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安全 TQ :我可以免费教网络安全,但希望你别触碰黑产-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雷锋网> 正文

农夫安全 TQ :我可以免费教网络安全,但希望你别触碰黑产

简介:
 
  “我们不生产安全,我们只是安全的搬运工。” 这个团队叫农夫安全,农夫,安全,有点田,但是他们和卖水的农夫山泉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的头儿名叫 TQ 。

最近有两件事让 TQ 特开心,一是因为他失业了,二还是因为他失业了。

辞掉工作后,TQ 不但都每天能睡到自然醒,还能专心折腾他那些免费发布在网络上的的信息安全教程。因为那些教程,他成为了许多“小白”心中的“大神”、“导师”。

TQ 说,除了赚钱,人生有许多方式可以实现自我。

我终于成为了,自己曾经崇拜的那种人

不少人曾感慨自己活成了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TQ 恰恰相反,他活成了自己曾经仰慕的那种”大神“。

两年前,TQ 在论坛上回复一些网络安全学习的相关问题,由于回复及时又热心,便逐渐被不少刚入门的“小白”熟知,越来越多“小白”主动加 QQ 问他技术问题。TQ 发现很多人的问题差不多,于是拉了个 QQ 群聊统一解答。

一开始 TQ 并不打算留着这些群聊,可正当他准备点击的“解散群组”时,屏幕右下角有个头像跳动起来,是群里的一个“小白”发起的私聊:

“谢谢  TQ 大神的解答,我加的好多QQ群都没人搭理我,以后我还能在群里请教问题吗?^_^ ”

“蛤,大神不敢当,都是自己慢慢学的嘛,以后想问随时问嘛。”

回车键敲下,“咯噔”一声,TQ 的思绪瞬间被带回到 8 年前,那时他开始刚自学网络安全,也是个小白,他也曾在 QQ 群里遇到过一位”大神“。

8年前,学渣 TQ 浑浑僵僵过完了校园生活,拿到毕业证时连他自己都不禁感慨:”我特么居然也能拿到毕业证”,但走出校门他就懵逼了,他不知道该往去哪儿去。那时北京的雾霾还不算醇厚,但 TQ 走在寒冷的大街上,眼前时常陷入迷茫,四年一晃而过, 唯一欣慰的似乎只有一件事儿了,没祸害过别家姑娘——没谈过恋爱 。

大学一时爽,找工作之路便注定难闯,几经波之后的 TQ 陷入深深的焦虑。正如 IT 用来自嘲的段子:“少壮不努力,长大学IT”,辗转无路的 TQ 真的决定去学 IT,他去了北大青鸟,准备回炉再造一次。

其实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并不容易,这一次 TQ 不敢再怠慢,他收心开始认真学习。在这一时期,他内心中沉睡着的对网络安全的兴趣被重新激发。

为什么说“重新激发”?因为 TQ 对网络安全其实一点儿都不陌生。由于北京的教学设施向来齐全,小学二年级他就开始接触计算机和互联网,上中学时他就自己购买《电脑爱好者》这类杂志,常常在同学面前展示书里教的一些电脑小技巧。

2001年的一天,他翘了班主任的课冲进网吧,只为了响应网友的呼唤,那一天发生了著名的“中美黑客大战”,他独自猫在网吧的一个角落,不停得手动敲打着 Ping 命令 “攻击”白宫的网站。在 TQ 的记忆中,那时并没有什么白帽子黑帽子的说法,而是黑客、红客和骇客……

虽然 TQ 在上一次人生分叉路口,由于家庭等原因与网络安全擦肩而过,但这一次“回炉再造”,他决不想再错过一次。

于是,他买了一大堆和网络安全相关的书开始自学,遇到不懂的就四处去 IT 圈的 QQ 群寻求解答,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大部分群里都是一片也雀无声,少有人出来解答他的问题,除了 51CTO 的一个 linux 技术群里,一个网名叫“N83”的神秘网友。

