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焱北京大学全球金融论坛演讲实录-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大数据文摘> 正文

阎焱北京大学全球金融论坛演讲实录

简介:

0.jpg

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到这里和大家进行交流。特别高兴咱们能够组织这么一个北大校友的金融协会,我相信今后在金融资本市场乃至全球的资本市场都会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前面几位都讲的是宏观层面,我本人已经很多年不做宏观研究了,我今天主要谈一谈微观的东西,关于创业与投资,另外我特别想说一下关于企业家精神的问题。


下面我想跟大家说一下关于创业、创新与企业家精神的问题。问题的提出,大家会看到中国的民企这几年非常多,也成长得比较快,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的民企很多的企业我们发现一个共同的规律,开始成长很快,但是到达一定的阶段以后长不大了,中国进入世界500强的民企非常少,恐怕只有一个,我知道的就是联想。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企业中间具有原创技术或原创商业模式的民营企业更是非常少,其中一个非常大的原因是什么,我们的外部运作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比如刚才谈到的中国的监管问题确实温文多多,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在过去几年里面无论是直接融资还是间接融资在中国都非常难。


中国企业家精神的缺乏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企业家的成功需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面,你做的每一个决策都要求相对正确的,如果你在长长的决策链上有一个决策失败就可能导致整个的失败,尤其在中国这样一个恶劣的监管环境里面,因此我们如果从历史的统计影响看,一个企业的成功是个小概率事件,我们现在看到了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成功,但是我们不知道在它的身后有多少个像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公司都倒下了.我记得张树新是中国最早做互联网的,科大毕业的,当过学生会主席,瀛海威是当时如日中天的一个公司,后来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最近她也在做风险投资。

失败的原因有各种各样的,但是企业的成功是具有共性的。下面我会谈到企业成功的共性到底有哪些。


我们要问一下什么是企业成功的DNA?我们如果回顾一下中国过去30年经济的发展,经济发展的动力来自于什么?第一个大家可能都知道全世界都一样的,包括创业,我们大多数创业以及经济的变化首先是来自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刚才谈到的很多关于制度转型的红利,过去在80年代初的时候,很多人都有幸参与了中国的改革过程,在过去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过程中,它会有很多机会,城镇化。另外特别要提到的是,我们纵观世界历史的发展,技术的进步对整个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推动力非常大,我们大家可以看到最近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非常活跃,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统计,在过去30年里面,中国民营企业所赚的钱中间,大概70%是来自于互联网行业,为什么互联网行业在中国发展这么迅速,尤其特别可喜的一点,过去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所看到的经济更多的是Copycat,中国的商业模式上我们都是从美国抄来的,最早美国有雅虎中国有新浪,美国有谷歌中国有百度,所以大多是copycat的。


但是在过去十年里面我们看到具有中国特色的商业模式的创新,比如说我们在2003年的时候投了盛大,当时盛大做网游,那时候在全世界找不到网游公司,回溯过去50年去看,我们看资产分类,全球资本回报率最高的就是美国在硅谷的VC,它50年的平均回报超过了30%,这在任何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资产类是没有的,当然我们中国曾经在5年里面,中国的房地产超过,中国的2007年到2012年的时候,中国的房地产在主要城市里面,年成长率,还有价格的成长率超过了100%。但是从2011年之后开始出现回转,现在大家谈到房地产,大家都预期它会下降,这一点在中国的二线城市中表现特别明显。我们看中国也很有意思,在过去的10年里面,我们中国的资产来看的话,我们在债券基金上回报远远不如国际团队,但是在房地产中间我们是非常高的,房地产从2011年以后出现大幅度下滑。中国的PE行业,VC和PE中国的TOP,如果我们把它变成百分比,第一个百分比20%,中国的VC、PE在过去的10年里面是全世界表现最好的,美国的基金在过去10年开始回暖,但是10年平均远远低于中国。现在中国的年轻人对互联网行业,对VC、PE行业很热情,这个行业确实是赚钱,但是有一点互联网行业真正赚的都是海外的钱,因为绝大部分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在中国上不了市,都到海外上市,海外上赚的钱从哪来,是真正从国际资本市场赚来的钱,所以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


现在很多人都问我,你觉得投资机会在什么地方?我想第一个是互联网,为什么是互联网?过去历史证明互联网很能赚钱,但是它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因为在中国这个行业监管是相对较宽松的,中国是一个高监管审批的行业,但是在过去的10年里面或者说20年里面,当互联网开始的时候,中国的监管没那么严,其实20年以前中国的监管比现在监管要松得多,现在由于历史的进步,互联网的内容监管比过去20年以来都强,在那个时候开始,最主要是中国当时的监管层他不知道怎么监管,因为互联网当时是一个新兴行业。


