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SAP从业人员,需要专门学习数学么-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汪子熙> 正文

作为一名SAP从业人员,需要专门学习数学么

简介: 最近和SAP成都研究院的开发同事聊到过这个话题,Jerry来说说自己的看法。 先回忆回忆自己本科和研究生学过的数学课程。Jerry的大一生活是在电子科技大学的九里堤校区度过的,本科第一门数学课就是微积分。

最近和SAP成都研究院的开发同事聊到过这个话题,Jerry来说说自己的看法。

先回忆回忆自己本科和研究生学过的数学课程。Jerry的大一生活是在电子科技大学的九里堤校区度过的,本科第一门数学课就是微积分。

clipboard1
clipboard2

因为微积分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必考内容,所以这两本书Jerry几乎已经翻烂了。然而惭愧的是,Jerry加入SAP后做的一直是应用程序层面的开发,当年辛苦习得的这些微积分知识,在工作中没有派上用场。

clipboard3

十多年前,高考前夕,当Jerry还在埋头刷题时,Jerry的老师会不时地放出烟雾弹:“你们现在辛苦一点,等到大学里就解放了,就轻松了”。然而Jerry进入大学之后,看到大一密密麻麻的课程表,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这不,除了微积分以外,大一Jerry学习的另一门数学课程,就是线性代数:

clipboard4
clipboard5

这门课当时是电子科技大学应用数学系的范小明教授讲述的。范老师讲课幽默风趣,深得我们学生喜爱,在他的课堂上,我们学起线性代数来一点不觉得枯燥。Jerry清楚地记得在九里堤校区的第一堂课,范老师讲台上这样做的自我介绍:“我叫范小明,我们姓范的人群里出过很多名人,比如范德萨,范巴斯滕,范尼...” 当时讲台下的我们笑成了一团。2000年,那是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九月,因为就在那节课的两个月前,拥有范老师口中众多范姓大佬的荷兰黄金一代,被圣托尔多挡在了决赛的大门外。

clipboard6

值得Jerry感恩的是,范老师传授的线性代数里的矩阵变换等知识,还是给Jerry在SAP里的工作带来过帮助。

2012年的时候,SAP发布过一款名叫Customer Briefing的iOS原生应用,能够让用户在移动设备上自如的浏览CRM后台系统客户主数据的Customer Profile,Business History, Key People, Opportunity等维度的信息。当时Jerry所在的SAP成都研究院的CRM开发团队,接到了把这款iOS应用移植到Android平台的开发任务。

Jerry负责把下图中那个3D转盘控件在Android中重新开发,因为涉及到了2D和伪3D坐标的转换和实现各种Android动画效果,算是用上了范老师当初传授的矩阵变换知识。

clipboard7

到了大二,我们迎来了另一门重要的数学课程:离散数学。

clipboard8
clipboard9

或许是这门课太重要的原因,当时是由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的副院长,傅彦老师来给我们讲的。

clipboard10

这本教材里的图论初步算是开了个头,在研究生阶段还会深入学习。很难讲离散数学这本教程里的知识是以怎样的方式运用到了Jerry在SAP的应用开发工作中,因为离散数学和计算机专业其他的专业课,像数据结构,操作系统,编译原理,算法分析,计算机网络等的联系实在是太紧密了。我们开发人员每天都在写程序,套用傅彦老师教材中的描述:

程序 = 算法 + 数据
算法 = 逻辑 + 控制

也就是说,我们编程人员每天都在使用离散数学里的数理逻辑,来完成我们的开发任务。

clipboard11

继范小明老师后,我们遇到的又一位很有意思的数学老师,是这门《组合数学》的讲授者,孙世新老师。

clipboard12

Jerry在百度百科上还找到了孙老师的介绍,没错,来自湖北孝感县。由于年龄的原因,孙老师大概是当时电子科技大学少数不使用普通话,而使用他的湖北话方言授课的老师之一吧。

clipboard13

孙老师也是一位深受我们学生喜爱,德高望重的老师,只不过,很多来自北方的同学刚听孙老师的课时,费了很大功夫才弄明白孙老师口中的“走和兽熊”到底在讲啥。

clipboard14

大学生活过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大四。2000年到2004年对于电脑单机游戏爱好者意味着什么,我想大家都有体会——这四年正是国内单机游戏的黄金时期。

