所以我们在我们的社区里面是做了一个分极,我们是有一个极先锋,极先锋的用户他首先拿到的是比较底层的一些Release比较早的,先由他们来尝试,再往下就是极开发者,他是可以帮助我们一起来进入我们的操作层面,来进行一些开发,最下面是能够通过这几档用户试用迭代没有问题以后,给到大客户去使用的一个版本。我们的用户是有分级,但是整体上能够干这件事情的人还比较少。

黄冬:我们现在为路由器做了一个ReTest的模式,我们叫它安全模式,就是非常像Windows的PD或者安全模式,这是我们几个团队一起做的。

Tom:我们今天最后的话题,在IT行业做的时间长的人都有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如果你想要做预测的话,那是每年都要做一次,但是预测如果超过十年,你基本上成功率90%以上,预测如果超过近到6个月的话成功率是0%,那么希望今天在座的一些代表们给我们6-12个月的预测,你们的产品在6-12个月以后大概是什么样的?得要是不一样的,得靠谱。

如何预测未来6-12个月智能路由的发展

卢东:6-12个月之后大家会见到我们的第二代产品,我相信大家今天已经看到我们第一代产品是一个还不错的,还比较另类的东西,但是其实这仍然是我认为从产品路由器向智能路由器演进的半步,我们的第二代产品可能会更接近一点智能路由器的样子,希望到时候大家再继续关注我们。谢谢。

黄冬:6-12个 月之后,站在我的角度,首先第一是销量,因为我们事实的情况下,没有相当的客户群,没有群众基础,第二个是对于我们做的相对来说跟希望的,更多的是开发者的身份,所以我们也希望我们的社区这些能够符合互联网的模式,因为我们没有做过,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在尝试。第三个我想产品,当然目前应该说还是一个逐渐在丰满,所以我也希望跟黄总一样,能够有二代,那么基本上是符合大众对智能路由的一种基本定义。我想主要就是这么三方面。

刘之:6-12个月以后,我相信今天的很多人可能还在抢购小米路由,抢智能路由,6-12个月以后我相信我们的产品的稳定性,我们在安全的稳定性我觉得应该可以做到国内第一。

罗未:首先我是希望6-12个月之后还会有一个团队以这样的形态在做路由器的产品,当然我更希望我们还是这个团队。其实这句话隐含的意思就很明白了,因为我们太弱小了,弱小得几乎微不足道,但是即便这么弱小我们还是有自己的产品推广,6-12个月之内我们可能会在7621和762A的基础上做出开发版,做出更强悍的数据接口。

第二个软件上的动作,我们在6-12个月之内一定会发布一版比所有的IDE更加完整,包括互联网,包括多媒体交互,包括模式识别,包括人工智能,包括语音,包括各种策略规划等等一系列功能,图形化来编程的这种开发IDE,这个IDE也是完全会开源。所以这是我们整体的规划,当然除了这个之外,我们作为一个团队要生存下去我们也会有其他商业上的动作,商业上的动作跟这件事情其实是完全相关,我做这个事是有商业驱动的,显然不是跟传统的路由器或者说家用,或者数码、消费完全相关。豌豆这个团队6-12个月可能应该会是这样一个状态。谢谢。

丁衣:我还是我们WIFI的理念,要做随时随地好WIFI。很多家庭都自己搭建出来一个WIFI网络,如果把所有的家庭WIFI串联起来将是一个最大的世界网络。我们只专注在WIFI上,如果这个事情做不成,就没我们的公司了。为了达成这样的东西,我们可能会反向的去要求供应链以及芯片厂商,去为我们某种梦想和为未来好的WIFI网络去做一些新的变革。

不管大家赋予路由器什么智能和概念,现在都还没有到芯片的层面,还没有像从功能型手机到智能手机那样的转变。真正的变革是需要芯片来支撑它的运算的。我们赋予它更多智能的时候,反而可能和本质的WIFI部分有一定的冲突。所以我们希望有一款智能的芯片来去支撑这个东西。后面几个愿望就像磊科一样,销量是最重要的。我们讲了太多故事和太多东西,如果用户不欢迎,我们的梦想,我们的理想都是无法实现的。为了这样的销量,除了我们现有的产品会去配合不同人群不同诉求的人有一些新的产品发布出来,整体来让更多的用户接受极路由,使用上极路由。

余弦:6-12个月,WIFI可能会随着各厂家的推广覆盖到四线、五线城市。可能回到家插一个3G卡,无线到处都能够收到了。安全性可能是大家都应该去关注的,360现在做的这些早期的安全策略,其他厂家可能也会稍微转移到这个方面。然后智能路由器也可能来个蠕虫那样的病毒,我们在荷兰已经发现有一起报道,是关于WIFI蠕虫的传播的,当然这是比较实验室的阶段。但是做出来之后,现在很多有问题的WIFI网路,都会受到威胁。

  
 
  本文作者:阿波罗

本文转自雷锋网禁止二次转载,原文链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 订阅

秉承“关注智能与未来”的宗旨,持续对全球前沿技术趋势与产品动态进行深入调研与解读。

官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