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OS推广大使David Lenrow:开源基础设施 敏捷之径实现互操作-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开发与运维> 正文

ONOS推广大使David Lenrow:开源基础设施 敏捷之径实现互操作

简介:

2016年6月1-2日,“2016全球SDNFV技术大会”在北京盛大召开。作为连续举办三届的SDN/NFV技术与产业盛会,本届大会着眼于SDN /NFV的实践应用与部署,从SDN/NFV在运营商网络、企业网、云数据中心、测试解决方案等多个场景的应用出发,深入解析产业部署现状及面临的挑战与发展趋势。

ONOS推广大使David Lenrow:开源基础设施 敏捷之径实现互操作

ONOS推广大使 David Lenrow

在主会场上,来自ONOS的推广大使David Lenrow先生分享了主题为“开源基础设施:敏捷之径实现互操作”的精彩演讲。其中讲到,我们都听过开源代码的故事,但在网络方面,从2009年开始,世界上大型的运营商发现他们没办法去做相应的改变,没有办法让网络变的更快。

以下是David Lenrow的演讲实录:(以下内容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发言嘉宾确认,仅供参考,谢绝转载。)

David Lenrow:大家好,我简单的介绍一下开源代码的软件,谈一下相互的操作性之间怎么运行,大家一起去探讨这个,首先一开始去谈,当然也听说过开源代码的故事,在网络方面,是在2009年的时候,世界上非常大的运营商,他们发现他们没办法去做相应的改变,没有办法让网络办的更快。很多投资商想找到一个解决方案,就是把它交给巨大的运营商,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共同的一些操作平台,有很多大量的顾客在运营商方面他们回来之后他们相应的产品管理,他们想要找一些更好的交互,大概花了15个月的时间。

然后这是一点这样的运营商,使我们建立自己的交互,我们将会采用开源代码,这样我们可以去布置自己的网络,在这个层面上之后2011年的时候,微软,或者是谷歌,雅虎这些公司,开始建立自己的网络设备,应用开源代码的软件布置,在这个层面上,那时候其他的行业里面也开始介入到,别人也加入进来,所以那个时候也更加复杂的对于这些小的运营商来讲加入进来比较困难,但是大的运营商比较简单一点,在2011年的时候大家开始达到这个层面上,每个人都可以加入这样的平台,不仅仅是世界上最大的巨头才可以加入。

所以说我们在2016年的时候开始有大量的开源代码存在,开始存在大量的开源项目,开始的软件定义的项目开始存在,包括其他的事情,如果你看这些标记,每个人都在做这样的事情,我会声称很多的人他们做的理由,仅仅是每个人大家都在做,你也在跟随。确实应当有一些好的基本的理由,我觉得还有更多的驱动因素,跟大家介绍一下到底原因是什么?

我们谈谈从销售商的层面上,这是大量的一些,我把相应的片断放在一起,相应的部分,整个生态系统里面,包括不同的方法,所以我给大家提供相应的例子,大概有1500多个开发者你怎么去管理,在整个开源代码方面,你会有一个控制器很多人都可以分享。而整个封闭的层面上大概有10个控制器,有不同的人去用它。现在这个层面上一个控制器如果开源代码的话,只要一个控制器大概有5倍的工程师,也就意味着他们更多的机会有更多的工程师能够加入进来。如果谈到应用的话,最上面可以看到,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在具体的案例可以看到,每个服务器有5个开发者,有可能需要10个工程师。整个生态系统的购置,这是简单的一个安排。不一定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平台,大家都希望自己有一个共同的平台,能够把每个人的资源结合在一起。

另外一个理由为什么要开放?大家都开放了,这是因为新的方式能够共同互操作,特别传统的方式向标准化的组织,各种的标准,还有可视性等等。五特别是跟随着这样的方式,要花很多时间去想一下每个层面,包括整体的层面上,把所有的报纸,包括纸的方面去定义一些规范,整个交互是更加自然,把很多的事情放在一起,自然而然的去演化,进化,去创新,在这个层面上,当然也提到,还有其他的一些讲话者也提到,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在整个行业里面实际上是一个巨头,确实是非常好的一个体验。绝对基于一些标准的模型,同时我们确实需要一些大量的好的格式,能够有更好的模式,能够让大家更好的组织,所以在某个层面上想要找到一种方式,怎么样平衡开源代码以及标准开放等等,以及不同的各种方法在这个行业里面开始去运营,我们必须找出哪一种更好。

