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亲生的,但亲子鉴定为何失败?-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大数据文摘> 正文

真是亲生的,但亲子鉴定为何失败?

简介:

序言:DNA研究人员报道了一位父亲的不成功的亲子鉴定: 他的唾液细胞的基因型和他的精子的基因型不同。一般来讲,每八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可能拥有这种在子宫内时由停止发育的双胞胎造成的“嵌合体”基因。


0?wx_fmt=jpeg


收集DNA做基因检测的刮擦实验


一个从未出生的男人怎么能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遗传学研究人员发现,当他的基因象幽灵一样附着在他兄弟的 DNA 中时,这种情况就可能发生。


据报道,一名 34 岁的美国人是首例人类"嵌合体"亲子鉴定案件的受害人,这类"嵌合体"在妊娠早期吸收了停止发育的双胞胎的额外基因。


八分之一的单胎分娩被认为是从多胎妊娠开始的。来自这些流产的兄弟姐妹细胞有时在子宫内被存活的双胞胎吸收。但因此给亲子鉴定带来问题的例子很少。


“即使遗传学家对此都大跌眼镜。” 斯坦福大学的遗传学家巴里•斯塔尔(Barry Starr)这样对记者讲。


斯塔尔在加利福尼亚的圣若泽科技创新博物馆,负责“询问遗传学家”网页的网友问答。 去年,华盛顿夫妇找到斯塔尔,就生育诊所的亲子鉴定结果寻求帮助。他们的问题可能反映了存在于标准亲子鉴定中的一个漏洞,斯塔尔说:“我们不知道这个问题有多严重。”


在最近召开的一个有关人类基因识别的国际研讨会上,斯塔尔的同事介绍了一个病例:2004年6月,有一对夫妻(为了保护
隐私,暂且隐去真名)在一个生育诊所的帮助下做了试管婴儿,母亲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然而奇怪的是,儿子的血型却与父母不匹配,于是这对夫妻带着孩子去做了亲子鉴定。当亲子鉴定的结果显示儿子不是父亲所生时,当时就炸了锅,这对夫妇认为是诊所拿错了精子样本。他们聘请了律师,并找了另一家更具信任度的国家授权认定实验公司,用更精确的方法 - 采集颊粘膜脱落细胞做父子基因鉴定。结果再次说明,父子不是亲生。


具有美国认定证书的实验室每年为法律、移民及刑事案件进行大约400,000项的亲子鉴定,99%以上采用颊粘膜细胞法,其中有24%的结果显示不是亲生父亲。


这对华盛顿来的夫妇指责生育门诊操作有误,但诊所提出,做试管婴儿试验那天,这位34岁的父亲是唯一的白人捐精者,而这孩子也是白种人,不可能有错。绝望的夫妻找到了斯塔尔,教授建议他们去做一个由23andMe公司开发的基因血统试验(direct-to-consumer genetic ancestry)。在去年底终于有了试验结果,不可思议的是,报告显示这个男子从遗传学角度来讲,是他儿子的叔伯(译者注:有点拧巴,有木有?)。


“终于弄明白了”,斯塔尔解释说,这是一个人类嵌合体现象,是指两颗受精卵融合在一起,长成的个体含有两种以上基因型的现象。


“嵌合体现象很少见,但这是个事实”。

0?wx_fmt=jpeg


孩子的真正遗传学父亲来自图中的“幽灵”


人通常只有一套基因组 - 其中一半来自母亲,一半来自父亲。


2002年,研究人员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道了一例有关Karen Keegan的嵌合体事件,产妇的亲子鉴定测试极其罕见地被”鬼”基因愚弄。


Karen因病需要换肾,她的儿子作为直系亲属是最可能的捐助者,他们都进行了基因测试。但基因测试结果令人大跌眼镜,结果表明这位52岁的波士顿女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孩子的母亲。


这位母亲其实是嵌合体。试验显示,她的血液细胞中有一组基因,她的卵巢细胞中有另外一组截然不同的基因。在Beth Israel Deaconess医疗中心做病理医生的Lynne Uhl(也是NEJ论文的作者之一)说,这些卵巢产生的卵子后来生了她的两个儿子,导致他们的基因和母亲不一样。研究人员报告说,这些不同的基因很可能来自胚胎时期的同胞胎姐妹,在终止发育后,她的细胞被Karen吸收。


