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

    事实型数据库问题怎么解决

    的搜索结果

回答

MongoDB ACID事务支持 这里要有一定的关系型数据库的事务的概念,不然不一定能理解的了这里说的事务概念。 下面说一说MongoDB的事务支持,这里可能会有疑惑,前面我们在介绍MongoDB时,说MongoDB是一个NoSQL数据库,不支持事务。这里又介绍MongoDB的事务。这里要说明一下MongoDB的事务支持跟关系型数据库的事务支持是两码事,如果你已经非常了解关系型数据库的事务,通过下面一副图对比MongoDB事务跟MySQL事务的不同之处。 MongoDB是如何实现事务的ACID? 1)MongoDB对原子性(Atomicity)的支持 原子性在Mongodb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为什么说支持但又说Mongodb的原子性是单行/文档级原子性,这里提供了一个MongoDB更新语句样例,如下图: MongoDB是如何实现事务的ACID? 更新“username”等于“tj.tang”的文档,更新salary、jobs、hours字段。这里对于这三个字段Mongodb在执行时要么都更新要么都不更新,这个概念在MySQL中可能你没有考虑过,但在MongoDB中由于文档可以嵌套子文档可以很复杂,所以Mongodb的原子性叫单行/文档级原子性。 对于关系型数据库的多行、多文档、多语句原子性目前Mongodb是不支持的,如下情况: MongoDB是如何实现事务的ACID? MongoDB更新条件为工资小于50万的人都把工资调整为50万,这就会牵扯到多文档更新原子性。如果当更新到Frank这个文档时,出现宕机,服务器重启之后是无法像关系型数据库那样做到数据回滚的,也就是说处理这种多文档关系型数据库事务的支持,但MongoDB不支持。那么怎么解决Mongodb这个问题呢?可以通过建模,MongoDB不是范式而是反范式的设计,通过大表和小表可以把相关的数据放到同一个文档中去。然后通过一条语句来执行操作。 2)MongoDB对一致性(consistency)的支持 对于数据一致性来说,传统数据库(单机)跟分布式数据库(MongoDB)对于数据一致性是不太一样的,怎么理解呢?如下图: MongoDB是如何实现事务的ACID? 对于传统型数据库来说,数据一致性主要是在单机上,单机的问题主要是数据进来时的规则检验,数据不能被破坏掉。而在分布式数据库上,因为他们都是多节点分布式的,我们讲的一致性往往就是讲的各个节点之间的数据是否一致。而MongoDB在这点上做的还是不错的,MongoDB支持强一致性或最终一致性(弱一致性),MongoDB的数据一致性也叫可调一致性,什么意思呢?如下图: MongoDB是如何实现事务的ACID? MongoDB的可调一致性,也就是可以自由选择强一致性或最终一致性,如果你的应用场景是前台的方式可以选择强一致性,如果你的应用场景是后台的方式(如报表)可以选择弱一致性。 一致性 上面我们讲到了通过将数据冗余存储到不同的节点来保证数据安全和减轻负载,下面我们来看看这样做引发的一个问题:保证数据在多个节点间的一致性是非常困难的。在实际应用中我们会遇到很多困难,同步节点可能会故障,甚至会无法恢复,网络可能会有延迟或者丢包,网络原因导致集群中的机器被分隔成两个不能互通的子域等等。在NoSQL中,通常有两个层次的一致性:第一种是强一致性,既集群中的所有机器状态同步保持一致。第二种是最终一致性,既可以允许短暂的数据不一致,但数据最终会保持一致。我们先来讲一下,在分布式集群中,为什么最终一致性通常是更合理的选择,然后再来讨论两种一致性的具体实现结节。 关于CAP理论 为什么我们会考虑削弱数据的一致性呢?其实这背后有一个关于分布式系统的理论依据。这个理论最早被Eric Brewer提出,称为CAP理论,尔后Gilbert和Lynch对CAP进行了理论证明。这一理论首先把分布式系统中的三个特性进行了如下归纳: 一致性(C):在分布式系统中的所有数据备份,在同一时刻是否同样的值。 可用性(A):在集群中一部分节点故障后,集群整体是否还能响应客户端的读写请求。 分区容忍性(P):集群中的某些节点在无法联系后,集群整体是否还能继续进行服务。 而CAP理论就是说在分布式存储系统中,最多只能实现上面的两点。而由于当前的网络硬件肯定会出现延迟丢包等问题,所以分区容忍性是我们必须需要实现的。所以我们只能在一致性和可用性之间进行权衡,没有NoSQL系统能同时保证这三点。 要保证数据强一致性,最简单的方法是令写操作在所有数据节点上都执行成功才能返回成功,也就是同步概念。而这时如果某个结点出现故障,那么写操作就成功不了了,需要一直等到这个节点恢复。也就是说,如果要保证强一致性,那么就无法提供7×24的高可用性。 而要保证可用性的话,就意味着节点在响应请求时,不用完全考虑整个集群中的数据是否一致。只需要以自己当前的状态进行请求响应。由于并不保证写操作在所有节点都写成功,这可能会导致各个节点的数据状态不一致。 CAP理论导致了最终一致性和强一致性两种选择。当然,事实上还有其它的选择,比如在Yahoo的PNUTS中,采用的就是松散的一致性和弱可用性结合的方法。但是我们讨论的NoSQL系统没有类似的实现,所以我们在后续不会对其进行讨论。 强一致性 强一致性的保证,要求所有数据节点对同一个key值在同一时刻有同样的value值。虽然实际上可能某些节点存储的值是不一样的,但是作为一个整体,当客户端发起对某个key的数据请求时,整个集群对这个key对应的数据会达成一致。下面就举例说明这种一致性是如何实现的。 假设在我们的集群中,一个数据会被备份到N个结点。这N个节点中的某一个可能会扮演协调器的作用。它会保证每一个数据写操作会在成功同步到W个节点后才向客户端返回成功。而当客户端读取数据时,需要至少R个节点返回同样的数据才能返回读操作成功。而NWR之间必须要满足下面关系:R+W>N 下面举个实在的例子。比如我们设定N=3(数据会备份到A、B、C三个结点)。