农夫安全 TQ :我可以免费教网络安全,但希望你别触碰黑产

【图片截取自电影《功夫》】

这位名为 “N83”的神秘网友说来也怪,但凡 TQ 在群里提出了技术性问题,他都耐心作答。无论 TQ 提出自认为多难的问题,对方总在短时间内迎刃而解。不仅如此,遇到复杂的问题,对方还会把其中的每个知识点“嚼碎”了“喂”给 TQ。

很快,TQ 的技术在这位“QQ群里的神秘大神”的帮助下突飞猛进,而这位网友也被 TQ 视为师父,以及无法逾越的“大神”一般的存在。那时的他就总想着,什么时候我也能成为这样的大神。

农夫安全 TQ :我可以免费教网络安全,但希望你别触碰黑产

【图片截取自电影《功夫》】

但是忽然有一天,那位大神忽然退群,人不见了。

“大神”退群的原因,TQ 并不知道,只是听群里人说,这位大神在群里的另一个“徒弟”因为私自制售木马病毒,事情闹大被抓,有人骂这位大神在群里乱教人,误人子弟,大神一气之下便退群了;还有人说,是因为大神自己跑路了……

真正的原因,TQ 至今也不太确定。

”滴滴滴滴……”,几声清脆的 QQ 消息提醒声将 TQ 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回过神,群里又有人提了些问题,TQ 有种错觉,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QQ群提问题、交流技术、涨姿势的那段时光,不同的是,那个别人眼中无所不知,又耐心解答的“大神”,如今成了自己。

这种时间轮回以及当“大神”的感觉,让 TQ 觉得妙不可言,他彻底打消了删群的念头,决定留着这些群,为更多技术”小白“们提供方便。

无心插柳

很快,QQ 群里的人越来越多,TQ 发现了新问题,群里的人技术参差不齐,早先加入的人已学会了自己挖漏洞,有的新成员却停留在重装系统的水平,这不仅让 TQ 花费大量时间讲解基础知识,对群成员之间的交流也产生了无形的隔阂。

当时 TQ 每天还要上班,为了节省时间,他熬了几晚,按照不同的技术水平制作了一套从入门到熟练的网络安全视频教程,对在群共享供观摩学习。

过了一段时间,群里大多数“小白”的技术都有了一定提升。TQ 觉得,既然视频都已经做出来了,只有群里的人能看到,未免有些浪费劳动成果,本着“开源”的精神,他决定干脆将这些视频免费发布在论坛里。

这套视频犹如一颗石子投入水中,立马泛起了涟漪。人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可 TQ 压根没有念着这事,事实上他都快忘了自己曾在网上发了个视频。

出乎他预料的是,几天内群里人数陡增。甚至有人加他 QQ 私信说,自己在网上搜罗了很多网络安全视频,还买了些收费的视频教程,但是看来看去,最后其他视频几乎都删掉了,只留下了 TQ 这套。

虽然 TQ 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视频到底哪儿好,他琢磨,或许是因为自己北京人普通话说得比较清楚?或许是因为教程里夹杂了一些段子?或者是因为他的视频是针对招聘网站上对于网络安全工程师的入职要求来制作的……

他琢磨了半天,觉得最大的原因可能是,网上那些收费教程的制作者太过心浮气躁,追求短平快带来的经济效益,热衷的是用视频教程来卖钱,而自己则确实只为帮助那些,想入门网络安全却又不知从何学起的人,因此在制作过程中更耐心打磨。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收获新粉丝的 TQ 高兴地对自己念叨着,他从没想过自己在无意之中契合了所谓的“工匠精神”。只是觉得既然要做一件事,就干脆认真点儿,仅此。

“人家都叫你大神了,你不得认真当个大神?”,TQ对雷锋网编辑说。

钱,重要吗?不重要吗?