Jerry在此期间,也实现了高考填志愿时的一个梦想:电子科技大学=电子游戏大学,玩遍了当时学校宿舍门口盗版光盘贩子那里能找到的几乎所有热门的单机游戏。

由于那段时间的经典游戏实在太多了,随便举几个:

《轩辕剑三 - 云和山的彼端》,Jerry心中的神作啊:

clipboard15

《轩辕剑三外传:天之痕》,延续了大宇一贯的高品质——故事,任务塑造,音乐俱佳,至今我还收藏着它们的安装光盘。
clipboard16

《新仙剑奇侠传》,老玩家情怀收割机,评论褒贬不一,反正Jerry一边咒骂着里面变态的迷宫建模,一边还是通关了好几次。
clipboard17

目标软件的《秦殇》,当时国内媒体习惯称其为中国的《博德之门》。Jerry至今能回忆起大二的暑假,在家里就着一台破风扇,一边捧着《大众软件》的攻略,一边用鼠标操纵着扶苏太子砍人的美好时光。

clipboard18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Jerry当时因为每天在寝室玩一款在线游戏入了迷,每天吃饭都是叫室友帮我打盒饭回来,很多课都没有去教室上,作业也没有按时交,最后《数字电路分析》这门课期末考试只得了59分,被迫交200元钱重修,50元一个学分,这门课4个学分。

这款游戏就是Diablo II,美国暴雪公司研发的动作类角色扮演游戏《暗黑破坏神》的资料片《毁灭之王》,2001年发行。

Jerry到底有多喜爱这个游戏?看我现在每天在SAP成都研究院编程使用的笔记本电脑的桌面就知道了:

clipboard19

当时讲电子科技大学《数字电路分析》这门课的老师是自动化工程学院的李建黎老师,期末闭卷考试和平时作业成绩的比例为7:3. Jerry上学时用过的计算机专业课和数学课的教材至今仍然小心地收藏在家里,但是像《数字电路分析》,《低频电子线路》,《数字信号处理》这些教材一毕业就卖了,现在连封面长啥样都忘记了。

因为《数字电路分析》这门课挂科,所以Jerry失去了保送研究生的资格,只有参加全国研究生统一入学考试。2004年的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数学一共分一二三四这四个不同的档次,数一最难,满分150分。

clipboard20

Jerry当年买了下面这张照片里的几本书,翻来覆去刷了很多遍——因为Jerry性格比较宅,每天窝在教室里坐着刷题正是我的强项,最后考了136分,不算低也绝对不算高。后来在bbs.kaoyan.com上看到又和往年一样,2004那一年又有一些高手数一考了满分——Jerry对这些大神真的是相当佩服,我觉得我的分数是用刷题的笨办法刷出来的,而他们的满分,肯定有天赋的原因在里面。表面上Jerry和他们只有十几分的差距,但我心里很清楚,这个巨大的鸿沟我根本无法逾越。

clipboard21
clipboard22

读研之后,研一又匆匆学习了随机过程和图论两门数学课,然后研二就出去实习了,Jerry在学校系统地学习数学的美好时光就这样结束了。

工作之后,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像学生时代那样,能够静静坐下来系统地学习这些数学教材。现在Jerry回想起来,为自己读本科时花了如此多的时间在一些单机游戏,而不是学习这些数学教材上感到惋惜。只有参加工作之后,才真正领会到古人“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这句话里包含的哲理。如果发生时光倒流的奇迹,Jerry能重新回到大学时代,那我一定把玩单机游戏的时间减少一半用来学习数学,当然《暗黑破坏神》还是要继续玩的。

最后把Jerry的这些数学教材来个合影,Jerry一直小心地收藏着它们。一旦哪天我的工作需要再拾起它们,我可以很快地重新上手。

clipboard23
clipboard24

作为一名SAP从业人员,您和数学之间又发生过哪些爱恨情仇呢? 欢迎留言,说出你的故事。

clipboard25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汪子熙”,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汪子熙"。

版权声明:本文中所有内容均属于阿里云开发者社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阿里云开发者社区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申请授权请邮件developerteam@list.alibaba-inc.com,已获得阿里云开发者社区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阿里云开发者社区,原文作者姓名",违者本社区将依法追究责任。 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developer2020@service.aliyun.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 订阅

官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