比如值 employee30:salary 当前的值是20000,我们想将其修改为30000。我们设定W=2,下面我们会对A、B、C三个节点发起写操作(employee30:salary, 30000),当A、B两个节点返回写成功后,协调器就会返回给客户端说写成功了。至于节点C,我们可以假设它从来没有收到这个写请求,他保存的依然是20000那个值。之后,当一个协调器执行一个对employee30:salary的读操作时,他还是会发三个请求给A、B、C三个节点: 如果设定R=1,那么当C节点先返回了20000这个值时,那我们客户端实际得到了一个错误的值。 如果设定R=2,则当协调器收到20000和30000两个值时,它会发现数据不太正确,并且会在收到第三个节点的30000的值后判断20000这个值是错误的。 所以如果要保证强一致性,在上面的应用场景中,我们需要设定R=2,W=2 如果写操作不能收到W个节点的成功返回,或者写操作不能得到R个一致的结果。那么协调器可能会在某个设定的过期时间之后向客户端返回操作失败,或者是等到系统慢慢调整到一致。这可能就导致系统暂时处于不可用状态。 对于R和W的不同设定,会导致系统在进行不同操作时需要不同数量的机器节点可用。比如你设定在所有备份节点上都写入才算写成功,既W=N,那么只要有一个备份节点故障,写操作就失败了。一般设定是R+W = N+1,这是保证强一致性的最小设定了。一些强一致性的系统设定W=N,R=1,这样就根本不用考虑各个节点数据可能不一致的情况了。 HBase是借助其底层的HDFS来实现其数据冗余备份的。HDFS采用的就是强一致性保证。在数据没有完全同步到N个节点前,写操作是不会返回成功的。也就是说它的W=N,而读操作只需要读到一个值即可,也就是说它R=1。为了不至于让写操作太慢,对多个节点的写操作是并发异步进行的。在直到所有的节点都收到了新的数据后,会自动执行一个swap操作将新数据写入。这个操作是原子性和一致性的。保证了数据在所有节点有一致的值。 最终一致性 像Voldemort,Cassandra和Riak这些类Dynamo的系统,通常都允许用户按需要设置N,R,W三个值,即使是设置成W+R<= N也是可以的。也就是说他允许用户在强一致性和最终一致性之间自由选择。而在用户选择了最终一致性,或者是W 3)MongoDB对隔离性(isolation)的支持 在关系型数据库中,SQL2定义了四种隔离级别,分别是READ UNCOMMITTED、READ COMMITTED、REPEATABLE READ和SERIALIZABLE。但是很少有数据库厂商遵循这些标准,比如Oracle数据库就不支持READ UNCOMMITTED和REPEATABLE READ隔离级别。而MySQL支持这全部4种隔离级别。每一种级别都规定了一个事务中所做的修改,哪些在事务内核事务外是可见的,哪些是不可见的。为了尽可能减少事务间的影响,事务隔离级别越高安全性越好但是并发就越差;事务隔离级别越低,事务请求的锁越少,或者保持锁的时间就越短,这也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数据库系统默认的事务隔离级别是RC。 下图展示了几家不同的数据库厂商的不同事物隔离级别。 MongoDB是如何实现事务的ACID? MongoDB在3.2之前使用的是“读未提交”,这种情况下会出现“脏读”。但在MongoDB 3.2开始已经调整为“读已提交”。 下面说说每种隔离级别带来的问题: READ-UNCOMMITTED(读尚未提交的数据) 在这个级别,一个事务的修改,即使没有提交,对其他事务也都是可见的。事务可以读取未提交的数据,这也被称为“脏读(dirty read)”。这个级别会导致很多问题,从性能上来说,READ UNCOMMITTED不会比其他的级别好太多,但却缺乏其他级别的很多好处,除非真的有非常必要的理由,在实际应用中一般很少使用。 READ-COMMITTED(读已提交的数据) 在这个级别,能满足前面提到的隔离性的简单定义:一个事务开始时,只能“看见”已经提交的事务所做的修改。换句话说,一个事务从开始直到提交之前,所做的任何修改对其他事务都是不可见的。这个级别有时候也叫“不可重复读(non-repeatable read)”,因为两次执行同样的查询,可能会得到不一样的结果。 REPEATABLE-READ(可重复读) 在这个级别,保证了在同一个事务中多次读取统一记录的结果是一致的。MySQL默认使用这个级别。InnoDB和XtraDB存储引擎通过多版本并发控制MVCC(multiversion concurrency control)解决了“幻读”和“不可重复读”的问题。通过前面的学习我们知道RR级别总是读取事务开始那一刻的快照信息,也就是说这些数据数据库当前状态,这在一些对于数据的时效特别敏感的业务中,就很可能会出问题。 SERIALIZABLE(串行化) 在这个级别,它通过强制事务串行执行,避免了前面说的一系列问题。简单来说,SERIALIZABLE会在读取的每一行数据上都加锁,所以可能导致大量的超时和锁争用的问题。实际应用中也很少在本地事务中使用SERIALIABLE隔离级别,主要应用在InnoDB存储引擎的分布式事务中。 4)MongoDB对持久性(durability)的支持 对于数据持久性来说,在传统数据库中(单机)的表现为服务器任何时候发生宕机都不需要担心数据丢失的问题,因为有方式可以把数据永久保存起来了。一般都是通过日志来保证数据的持久性。通过下图来看一下传统数据库跟MongoDB对于数据持久性各自所使用的方式。 MongoDB是如何实现事务的ACID? 从上图可以看出,MongoDB同样是使用数据进来先写日志(日志刷盘的速度是非常快)然后在写入到数据库中的这种方式来保证数据的持久性,如果出现服务器宕机,当启动服务器时会从日志中读取数据。不同的是传统数据库这种方式叫做“WAL” Write-Ahead Logging(预写日志系统),而MongoDB叫做“journal”。此外MongoDB在数据持久性上这点可能做的更好,MongoDB的复制默认节点就是三节点以上的复制集群,当数据到达主节点之后会马上同步到从节点上去。

