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溯宁:数据开放中的创业机会与社会责任-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大数据文摘> 正文
登录阅读全文

田溯宁:数据开放中的创业机会与社会责任

简介:        数据成为资产,是目前产业界和投资界企业都非常关注的概念。        过去企业数据计算是以流程为中心,无论ERP还是其他,大部分企业使用计算能力提高企业ERP办公流程的效率,但是到了客户关系管理阶段要以CRM为主,实际上今天对于企业最难的问题是:过去计算环境中是不能解决企业对市场的判断,市场营销的问题,所以企业还要将大量资源放在营销上。
0.jpg

       数据成为资产,是目前产业界和投资界企业都非常关注的概念。

       过去企业数据计算是以流程为中心,无论ERP还是其他,大部分企业使用计算能力提高企业ERP办公流程的效率,但是到了客户关系管理阶段要以CRM为主,实际上今天对于企业最难的问题是:过去计算环境中是不能解决企业对市场的判断,市场营销的问题,所以企业还要将大量资源放在营销上。比如企业通过广告进行了大量营销投入,但没有非常好的软件能指明市场在什么地方。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企业积累的大量数据,也许能够让我们对市场进行更好的营销,使市场供给和需求矛盾更加有效获得解决。如果大数据成为一个企业资产,整个企业的计算环境可能就要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从过去以流程为核心,到现在以数据为核心。

       关于企业的理解,也要发生变化。有人讲可以通过社会化的软件,把大量记忆的功能放到企业来。现在还处于比较早期的探索过程中。至少大家慢慢在认识到,也许企业需要一个智能的大脑,就像人需要IQ一样。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思考,重新考虑企业的数据。如果把大数据作为资产,我们现在对这个资产的定义和理解也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

        从历史上看,工业革命催生了我们对于资产新的认识,像矿产、土地这些资产所有权确定之后,加上科技进步才推动工业革命。从这样这个历史比较来看,无论是企业还是社会,或是政府对于数据资产的理解,数据资产的属性,数据资产将带来的在整个生产过程中每个环节的价值的认识,还处在一个很早期的阶段。

        第二个问题,如果未来存在大数据产业,如果把数据作为主要生产资料。数据是矿产,数据是石油。我们知道矿产是有完整的行业链,从找矿、选矿,到冶炼完成;石油也是一样,从寻找石油到输送石油再到冶炼到汽油各种各样的应用。我们大数据的产业链到底是什么?会不会出现现在有些人在谈的大数据工厂?过去的工厂是以冶炼物质材料为主,今天的数据冶炼、数据工厂以及大数据产业链还处在建设过程中。这是一个很多创业者已经进行创业,投资界也在非常敏感的领域,但这个行业还是在产业非常早期的阶段,到底每个环节的商业模式是什么?这些问题还是需要科学的探索和创业者的不断努力。

       另一方面更大的问题,如果大数据成为资产,数据的流动,或者说数据的主权,数据的产权,还有数据的隐私权,这些问题明显通过棱镜门事件已经明显可以看到,不仅是企业面临的问题,而是全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

       关于数据的流动性,国际跨国数据流动会怎样,这样的问题将来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曾经电话运营商贝尔垄断世界,后来各个国家觉得电话不能让一家公司垄断,像法国阿尔卡特就是AT&T;的法国公司。后来就出现了ITU国际电联组织。在大数据流动的时代,将来国际上跨国的数据流动会是什么样的?应该会有国际数据组织进行民间性的探索。将来会不会数据也像土地和海洋资产,将来会不会有数据公约对数据的隐私性,对数据主权性进行探索?这些问题的理论研究也刚刚开始。政治家和各国政府对这方面的了解也是参差不齐,但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2013年我就有同事参加在美国举行的数据流动会议,是由美国一些大的公司组织的。我们也在积极向政府领导和相关部门呼吁,我们国家要积极参与到跨国数据流动工作中去。在这个领域里,我们越早参与越好。

       所有这些问题现在都是非常大的挑战,也是非常激动人心的。我们在这样时代可能会看到像地理大发现,或者海洋探索时代能够认识到数据和数据带来各种各样的产权问题,数据的价值以及大数据未来能够诞生出的,我们现在还想象不到的产业。事实上,过去一年半左右,围绕大数据基金和孵化器,像谷歌包括一些以色列创新的数据公司都非常踊跃。

       还有几个问题,可能需要更多天才的创造者考虑的:这么多数据聚集到一起到底会产生什么现象?我们今天谈TB级数据,这么大规模数据聚集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很显然,今天我们已经有这么多数据的需求和这么多数据的存储,美国现在是800到850万台服务器,如果到了百万台服务器这样大规模、高密度的数据存储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我们现在还是很难想象。

        如同18世纪化学大发现过程中的元素周期表一样,这么大规模数据聚在一起会不会有类似规律出现?如果我们看到数据的创新是像化学革命或者像石油矿产变革那样大的浪潮,在这个过程中,这个时候的创业、创造或者创新到底将以什么样的方法发生,到底谁将成为价值链最主要的拥有者,或者最重要的获得者?化学大发现最主要的价值创造者是科学家,是实验的方法。那么,对数据创新,我们能够用什么方式进行投入?在今天数据大航海早期阶段,很多问题都需要我们思考和探索。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4-01-15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大数据文摘”,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BigDataDigest”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大数据文摘
使用钉钉扫一扫加入圈子
+ 订阅

官方博客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官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