其次是起始的创业成本比较小,我们现在很多创业者可以在大学的宿舍里面创业,我最近看到两个北大的学弟,他们创立的互联网公司,月收入已经超过3000万,完全没有任何起始资本的需求,就是自己的一点钱开始。所以互联网仍然是存在的机会最多,在这个行业里面目前为止也是监管最松的。


互联网对传统行业带来的革命性升级,我们现在中国有大量的传统行业都非常困难,其实用互联网思维、互联网的方式来改造企业会有巨大的商机。中石化大家都知道,我们有巨大的加油网站,在全国4万多家,占了整个中国市场的70%,但是这一块的加油站过去放在屋子里面价值是零,价值没有得到体现,一部分在上市公司,一部分在我们公司里面,最近借着三中全会精神要混合制经营,我们做了一个决策,要把这一块的东西拿出来引进外部的投资人,包括外国的、民营企业的,我们做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过去仅仅是加油站,但是最近我们在跟几家大的电商公司谈,我们要把它改造成不仅是加油站,而且是物流分销中心,我们知道物流成本在中国非常高昂的,在中国物流成本占整个GDP的8%,而在美国的物流只占整个GDP的2.5%,所以我们有大幅度的空间可以做,而在物流行业里面我们送到家里的成本最高,对老百姓来讲又不安全而且送货成本又高,如果我们在市区里面的加油站,我们把它改造成取包裹的便利店,这个价值可以大幅度的提高。举一个例子,通过互联网的概念来改造一个传统行业所能带来的价值提升。


从创新的角度来讲,讲到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造,医疗健康在中国现在基本是所有的VC和PE的标配,在中国,医疗健康绝对是市场,我在北京经常开玩笑,一个普通老百姓跟一个部级干部,我们最大的相同点是什么?我们有很多的不同点。我去医院看过以后,我认为有一点是一样的,在医院里面大概平均你去看一次病要花3小时的时间,在北京一个副部级干部去看病,你跟普通老百姓差不多。空间非常大,医疗健康行业有非常多的机会。环保新能源,中国曾经在短短的5年之间成为最大的太阳能生产商,但是由于政策的原因,包括国家资金的疯狂支持,中国太阳能行业10年不振。在中国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生活方式的改变所带来的消费品行业的变化。


下面讲讲创业与创新,创业与创新是非常不一样的概念,创业更多的是出于谋生,很多人把创业在媒体上说得非常高尚,像一个信道徒一样唱歌。其实不是这样的,中国的改革其实也是一个创新,农村的改革更多的是一种谋生手段的需要,而创业更重要的是需要创新,我们现在在中国从创新的角度来讲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原创性的创新,第二个是改良性的创新。在中国坦率来讲,我们在中国原创性的技术基本没有成功的,但是中国改良性的创新现在越来越多,原创性的东西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现在的制度所带来的都是短期行为和速成文化。比如我做一个市长,做一个书记,我一届是5年,5年以后我并不知道我自己在什么地方,所以在任的时候,包括科技局局长也是一样,所以他在任的时候他需要有业绩,国家给大量的科技支持资金,做一些马上有效果的东西,但是原创性的技术通常是需要很长时间运营的,因此中国做了这么多年,我们很少发现真正的中国原创性的技术,但是改良性的技术现在越来越多,而且也越来越好,比如说我们现在每个人都在用的微信,它的黏性特别强,但是微信不是腾讯的首创,在美国有whatsapp,包括即时通讯,都是从美国copy过来的,但是我们腾讯的WeChat比whatsapp好很多,这就是一种改造,而且改得非常的注重用户体验,我觉得即使在今后的一段时间,我也不太看好中国原创性的东西,但是在北大清华这样的学校,我觉得有可能会看到一些原创性的东西,但是既使是这样也只是冰山一角。我也见到很多同学和教授跟我谈过,说他们有多么伟大的发明,包括北大的一些教授,其实稍微了解一下在美国都已经有了,所以基本上中国还是很多人copycat比较多一些,但是没关系,作为投资来讲赚钱嘛,其实也做得到。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它拉平了中国商业模式创新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这一点可能在座听着比较陌生,我给大家讲一下,其实从投资的角度来讲,真正投资技术创新赚钱的远远不如投资新的商业模式赚钱多,大家设想一下,早年投资facebook的,早年投资google的人,它实际上是原来人类历史上所没有的商业模式,这些创新所带来的价值甚至以很大程度上,至少是更加普遍的,因为技术上创新是很难的,青霉素的发明到今天为止还没有新的抗病毒药物替代它,所以真正的原创性技术创新是非常难的,但是商业模式的创新是非常多的。