景凌凯 2019-12-02 02:05:12 0 浏览量 回答数 0

问题

【阿里云产品评测】个人WP站的云体验

cnsjw 2019-12-01 20:54:27 22207 浏览量 回答数 25

回答

为什么你的代码是一个单体? 除了已经实现了微前端的应用之外,所有前端应用本质上都是单一的应用。原因是如果您正在使用 React 库进行开发,并且如果您有两个团队,则两个团队都应该使用相同的React 库,并且两个团队应该在部署时保持同步,并且在代码合并期间始终会发生冲突。它们没有完全分离,很可能它们维护着相同的仓库并具有相同的构建系统。单体应用的退出被标志为微服务的出现。但是它适用于后端! 什么是微服务? 对于微服务,一般而言最简单的解释是,它是一种开发技术,允许开发人员为平台的不同部分进行独立部署,而不会损害其他部分。独立部署的能力允许他们构建孤立或松散耦合的服务。为了使这个体系结构更稳定,有一些规则要遵循,可以总结如下:每个服务应该只有一个任务,它应该很小。所以负责这项服务的团队应该很小。关于团队和项目的规模,James Lewis 和 Martin Fowler 在互联网上做出的最酷解释之一如下: 在我们与微服务从业者的对话中,我们看到了一系列服务规模。报道的最大规模遵循亚马逊关于Two Pizza Team的概念(即整个团队可以由两个比萨饼供给),意味着不超过十几个人。在规模较小的规模上,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由六人组成的团队支持六项服务的设置。 我画了一个简单的草图,为整体和微服务提供了直观的解释: 从上图可以理解,微服务中的每个服务都是一个独立的应用,除了UI。UI仍然是一体的!当一个团队处理所有服务并且公司正在扩展时,前端团队将开始苦苦挣扎并且无法跟上它,这是这种架构的瓶颈。 除了瓶颈之外,这种架构也会导致一些组织问题。假设公司正在发展并将采用需要 跨职能 小团队的敏捷开发方法。在这个常见的例子中,产品所有者自然会开始将故事定义为前端和后端任务,而 跨职能 团队将永远不会成为真正的 跨职能 部门。这将是一个浅薄的泡沫,看起来像一个敏捷的团队,但它将在内部分开。关于管理这种团队的更多信息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在每个计划中,如果有足够的前端任务或者sprint中有足够的后端任务,则会有一个问题。为了解决这里描述的所有问题和许多其他问题,几年前出现了微前端的想法并且开始迅速普及。 解决微服务中的瓶颈问题:Micro Frontends 解决方案实际上非常明显,采用了多年来为后端服务工作的相同原则:将前端整体划分为小的UI片段。但UI与服务并不十分相似,它是最终用户与产品之间的接口,应该是一致且无缝的。更重要的是,在单页面应用时代,整个应用在客户端的浏览器上运行。它们不再是简单的HTML文件,相反,它们是复杂的软件,达到了非常复杂的水平。现在我觉得微型前端的定义是必要的: Micro Frontends背后的想法是将网站或Web应用视为独立团队拥有的功能组合。每个团队都有一个独特的业务或任务领域,做他们关注和专注的事情。团队是跨职能的,从数据库到用户界面开发端到端的功能。(micro-frontends.org) 根据我迄今为止的经验,对于许多公司来说,直接采用上面提出的架构真的很难。许多其他人都有巨大的遗留负担,这使他们无法迁移到新的架构。出于这个原因,更柔软的中间解决方案更加灵活,易于采用和安全迁移至关重要。在更详细地概述了体系结构后,我将尝试提供一些体系结构的洞察,该体系结构确认了上述提议并允许更灵活的方式。在深入了解细节之前,我需要建立一些术语。 整体结构和一些术语 让我们假设我们通过业务功能垂直划分整体应用结构。我们最终会得到几个较小的应用,它们与单体应用具有相同的结构。但是如果我们在所有这些小型单体应用之上添加一个特殊应用,用户将与这个新应用进行通信,它将把每个小应用的旧单体UI组合成一个。这个新图层可以命名为拼接图层,因为它从每个微服务中获取生成的UI部件,并为最终用户组合成一个无缝 UI,这将是微前端的最直接实现朗 为了更好地理解,我将每个小型单体应用称为微应用,因为它们都是独立的应用,而不仅仅是微服务,它们都有UI部件,每个都代表端到端的业务功能。 众所周知,今天的前端生态系统功能多样,而且非常复杂。因此,当实现真正的产品时,这种直接的解决方案还不够。 要解决的问题 虽然这篇文章只是一个想法,但我开始使用Reddit讨论这个想法。感谢社区和他们的回复,我可以列出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我将尝试逐一描述。 当我们拥有一个完全独立的独立微应用时,如何创建无缝且一致的UI体验? 好吧,这个问题没有灵丹妙药的答案,但其中一个想法是创建一个共享的UI库,它也是一个独立的微应用。通过这种方式,所有其他微应用将依赖于共享的UI库微应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刚刚创建了一个共享依赖项, 我们就杀死了独立微应用的想法。 另一个想法是在根级共享CSS自定义变量( CSS custom variables )。此解决方案的优势在于应用之间的全局可配置主题。 或者我们可以简单地在应用团队之间共享一些SASS变量和混合。这种方法的缺点是UI元素的重复实现,并且应该对所有微应用始终检查和验证类似元素的设计的完整性。 我们如何确保一个团队不会覆盖另一个团队编写的CSS? 一种解决方案是通过CSS选择器名称进行CSS定义,这些名称由微应用名称精心选择。通过将该范围任务放在拼接层上将减少开发开销,但会增加拼接层的责任。 另一种解决方案可以是强制每个微应用成为自定义Web组件(custom web component)。这个解决方案的优点是浏览器完成了范围设计,但需要付出代价:使用shadow DOM进行服务器端渲染几乎是不可能的。此外,自定义元素没有100%的浏览器支持,特别是IE。 我们应该如何在微应用之间共享全局信息? 这个问题指出了关于这个主题的最关注的问题之一,但解决方案非常简单:HTML 5具有相当强大的功能,大多数前端开发人员都不知道。例如,自定义事件(custom events) 就是其中之一,它是在微应用中共享信息的解决方案。 或者,任何共享的pub-sub实现或T39可观察的实现都可以实现。如果我们想要一个更复杂的全局状态处理程序,我们可以实现共享的微型Redux,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实现更多的相应式架构。 如果所有微应用都是独立应用,我们如何进行客户端路由? 这个问题取决于设计的每个实现, 所有主要的现代框架都通过使用浏览器历史状态在客户端提供强大的路由机制, 问题在于哪个应用负责路由以及何时。 我目前的实用方法是创建一个共享客户端路由器,它只负责顶级路由,其余路由器属于相应的微应用。假设我们有 /content/:id 路由定义。共享路由器将解析 /content,已解析的路由将传递到ContentMicroApp。ContentMicroApp是一个独立的服务器,它将仅使用 /:id 进行调用。 我们必须是服务器端渲染,但是有可能使用微前端吗? 