真正的遗传学上的母亲是双胞胎姐妹中的消失的一个,她没有出生,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 就像是一个幽灵。


26岁的Lydia Fairchild是2006年发现的类似的嵌合体女人,她在申请福利金时需要做亲子测试,但测试结果表明她根本就不是孩子的母亲,这让她差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回到那对华盛顿夫妇的事件上来,祖先测试表明,该男性确实是嵌合体-他是他儿子的叔叔。一般的亲子鉴定只有15个遗传标记,并且只测试父亲一方的基因,23andMe公司和其他遗传基因公司的测试则着眼于成千上万的基因标记,从而建立整个家庭的遗传家谱。


俄亥俄Fairfield的DNA诊断中心工作人员Michael Baird告诉BuzzFeed,还有另外一个线索,这位来自华盛顿的父亲有着令人称奇的双色条纹皮肤。条纹的明暗差别是如此明显,这名男子在孩提时代为了逃避别的孩子的嘲弄,告诉大家他的条纹是烧伤造成的。 “这当然是嵌合体的信号,”Baird说。


出于这位父亲是嵌合体的疑问,斯塔尔向马萨诸塞州剑桥市Vibrant Gene Consulting公司的遗传咨询师 Kayla Sheets求助,她重新做了基因测试实验。新的基因测试再次排除了他是孩子的父亲的可能性。


但该男子的精液测试发现,约10%的精子和男婴的基因匹配。Baird说,“精子显示该父亲确实是嵌合体。”


研究人员得出结论,男孩的父亲实际上是消失了的双胞胎中的一个 - 幽灵父亲。


东卡罗来纳大学的生物学家Charles Boklage通过电子邮件告诉BuzzFeed,“人类嵌合体是很常见的,但难以鉴别,已知的几个例子都来自这样的事故。”

0?wx_fmt=jpeg


两个受精卵融合,就形成了还有多套基因型的嵌合体成年人


过去10年,你会经常在《犯罪现场调查》、《实习医生格蕾》和《豪斯医生》等犯罪或医疗系列剧中看到医生与嵌合体打交道的剧情。


但在现实中,搜寻嵌合体并非那么容易。这是因为只有某些器官基因才可以复制到足够数量以供检测。例如在华盛顿的案例中,检测显示父亲颊部的细胞仅含有一组基因,这也说明在标准的基因检测中不会发现嵌合体的存在。目前,大约99%的认证实验室都依赖老式的测试技术搜索很少的几个标记基因,而且也不检查兄弟姐妹的DNA。


除了眼睛颜色不匹配和两性畸形等特征,大多数情况的嵌合体难以被辨别。斯塔尔表示,遗传学家也不会研究检测健康人的器官来看是否存在幽灵基因。


斯塔尔表示亲子鉴定应采用类似于23andMe的分析,寻找更多的标记基因以检测嵌合体。现今,医学文献只报道了100例人嵌合体的病例。但是一项研究表明,嵌合体可能会影响高大8%的多胞胎妊娠。


Uhl虽然是2002年女性嵌合体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但她认为应该谨慎对待依靠通过直接面向消费者的祖先试剂盒检测嵌合体现象。2013年,FDA叫停了23 andMe向客户提供与健康相关的基因结果,并称之为不恰当的医疗建议。但就在这个星期,该机构重新批准该公司恢复报告少量的类似健康结果。


然而,斯塔尔建议嵌合体现象可能影响更多的亲子鉴定,华盛顿夫妇的遭遇绝不是孤立事件。他补充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到生殖门诊辅助生育,多胞胎的发生率比传统受孕更高,因此嵌合现象可能会变得更加普遍。


斯塔尔说,“在基因检测时代到来之前,我们甚至没有考虑过嵌合现象的问题,现在我们会发现更多的嵌合体及相关问题。”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5-11-12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大数据文摘”,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BigDataDigest”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大数据文摘
使用钉钉扫一扫加入圈子
+ 订阅

官方博客
官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