最终一点现在谈到社区的能量。其他的讲话者也谈到,如果你是销售商你是想买大的绿的体系呢,还是想卖给小的零散的点,如果你在整个网络里有问题的话,难道你要重新调整大的绿的体系的话,重来没有看到这样的问题,是不是解决小的分散的系统,到底哪一点是更好的。我想这儿是解决方案,你花几个月解决这样的方案,发现不好意思,我现在用一个不同的版本,你花了几个月去干这个事情,但是版本不一样,你全都白干了,你必须找到别的项目,你把不同的专家分成一半,你还要把自己的团队分成几个部分,把整个市场分成两部分,在某个层面上整个生态系统应该是更好的平台,主要基于整个网络的构成,你不需要一个个去解决,分开去解决,或者小的数字现在变得特别的成功,因为他们有时候是用这样的数据进行计算,有时候没办法,把他称之为整个生态系统,更多的人加入生态系统,最终把所有的人都加入到整个生态系统。因为这样的一个趋势,大趋势所在。

所以说我们现在,谈到整个行业里面,他是开源代码,主要基于现在的观点,变化器,控制器,实际上现在在整个行业里面,是点对点,端对端,谈到点对点的控制器怎么从设备的模式到点对点的模式,如果你看到整个编排器在做一些什么事情,特别在管理,跨越不同的名字,跨越不同的控制器,每个层面上分配系统能够把这些细节都能够分配,不能整体去看,你要把每一个部位考虑在内,必须管理好这样的模式,必须考虑到整体的角度去考虑。用聪明的技术去解决小的一些问题。

所以这样的话,必须是opne-o或者是opne-o的一些图画,正好也是opne-o的图画,我实际上也是借过来的图片,整个生态系统正好是所有的站还有其他的开源的代码的项目,世界上整个行业我们做的事情也是创新,主要是开放的一些东西。

所以说另外一个确实现在发生的是在这方面是我们现在已经改变了我们想的方式,对于SDN控制器有一些想法,对于SDN的控制器我们将会称呼整个开放代码的控制器,交换器没有做任何事情,我们把每一件事情用非常智能的方式去应用,在控制器之外去调整应用,大概有几吨的冗余。必须是一些专家在应用领域里面必须非常懂,而且其他的网络的技术要非常的优越才行。虽然我们必须要移到一个模式。

我认识到,左边右边的标错了,应该是左边是一个控制器,右边是第二代的控制器,所以说右边是扁平的控制方式,可以看到opne-o看到的图画,或者是大家明天也谈到的细节问题,他们都是跟随着这样的扁平的控制器的方式,有很多非常有用的功能都是在这种扁平的控制器下面进行的,你不用去想所有交互还有其他的各种各样的代码,你只要理解交互就行。所以谈到这个话题我们现在想要去做的事情大概有40多年的革新进程,由开源代码在这个行业里面,现在相应的网络已经跟着他走,这种趋势就是想,忽略一个现实,要花我们40年,第一次才能有这样的模式,所以人们想要几个月,或者十几个月,他们想要足够的开源代码,他们想要今天就布置下去,他们想要开源代码,所以他们感觉到比较好,我们不能够两者都有。最近相应的不同的方法,开源代码也是可以布置的,实现这两点,必须要花很多的时间,就像一个新的婴儿刚出生,没有办法直接变成一个大人,我们必须记得我们现在在做非常大的进步,但是需要一定的时间,不管我们现在多么想要这个结果,但是需要一些时间。

实际上我们的理由就是我们建很多的标准的整个组织范围内,包括ITU,(英)SC,你想象一下各种各样的标准方式,我们现在唯一的方式,把各种各样的运营商放在一起运营,现在目前是这么做的。最后谈到,他当然不是最够的灵活,也不够敏捷,所以在某个层面上我们怎么实现这一点,我们具体谈一下SDN的控制器,我们怎么解决这样的问题,简单的进行评论,或者能够开放opneFlow,我们大部分的开源代码,或者是opneflow是一种方式,或者有一种别的方式,现在是多元文化,我们创新者不断的创新,还有使用者去试用如果我们有这样的IOS,喜欢他。他为什么存在,他存在是需要理由的,不是说整个生态一蹴而就,必须有相应的标准区研究,所以说控制器,我们现在有控制器的结构,有时候太晚了,有很多的控制器,他不会一瞬间消失,简单的控制器的结构包括很多的文化不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太多的文化,所以说整个交互,操作的方式是可行的。对SDN也是可行的,唯一的方式看起来可行的,是找到一个共同的交互接口,如果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话,我会争论,不是特别晚,我们现在正在改变的边缘,我们能够建立一个普通的人非常熟悉的接口,这样的话,我们有这样的标准化,不是一下子跳过去,有这样的机会,现在不是很晚上。我们最终不会回到以前的状态,现在如果回头的话将会太晚,或者是北向,或者是南向。