服务器端呈现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如果你正在考虑iframes缝合微应用然后忘记服务器端渲染。同样,拼接任务的Web组件也不比iframe强大。但是,如果每个微应用能够在服务器端呈现其内容,那么拼接层将仅负责连接服务器端的HTML片段。 与传统环境集成至关重要!但是怎么样? 为了整合遗留系统,我想描述我自己的策略,我称之为“ 渐进式入侵 ”。 首先,我们必须实现拼接层,它应该具有透明代理的功能。然后我们可以通过声明一个通配符路径将遗留系统定义为微应用:LegacyMicroApp 。因此,所有流量都将到达拼接层,并将透明地代理到旧系统,因为我们还没有任何其他微应用。 下一步将是我们的 第一次逐步入侵 :我们将从LegacyMicroApp中删除主要导航并用依赖项替换它。这种依赖关系将是一个使用闪亮的新技术实现的微应用:NavigationMicroApp 。 现在,拼接层将每个路径解析为 Legacy Micro App ,它将依赖关系解析为 Navigation MicroApp ,并通过连接这两个来为它们提供服务。 然后通过主导航遵循相同的模式来为引导下一步。 然后我们将继续从Legacy MicroApp中获取逐步重复以上操作,直到没有任何遗漏。 如何编排客户端,这样我们每次都不需要重新加载页面? 拼接层解决了服务器端的问题,但没有解决客户端问题。在客户端,在将已粘贴的片段作为无缝HTML加载后,我们不需要每次在URL更改时加载所有部分。因此,我们必须有一些异步加载片段的机制。但问题是,这些片段可能有一些依赖关系,这些依赖关系需要在客户端解决。这意味着微前端解决方案应提供加载微应用的机制,以及依赖注入的一些机制。 根据上述问题和可能的解决方案,我可以总结以下主题下的所有内容: 客户端 编排路由隔离微应用应用之间通信微应用UI之间的一致性 服务端 服务端渲染路由依赖管理 灵活、强大而简单的架构 所以,这篇文章还是很值得期待的!微前端架构的基本要素和要求终于显现! 在这些要求和关注的指导下,我开始开发一种名为microfe的解决方案。在这里,我将通过抽象的方式强调其主要组件来描述该项目的架构目标。 它很容易从客户端开始,它有三个独立的主干结构:AppsManager, Loader, Router 和一个额外的MicroAppStore。 AppsManager AppsManager 是客户端微应用编排的核心。AppsManager的主要功能是创建依赖关系树。当解决了微应用的所有依赖关系时,它会实例化微应用。 Loader 客户端微应用编排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是Loader。加载器的责任是从服务器端获取未解析的微应用。 Router 为了解决客户端路由问题,我将 Router 引入了 microfe。与常见的客户端路由器不同,microf 的功能有限,它不解析页面而是微应用。假设我们有一个URL /content/detail/13 和一个ContentMicroApp。在这种情况下,microfe 将URL解析为 /content/,它将调用ContentMicroApp /detail/13 URL部分。 MicroAppStore 为了解决微应用到微应用客户端的通信,我将MicroAppStore引入了 microfe。它具有与Redux库类似的功能,区别在于:它对异步数据结构更改和reducer 声明更灵活。 服务器端部分在实现上可能稍微复杂一些,但结构更简单。它只包含两个主要部分 StitchingServer 和许多MicroAppServer。 MicroAppServer MicroAppServer 的最小功能可以概括为 init 和 serve。 虽然 MicroAppServer 首先启动它应该做的是使用 微应用声明 调用 SticthingServer 注册端点,该声明定义了 MicroAppServer 的微应用 依赖关系, 类型 和 URL架构。我认为没有必要提及服务功能,因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StitchingServer StitchingServer 为 MicroAppServers 提供注册端点。当 MicroAppServer 将自己注册到 StichingServer 时,StichingServer 会记录MicroAppServer 的声明。 稍后,StitchingServer 使用声明从请求的URL解析 MicroAppServers。 解析M icroAppServer 及其所有依赖项后,CSS,JS和HTML中的所有相对路径都将以相关的 MicroAppServer 公共URL为前缀。另外一步是为CSS选择器添加一个唯一的 MicroAppServer 标识符,以防止客户端的微应用之间发生冲突。 然后 StitchingServer 的主要职责就是:从所有收集的部分组成并返回一个无缝的HTML页面。 其他实现一览 甚至在2016年被称为微前端之前,许多大公司都试图通过 BigPipe 来解决Facebook等类似问题。如今这个想法正在获得验证。不同规模的公司对该主题感兴趣并投入时间和金钱。例如,Zalando开源了其名为Project Mosaic的解决方案。我可以说,微型和 Project Mosaic.遵循类似的方法,但有一些重要的区别。虽然microfe采用完全分散的路由定义来增强每个微应用的独立性,但Project Mosaic更喜欢每条路径的集中路由定义和布局定义。通过这种方式,Project Mosaic可以实现轻松的A/B测试和动态布局生成。 对于该主题还有一些其他方法,例如使用iframe作为拼接层,这显然不是在服务器端而是在客户端。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解决方案,不需要太多的服务器结构和DevOps参与。这项工作只能由前端团队完成,因此可以减轻公司的组织负担,同时降低成本。 已经有一个框架叫做 single-spa。该项目依赖于每个应用的命名约定来解析和加载微应用。容易掌握想法并遵循模式。因此,在您自己的本地环境中尝试该想法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初步介绍。但是项目的缺点是你必须以特定的方式构建每个微应用,以便他们可以很好地使用框架。 最后的想法 我相信微前端话题会更频繁地讨论。如果该主题能够引起越来越多公司的关注,它将成为大型团队的事实发展方式。在不久的将来,任何前端开发人员都可以在这个架构上掌握一些见解和经验,这真的很有用。 关于本文 译者:@Vincent.W 译文:https://zhuanlan.zhihu.com/p/82965940 作者:@onerzafer 原文:https://hackernoon.com/understanding-micro-frontends-b1c11585a297 加入阿里云钉钉群享福利:每周技术直播,定期群内有奖活动、大咖问答 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茶什i 2020-01-06 17:57:24 0 浏览量 回答数 0