很多人开始问 TQ 同一个问题 :”为什么好多技术教程都卖钱,而你的却免费?“ ,这弄得 TQ 很烦,世上哪有这么多为什么。问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他不太想搭理。

但是,他老婆也问了这个问题,他不敢不搭理。

那时的 TQ 还要上班,每晚下班回家就开始折腾视频教程,经常熬到半夜。这在TQ老婆看来,既不能带来收入,又白白耗费精力,除了装装X以外别无它用,于是她开始要求TQ 停止这件事。

神奇的是,TQ 拿出他说段子的水准给自己的老婆“洗脑”,最后竟然真的把她说服了。据TQ回忆,当时什么”说学逗唱“的法子都用上了,甚至还祭出了孔老夫子”有教无类”的大道理。

“孔夫子说了,不管什么人都可以受到教育,不因为贫富、贵贱、智愚、善恶等原因把一些人排除在教育对象之外,我要是收钱,那没钱的怎么办,孔子当年开学堂的时就不主动收人钱,我这是像圣人学习呢,我这是网络安全版的希望工程……嘿嘿……”

最后他老婆成了他的信徒,甚至帮着他一起制作视频。

TQ 后来回忆,说服他老婆的也许并不是那些“忽悠”话儿,一个平常看似吊儿郎当的人,认真起来做一件事儿,想尽一切办法排除万难的那种执着,本身就有充满说服力和魅力。

TQ 用“有教无类”来说服他老婆,但他显然不是孔子这样的圣人。他坦言,自己考虑过做视频卖钱的问题,最终决定免费,一来是希望坚持初衷,二来是一旦设立了金钱的门槛,就会将真正没钱的人拒之门外,而他现在群里的一部分人,就是没有收入的学生党以及家境并不好的人。

QQ 群里经常出现一些问别人“接不接私活儿”的人,TQ 不仅多次被问过,还接到过一个电话,对方声称可以提供一份收入颇丰的工作,但是工作地点在马来西亚,TQ 一听就明白对方是做倒卖网站数据和个人信息的地下黑产。很快,TQ 的群里形成了一种默契,公开发招聘可以,但只要有人开始拉“神秘的私活儿”,就立即举报并踢出了QQ 群。

TQ 说,自己的视频不收钱,原因也和地下黑产有关。

在他看来,地下黑产真正赚到大钱的往往只有最上层操纵者,大多数情况下只把技术人员“当枪使”。在他看来,只要一个人能过上基本富足的生活,有着还算稳定的收入,有妻有儿,那是万万不愿意背井离乡去投身地下黑产的。往往是那些穷怕了,走投无路的人更愿意为了生计不惜铤而走险。

TQ 说自己相信人性本善,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告诉所有人,哪怕零基础,只要愿意去学,入职一个不错的网络安全岗位,过上富足的生活其实不难。他想把那些内心曾动摇的人从黑产手中“拉”回来,哪怕只有一个,两个。

当雷锋网宅客频道问到农夫安全的未来发展时,TQ 说,打算五年之内多花些心思在团队上面,下一步他想搭一个更系统的课程框架,自己精力有限,希望更多人能够把自己的知识录成视频放在上面,免费分享给所有需要的人,就像代码开源一样,教育资源也开源。

TQ 说自己打算 在 5 年之后离开北京,或许移居国外,或许去云南的某个小城,没有什么大的理想,也不打算赚点什么大钱,也许背着登山包去四处瞎逛,没准去当个网约车司机,那时农夫安全即使还在,也不再有 TQ 这个人,但是他还是希望之后有人能将自己做的这么一件事儿继续做下去。

我问他,“哥早已不在,但江湖却依然流传着哥的传说,你不就想装这个X么?”

他说,“嘿嘿嘿,没错这样也挺好……哈哈哈……” ,放下筷子,他发现 QQ群里又有了动静,于是又开始聊了起来。

       

  本文作者:谢幺

本文转自雷锋网禁止二次转载,原文链接

版权声明: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developerteam@list.alibaba-inc.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 订阅

秉承“关注智能与未来”的宗旨,持续对全球前沿技术趋势与产品动态进行深入调研与解读。

官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