最后谈到有一些OSA,有新的组织,新的编排,或者控制器或者其他的零部件,非常准确的时间,好的机会,我们一起去改变,依赖于我们的工作。最终我们谈一下,在OAF,特别谈到交互的话组织机构我们去看很多的人,现在在建交互接口,他们想要去描述你到底需要什么,在某一种层面上他们有更多的应用。而且我们把所有的人在整个行业里面都放在一起,我们怎么达到共同的交互接口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简单的答案。用我的答案吧,但是并不是特别的复杂,这是我们刚开始起步,我们刚开始到所有的项目并不是说都会消失,也不会去改变现在的操作模式,所以我们需要一些事情,怎么去建一个场景,北向的运营模式,可以把所有的项目包容在一起,能够通用化足够,能够标准化的足够。所以说把所有的项目能够更加容易的使用,如果我们能到做到这一点的话,我们必须能有典型的相应的一定的可操作性的加强。我们的分了不同的控制器,不同的事情,不同的销售商,不同的集成,你可以把所有的项目都放在一起,包括任何的一些事情,在北向的。包括整个电脑控制,还有其他的事情你看到了,所以这是一个目标,ONF,我们能否设计一个场景,让每一个人都可以使用,把灵活性,包括把一些别的事情,让别的以前的东西,也可以应用起来。

所以说最终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另外一个观点,但是是不是有些具体现在已经存在,在整个自然本质的方面,已经存在,或者是我们现在确实要找到的,想要说的并不是存在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他是有一定的需求才会引到他,他依赖于他的应用,所以他说他是不可移植的。所以测试整个方面,直接依赖于他的定义,他是如果每一件事情能够指向他的应用方面,并不是那些意图,因为他不会应用独立性的,你想简单化,你想把整个变得复杂,我们不会把所有的东西丢掉,我们只是想把所有的事情的意图都把它做好,可以是应用,具体的应用,所以你把这两个建到一起的话,我们可以做一个系统。把所有的应用数据,把网络放在上面,我们有两个不同的数据,你会看到为什么它是有用的。所以整个意图我们创造一个虚拟的世界,他不是真实的,你不用担心,他有一些硬件的问题,你也不需要懂太多的东西,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描述一系列的事情,包括你要瞄准他的关系,瞄准他的性质就这样了。

因为这一点你不需要具体的相应的资源,而且你不需要去选择一个网络的路径你不需要选择网络的接口或者是交换器你不用选,你只要描述你的需求,某一些智能的软件,将会提供优化功能,给你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所以一个重要的事情去做,在整个层面上灵活的敏捷的方式,不仅仅解决每一个案例,然后在我们开始之前,我们建立一个可扩展的框架是非常简单的,我们开始不断的扩张,确保能够支持更多的应用案例。

所以现在我们看到,基于意图的模型和原有模型的区别的话,在原有模型下你在描述你的解决方式,比如说有些我要开创(英)区或者其他的东西,也就是告诉我们网络长成什么样子,在意图的话就是告诉你有什么样的问题,你的工作量是什么,你的软件明白你的网络当中是需要什么的。所以说我做意图,讲的时候,我会穿一件T恤,上面写不要告诉我,你要我做什么?所以说最开始要告诉医生你的症状,而不是告诉医生你需要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在网络的世界当中我们看到要建EPM的话,你可能谈到途径,还有其他的网络的硬件,实际上你需要的就是逻辑性的独立,我需要这三个东西的独立,保护自身的网络,不管是NFV,还是做了什么东西。所以说要做的就是逻辑的分离,所以说我们看到有利的方面,传统的模式当中网络的使用,100%都必须要称为专家或者CCIE,这样才能让网络做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是新的模式当中99%的用户他们都不是专家,1%的人知道他们怎么样来管理这个储蓄。那这样子工作就已经可以很好的运行了。所以,我们有更多的机会来知道说,IBN的表现,我常常在各大会议上发言,也有很多视频,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加入我们。我们是一个开源的项目。我们欢迎大家的参与。

最后我谈一下今年我们要IBN要做的一些什么东西,这是一个常有的一个交互的界面。当然直接做一个编排的项目,SDN的项目是做不成的。我们在行业方面,去了很多地方,做了很多的架构。做了很多的开源,然后支持一些项目,让开发商来做一些实施的项目。做一些南向接口的项目。同时,我们的项目的目标,就是Cohn刚刚提到的运营商在这方面的需求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也就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其实我能够证明的就是,我的解决方案和你的解决方案之间的差别,而不是说永远用某个厂商。每次,我更新我的解决方案,我将会和最好的解决方案之间做一个对比,看看我的用户,我的这些方式,能不能够直接解决问题,这是一个网络的效应。如果运营商需要的话,厂商就会提供,厂商提供的话,更多的运营商就会需要这个服务,所以这样子我们就可以做大规模的推广,做一个网络的效应,建立起一个大的生态系统,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谢谢大家!


原文发布时间为: 2016年06月01日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至顶网,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至顶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开发与运维
使用钉钉扫一扫加入圈子
+ 订阅

集结各类场景实战经验,助你开发运维畅行无忧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