Quick BI 数据可视化分析平台

2020年入选全球Gartner ABI魔力象限,为中国首个且唯一入选BI产品

回答

面试官心理分析 其实面试官主要是想看看: 第一,你知不知道你们系统里为什么要用消息队列这个东西? 不少候选人,说自己项目里用了 Redis、MQ,但是其实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这个东西。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了用而用,或者是别人设计的架构,他从头到尾都没思考过。 没有对自己的架构问过为什么的人,一定是平时没有思考的人,面试官对这类候选人印象通常很不好。因为面试官担心你进了团队之后只会木头木脑的干呆活儿,不会自己思考。 第二,你既然用了消息队列这个东西,你知不知道用了有什么好处&坏处? 你要是没考虑过这个,那你盲目弄个 MQ 进系统里,后面出了问题你是不是就自己溜了给公司留坑?你要是没考虑过引入一个技术可能存在的弊端和风险,面试官把这类候选人招进来了,基本可能就是挖坑型选手。就怕你干 1 年挖一堆坑,自己跳槽了,给公司留下无穷后患。 第三,既然你用了 MQ,可能是某一种 MQ,那么你当时做没做过调研? 你别傻乎乎的自己拍脑袋看个人喜好就瞎用了一个 MQ,比如 Kafka,甚至都从没调研过业界流行的 MQ 到底有哪几种。每一个 MQ 的优点和缺点是什么。每一个 MQ 没有绝对的好坏,但是就是看用在哪个场景可以扬长避短,利用其优势,规避其劣势。 如果是一个不考虑技术选型的候选人招进了团队,leader 交给他一个任务,去设计个什么系统,他在里面用一些技术,可能都没考虑过选型,最后选的技术可能并不一定合适,一样是留坑。 面试题剖析 为什么使用消息队列 其实就是问问你消息队列都有哪些使用场景,然后你项目里具体是什么场景,说说你在这个场景里用消息队列是什么? 面试官问你这个问题,期望的一个回答是说,你们公司有个什么业务场景,这个业务场景有个什么技术挑战,如果不用 MQ 可能会很麻烦,但是你现在用了 MQ 之后带给了你很多的好处。 先说一下消息队列常见的使用场景吧,其实场景有很多,但是比较核心的有 3 个:解耦、异步、削峰。 解耦 看这么个场景。A 系统发送数据到 BCD 三个系统,通过接口调用发送。如果 E 系统也要这个数据呢?那如果 C 系统现在不需要了呢?A 系统负责人几乎崩溃...... 在这个场景中,A 系统跟其它各种乱七八糟的系统严重耦合,A 系统产生一条比较关键的数据,很多系统都需要 A 系统将这个数据发送过来。A 系统要时时刻刻考虑 BCDE 四个系统如果挂了该咋办?要不要重发,要不要把消息存起来?头发都白了啊! 如果使用 MQ,A 系统产生一条数据,发送到 MQ 里面去,哪个系统需要数据自己去 MQ 里面消费。如果新系统需要数据,直接从 MQ 里消费即可;如果某个系统不需要这条数据了,就取消对 MQ 消息的消费即可。这样下来,A 系统压根儿不需要去考虑要给谁发送数据,不需要维护这个代码,也不需要考虑人家是否调用成功、失败超时等情况。 总结:通过一个 MQ,Pub/Sub 发布订阅消息这么一个模型,A 系统就跟其它系统彻底解耦了。 面试技巧:你需要去考虑一下你负责的系统中是否有类似的场景,就是一个系统或者一个模块,调用了多个系统或者模块,互相之间的调用很复杂,维护起来很麻烦。但是其实这个调用是不需要直接同步调用接口的,如果用 MQ 给它异步化解耦,也是可以的,你就需要去考虑在你的项目里,是不是可以运用这个 MQ 去进行系统的解耦。在简历中体现出来这块东西,用 MQ 作解耦。 异步 再来看一个场景,A 系统接收一个请求,需要在自己本地写库,还需要在 BCD 三个系统写库,自己本地写库要 3ms,BCD 三个系统分别写库要 300ms、450ms、200ms。最终请求总延时是 3 + 300 + 450 + 200 = 953ms,接近 1s,用户感觉搞个什么东西,慢死了慢死了。用户通过浏览器发起请求,等待个 1s,这几乎是不可接受的。 一般互联网类的企业,对于用户直接的操作,一般要求是每个请求都必须在 200 ms 以内完成,对用户几乎是无感知的。 