我们看到特别可喜的现象,现在中国在移动互联网上出现新的原创性的商业模式已经拉平了跟发达国家的距离,甚至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过了发达国家。你今天到欧洲、美国,你会发现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中国要远远超过美国,我去喜马拉雅登山,你到几千米的时候都有信号,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而且没有信号的地方没有。你到美国经常发现,到了一个地方没有信号了,欧洲更是如此,所以这一点上,我们说2014年是一个移动互联网的元年,这个接下来对我们的影响非常之大的。


有关创新有几个误区跟大家说一下,尤其是我们有些校友要创新的。

创业需要理想,但是更多的却是源自于对改善生活的需求。比如我们当年去农村插队,我们那时候有多大的理想,我们每天最关心的事情就是吃饭,我1975年一年下来挣了两毛七分钱,到了美国跟别人讲,别人都说我讲故事,只有我们经过那个年代的人才知道。

创业偶有宏图,但更多是摸着石头过河。

创业需要激情,但更需要坚韧。激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创业有技术创新更好,但绝大多数创业只需要比别人做的更好。

创业需要团队,但领袖更为重要。团队是做大以后的事。过早的强调团队,对一个创业企业来讲,其实是不好的,团队是作大以后的事。

创业需要目标,但更需要适应和调整的能力。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统计,很多成功的公司,等到他成功的时候,他所做的事情和他原来创业时候想做的事情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所以适应和调整非常重要。


关系和忽悠在中国创业重要,但专注做事更重要。现在的中国跟过去确实不一样,10年以前靠关系、靠忽悠,批批条就能赚钱,在中国如果垄断,权力的专制不改变的话,关系永远重要,但是专注做事是一个企业进步最根本的一个原因。


对商机的把握重要,但能人永远有赚钱的机会。 创业成功永远是小概率的事件,是只适宜小群体的事情。并不是在座的所有人都适合于创业,我可以告诉你们,在座的90%以上都不适合创业,创业是小概率事件,而且只针对小部分人。


创业者与企业家之差距是创业者创造“财富”,但未必创造“价值”。企业家不仅创造财富,而且要创造价值,并且要把价值的创造制度化以传承下去。

创业者以短期利益驱动为主,企业家具有远见并可为长期目标而牺牲短期利益。

创业者一般比较敏感、焦躁、易变,企业家一般需要理性、沉稳、坚定。

创业者不需很高的教育,但要有street smart(世俗智慧)。


但是要成为一个企业家大多具有好的教养,理性思维主导,有智有德。我们说这话,好多人可能说德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从风险投资的角度来讲,一个企业家没有德的话,这个企业即使成功了也比较失败。你“德”上有问题,出事是必然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


利益驱动下的创业者灿若繁星,但企业家的出现则需要一代人的努力且寥若晨星。尽管你很努力,也未必成得了企业家。但两者的共性是都具有很高的empathy(同理心),哈佛的商学院有一个10年的研究,它的研究就是说作为一个领袖有哪些东西是共同的?比如你是一个学者领袖、政界领袖、商界领袖,这些领袖中间有哪些东西是共同的,结果他做了很多的研究,他发现一个东西,就是同理心。一个好的创业者、成功者也需要非常好的同理心,他能够换位思考,能够从你的角度去考虑他的感受和体验。


创业者可以转化为企业家,但成功者的概率不大。


今天给大家带来很多悲观的论调,在目前来看中国的民企有一些通病的东西,并不是说我们负面的看他,但是这是我们作为投资人,你投不好,你投错了就赔钱,真金白银的要赔进去,在目前来讲,中国第一代创业者还是主导企业期,创业的动力来自对生活改善的需求比较多。生活以工作为中心,极至勤奋。但业余生活相对单调,乏味。


为什么现在提出要制度化、要审计,公司的钱不能放到口袋里,中国很多是这样的,公司是我的,公司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就是公司的钱,所以我每天把公司的钱拿来用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绝大多数企业财务,会计和税收制度不健全。


好的企业第一有好的领袖。如果领袖没有一些道德底线,这个企业基本上做不大,能够赚钱但是做不大。第二是好的团队。第三是商业模式的可扩充性。第四是清晰的盈利模式。很多创业者来跟我谈,说了半天说不清他怎么赚钱,我就说你如果10分钟说不清楚怎么赚钱,你就回去思考一下,你是不是有问题。一个企业一定要有核心竞争力,到丽江看到卖东西的店铺差不多。另外一定要有好的企业文化,它与本土文化要融合,专注还有对商机时间的把握。创业和商业的难度就在于你有了上面的这些东西以后这个企业是不是就一定会成功?答案是未必,这就是我们创业和投资的奥妙所在。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4-06-01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大数据文摘”,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BigDataDigest”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大数据文摘
使用钉钉扫一扫加入圈子
+ 订阅

官方博客
官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