如果使用 MQ,那么 A 系统连续发送 3 条消息到 MQ 队列中,假如耗时 5ms,A 系统从接受一个请求到返回响应给用户,总时长是 3 + 5 = 8ms,对于用户而言,其实感觉上就是点个按钮,8ms 以后就直接返回了,爽!网站做得真好,真快! 削峰 每天 0:00 到 12:00,A 系统风平浪静,每秒并发请求数量就 50 个。结果每次一到 12:00 ~ 13:00 ,每秒并发请求数量突然会暴增到 5k+ 条。但是系统是直接基于 MySQL 的,大量的请求涌入 MySQL,每秒钟对 MySQL 执行约 5k 条 SQL。 一般的 MySQL,扛到每秒 2k 个请求就差不多了,如果每秒请求到 5k 的话,可能就直接把 MySQL 给打死了,导致系统崩溃,用户也就没法再使用系统了。 但是高峰期一过,到了下午的时候,就成了低峰期,可能也就 1w 的用户同时在网站上操作,每秒中的请求数量可能也就 50 个请求,对整个系统几乎没有任何的压力。 如果使用 MQ,每秒 5k 个请求写入 MQ,A 系统每秒钟最多处理 2k 个请求,因为 MySQL 每秒钟最多处理 2k 个。A 系统从 MQ 中慢慢拉取请求,每秒钟就拉取 2k 个请求,不要超过自己每秒能处理的最大请求数量就 ok,这样下来,哪怕是高峰期的时候,A 系统也绝对不会挂掉。而 MQ 每秒钟 5k 个请求进来,就 2k 个请求出去,结果就导致在中午高峰期(1 个小时),可能有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请求积压在 MQ 中。 这个短暂的高峰期积压是 ok 的,因为高峰期过了之后,每秒钟就 50 个请求进 MQ,但是 A 系统依然会按照每秒 2k 个请求的速度在处理。所以说,只要高峰期一过,A 系统就会快速将积压的消息给解决掉。 消息队列有什么优缺点 优点上面已经说了,就是在特殊场景下有其对应的好处,解耦、异步、削峰。 缺点有以下几个: 系统可用性降低 系统引入的外部依赖越多,越容易挂掉。本来你就是 A 系统调用 BCD 三个系统的接口就好了,ABCD 四个系统还好好的,没啥问题,你偏加个 MQ 进来,万一 MQ 挂了咋整?MQ 一挂,整套系统崩溃,你不就完了?如何保证消息队列的高可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 系统复杂度提高 硬生生加个 MQ 进来,你怎么保证消息没有重复消费?怎么处理消息丢失的情况?怎么保证消息传递的顺序性?头大头大,问题一大堆,痛苦不已。 一致性问题 A 系统处理完了直接返回成功了,人都以为你这个请求就成功了;但是问题是,要是 BCD 三个系统那里,BD 两个系统写库成功了,结果 C 系统写库失败了,咋整?你这数据就不一致了。 所以消息队列实际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架构,你引入它有很多好处,但是也得针对它带来的坏处做各种额外的技术方案和架构来规避掉,做好之后,你会发现,妈呀,系统复杂度提升了一个数量级,也许是复杂了 10 倍。但是关键时刻,用,还是得用的。 综上,各种对比之后,有如下建议: 一般的业务系统要引入 MQ,最早大家都用 ActiveMQ,但是现在确实大家用的不多了,没经过大规模吞吐量场景的验证,社区也不是很活跃,所以大家还是算了吧,我个人不推荐用这个了; 后来大家开始用 RabbitMQ,但是确实 erlang 语言阻止了大量的 Java 工程师去深入研究和掌控它,对公司而言,几乎处于不可控的状态,但是确实人家是开源的,比较稳定的支持,活跃度也高; 不过现在确实越来越多的公司会去用 RocketMQ,确实很不错,毕竟是阿里出品,但社区可能有突然黄掉的风险(目前 RocketMQ 已捐给 Apache,但 GitHub 上的活跃度其实不算高)对自己公司技术实力有绝对自信的,推荐用 RocketMQ,否则回去老老实实用 RabbitMQ 吧,人家有活跃的开源社区,绝对不会黄。 所以中小型公司,技术实力较为一般,技术挑战不是特别高,用 RabbitMQ 是不错的选择;大型公司,基础架构研发实力较强,用 RocketMQ 是很好的选择。 如果是大数据领域的实时计算、日志采集等场景,用 Kafka 是业内标准的,绝对没问题,社区活跃度很高,绝对不会黄,何况几乎是全世界这个领域的事实性规范。

剑曼红尘 2020-04-16 16:34:44 0 浏览量 回答数 0

回答

一、系统迁移捅了13亿用户的娄子 故事,是从一桩“离婚再嫁”的案子开始的。 离婚再嫁的主角,是英国银行TSB。 2015年,TSB银行结束了与劳埃德银行(Lloyds Bank)长达20年的“婚姻”,从他们合并的集团中拆分出来,并卖身给了新欢、西班牙公司萨瓦德尔(Sabadell)集团,收购价17亿英镑,按当时的汇率大概是158亿人民币。 然而,过去的20年,世界变了太多,银行业也进步了太多。20年的“婚姻”留给TSB银行的,还有和“前夫”剪不断理还乱的IT系统。 TSB银行540万客户的数十亿记录,都还留在“前夫”劳埃德银行的系统里,而且因为缘分已断,不能白嫖人家的系统,每年还要给前夫交1亿英镑(大约9.3亿人民币)的费用。 这就好像肉身虽然已经和“新欢”在一起,但支付宝和微信账号还是跟“前夫”共用一套,而且还要给“前夫”付账号租金,自然令人不爽。 于是,在筹备了许久之后,2018年,他们终于要行动了:把“前夫”IT系统里的客户信息记录,迁移到“新欢”专门为TSB银行准备的新系统里。 他们把迁移的日子,定在了4月22日星期日的晚上,先把银行的IT系统离线,迁移完之后再上线,恢复客户访问自己银行账户的权限。 为了这场迁移,他们已经投入了超过2500人年的人力成本,西班牙“新欢”集团的CEO在前一年的圣诞节就大声放话:这是全欧洲史无前例的大项目,我们投入了1000多名专业人才,将极大地促进我们在英国的增长。 不过,虽然大佬们在台上豪言壮语,实际上负责迁移的员工们心里却慌得一逼。这个迁移项目本来要筹备18个月,结果时间超了,预算也超了,事情难办的很。 Flag果然不能立太早,打脸的结果很快就来了。 迁移结束,客户的访问权限,他们以为万无一失,但就在20分钟后,收到了问题报告: 有的客户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 有的客户花了一点小钱,账户里却记录成了花费数千美元; 有的客户登录上去之后,发现不是自己的账户,而是看到了别人的银行账户。 13亿客户的账户记录都出了问题,于是,他们把TSB银行骂成狗,金融监管机构们则连夜找银行喝茶。 而此后的几个星期,银行都在拼命的恢复系统,但数以百万计的客户们已经人心惶惶,拼命的把自己存在TSB银行的钱取出来。 TSB银行,被自己捅的篓子扔进了地狱模式。 而问题的根源,在于测试。 英国金融监管机构金融行为监管局(FCA)首席执行官Andrew Bailey在事故几周后对外公开表示,造成系统混乱的很大原因在于缺少测试,而TSB银行请来救急的IBM专家也发现,TSB银行没有采用严格的上线标准。 而且由于地球上的金融体系都是相连的,事故所造成的错误被永久的保留在了金融体系里,不可逆转。 这起弥天大祸,也让TSB银行赔了很多钱。为了赔偿客户、解决系统出问题后浑水摸鱼的交易、找第三方帮忙总共花了3.302亿英镑,按当时汇率算大约28.4亿人民币。 而TSB的乙方、IT提供商Sabis也因为这起事故收到了1.53亿英镑(超过13亿人民币)的赔偿账单。 而受此影响,TSB银行当年亏损了1.054亿英镑(9.2亿人民币),CEO Paul Pester引咎辞职。 业绩这么差,银行的经营也难以为继,今年11月底TSB关闭了英国86个分行,至少400个工作岗位也因此消失。 二、银行系统很复杂 信息化时代,银行的IT系统也变得越来越复杂。 六十年前,人们只能选择在柜台存取现金,普通客户并没有机会直接接触计算机系统。当时,银行虽然也启用了巨型计算机,但它们只会在一天或一周交易结束的时候对纸质数据进行汇总。 也就是说,银行的IT系统仅由银行员工使用,银行与客户在柜台上的交互用的还是纸质工具。 这种情况在1967年发生了改变。 这一年,世界上第一台自动柜员机(ATM)在英国诞生,并被安装到伦敦北部的巴克莱银行Enfield分行。从此,银行和客户交互的方式发生重大变革。 ITRS Group首席执行官盖伊·沃伦(Guy Warren)解释说: 直到真正的ATM和在线银行业务出现,公众才可以直接访问银行的IT系统。 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全球互联的时代,互联网和移动银行的发展进一步拉近了客户和银行IT系统之间的距离,而这样的系统,也越来越成为银行赖以运营的关键所在。 或许你会觉得,登个支付宝/微信,亮出付款码,让小钱钱在银行跟银行之间发生小小的流动,并没有什么难度。但事实上,每一次信息的加载和刷新背后,都发生了复杂的数据移动: 每一次动作可能关联到许多个单独的系统,所有这些系统都必须彼此交互,并与核心大型计算机连通。系统要现在后端复制数据,将现金从一个账户转移到另一个账户,保持同步更新。 而这样的运算量,还要乘以数十亿倍。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现在,全球至少有69%的成年人都拥有银行账户。人们每一天都在通过银行账户支付账单、贷款还款、订阅各种服务……并且,这些活动常常是跨行,甚至跨国进行的。 一家银行内部的多个IT系统(移动银行、ATM等),不仅需要彼此交互,甚至还必须跟其他国家的银行建立联系。比如我在国内办了一张visa信用卡,在美国也要能消费才行。 三、迁移问题很麻烦 TSB正是栽在了这样的高度复杂性上。 IBM在为TSB编写的报告中指出:新应用程序的组合,对先进微服务的应用和双活数据中心的使用,导致了TSB生产中的复合风险。 如何正确地处理银行IT系统迁移中出现的问题,对于任何一个银行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 其中,大量的事前规划和测试工作是不可避免的。 像汇丰银行这样的跨国银行,具有高度复杂、相互关联的系统,这些系统会定期进行测试、迁移和更新。 即使在这方面如此经验丰富,汇丰银行的前IT主管兰开斯特仍坦承:诀窍就是让员工在这件事上付出更多的时间。 他还指出,TSB的IT系统迁移是一件很复杂的事: 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意识到了这件事的复杂程度。他们甚至没有完全想好要怎么去测试系统。 FCA首席执行官Andrew Bailey则表示: TSB的这一事故反映出他们缺少强大的回归测试。 注:回归测试是软件测试的一种,旨在检验软件原有功能在修改后是否保持完整 而最新的事故报告也引起了hacker news上网友们的热烈讨论。 有网友表示,如果TSB能选择小规模多次迁移,而不是在某一天进行大爆炸式迁移,那这种严重的事故可能就不会发生。 花几周/几个月的时间在生产过程中进行检查,以确保旧数据库和新数据库返回的结构相同。最终,将数据都转移到新数据库中,并在一段时间之后再关闭旧的数据库。这样做效果是比较好的。 而对测试不足导致了银行系统瘫痪的这一调查结论,有人吐槽说: 作为测试工程师,我一点也不意外。花费更多的时间、投入更多的人员来打造更好的测试架构,对于很多公司来说都是“可以节省的成本”。 经理们总是在设定的上线日期前问:“测试咋能花那么多时间?!”真要出事了他们又开始甩锅了。 也有网友严厉批评道:TSB的问题不应该说是测试不足,而是在多个层面上都测试不足,并且缺少可恢复的备份。 也有人指出,避免出错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减少变化。 问题在于,无论是银行还是其他领域的公司,业务都是在不断进化的。 根据FCA发布的数据,从2017年到2018年,英国金融服务部门报告的技术中断增加了187%。 盖伊·沃伦就认为:系统停机不会消失。问题在于,可接受的度在哪里? 你怎么看呢?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

有只黑白猫 2020-01-20 11:22:13 0 浏览量 回答数 0
阿里云大学 云服务器ECS com域名 网站域名whois查询 开发者平台 小程序定制 小程序开发 国内短信套餐包 开发者技术与产品 云数据库 图像识别 开发者问答 阿里云建站 阿里云备案 云市场 万网 阿里云帮助文档 免费套餐 开发者工具 企业信息查询 小程序开发制作 视频内容分析 企业网站制作 视频集锦 代理记账服务 2020阿里巴巴研发效能峰会 企业建站模板 云效成长地图 高端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