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互联网创业终于起步了:青年们拿到一万美元投资都很开心-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人工智能> 正文

柬埔寨互联网创业终于起步了:青年们拿到一万美元投资都很开心

简介:

东南亚互联网创业热浪翻腾,但柬埔寨的创业者却暂时不敢轻言“dream big”(即树立远大的梦想)。35岁的姜奇里罗斯·辛(Chankiriroth Sim)说:“在柬埔寨谈鸿鹄之志,别人会问你‘兄弟,你没事儿吧?’”

姜奇里罗斯是金融科技公司Banhji的创始人,为柬埔寨和老挝1000余家小企业提供云端的财务服务,并通过其中产生的数据帮助它们形成财报,从银行处申请小额贷款。

c535926f4de5eb1fcd89777e48ae8d96a655d151

姜奇里罗斯同时是柬埔寨青年创业者协会、注册会计师协会的常务委员

从小处着眼,既是柬埔寨青年创业的根基,也是创业的征途。

柬埔寨国土面积和广东省差不多大,但人口只有1500来万,约为广东的七分之一,在东盟十国中排倒数第三。资源禀赋使得它难以像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一样享受密集人力资源和庞大市场带来的红利。

世界银行2018年的调查显示,在受调查的191个经济体中,柬埔寨的营商便利度排在135位。因为市场尚在起步阶段,柬埔寨的生态链基础仍然薄弱。

不过,随着整个东南亚移动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以及受到外部数字技术创新创业大潮的影响,截至2017年,包括Banhji在内,信用卡渗透率只有5%的柬埔寨已涌现出至少30家金融科技创业公司。

基于数字技术的创新创业被欧美主流财经媒体视为柬埔寨发展困境的破局者,尽管其中的领跑者估值不过只有百万美元上下,离独角兽距离还很远。

另据柬埔寨媒体报道,很多创业者的启动资金都是东拼西凑,不少初创公司的天使轮融资需求仅仅在数千美元至一万多美元之间。这笔钱,在中国一线城市大概也就相当于一两平米的房子。

“虽然处于婴儿时期,但柬埔寨的创业生态已经步入了吸引世界注意的阶段”,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这样评论道。2017年3月28日,Khmerload——一家被路透社比作柬埔寨版Buzzfeed的公司获得著名风投500 Startups的20万美元投资,这是硅谷风投首次将橄榄枝伸向柬埔寨本土的创业公司。

野心时代

姜奇里罗斯曾在泰国和澳大利亚求学,持有金融学硕士学位及ACCA(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CPA(注册会计师)证书。2012年,不到30岁的他辞去当地一家制造业公司财务总监的职位筹谋创业,野心勃勃地想做一家依托于科技手段的财务咨询公司,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在东盟展开竞争

大约在同一时间段,做房地产顾问的里德·图尔(Rithy Thul)花了20天软磨硬泡,求一幢三层小洋楼的业主在免三个月押金的条件下把房子租给他,创办一个“让有梦的年轻人实现自我价值”的地方。他至今都无法解释这个听起来傻气且无理取闹的理由怎样说服了那位业主,“或许嫌我实在太烦”。2011年冬天,柬埔寨最早的众创空间“小小世界”(Small World)在这幢小洋楼里诞生了。

里德长得黝黑精瘦,唇上留着一圈胡须,长发扎在脑后,看起来倒更像个除了吉他之外一无所有的流浪音乐家。从2006年起他就想自己做生意,但那时的柬埔寨对年轻创业者来说近乎一块不毛之地。

“只有三种产业:开KTV或夜店,做农业,开工厂,房地产和旅游业都是后来才有的,”他说,“人们能做且想做的没有哪一种能超越这个范畴,但它们都是资本密集型的,我根本没钱在这些领域创业。”

大约两三年后,互联网彻底改变了里德看到的世界。他帮别人做过邮件营销,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开过店,把柬埔寨的大米出口到以色列或迪拜去,“我如饥似渴,几乎是我知道的、能注册账户的网站,我都注册过一遍。”

成立“小小世界”后,里德根本不愁找不到创业者入驻。柬埔寨30岁以下的人口占总人口的70%,考公务员、坐办公室曾是人们心目中最体面的工作,但现在,创业让更多年轻人看到了摆脱匮乏和参与解决社会问题的可能性。

2017年,“小小世界“接待过上千个寻找办公空间或对接资源的创业团队。创立初期,整个柬埔寨只有两个众创空间,现在连上孵化器、加速器,仅里德自己所知的创业辅助机构就不止15个。“小小世界”已与3所大学建立合作关系,为在校学生提供创业知识培训。今年2月,柬埔寨邮电通讯部宣布将出台一系列优惠措施支持创业公司,以发展国家数字经济,并称要在私营部门投入600万到700万美元资金缓解小企业融资难问题。

edfb4d555cec533ab2ebab63a6d249dd6fc97e1f

小小世界与柬埔寨理工学院合作培训创业知识

不过,对柬埔寨现在的创业热潮,里德反倒有点忧心忡忡:“情况让我感到不安。太多年轻人想创业,一想成名,二想挣钱,三想做对社会有好处的事,但却连‘好’是什么都想不清楚。”

读懂柬埔寨

里德出身于一个清贫的农村家庭,他表示,自己最初的梦想就是做教育事业。“因为是教育帮助我从家乡走了出来,我希望让每个人都有和我一样通过教育免于贫困、获得自由的机会,但优质的教育不一定是学校教育。”因此,他希望成立一个让年轻人找到共鸣、互相激发的社区。

此前,里德曾经在美国旅行半年,途中参观过不少美国知名的创业孵化器,之后他得出结论,西方的创业理念在柬埔寨不一定能落地,在柬埔寨创业,必须要因地制宜,自谋生路。

“小小世界”远离金边市区,周围有绿化,距离6所主要高等学府都不远,大批从外地来上学的大学生在附近生活。在里德的定义里,它不是孵化器,也不是加速器,而是一个“让任何有梦想的年轻人成为他们想成为的人”的地方,这里举办许多超出公共教育的项目和社交活动,驻留了许多独立艺术家。“小小世界”成立的前三年,在孵化出成熟的工业公司之前,反而出了两支乐队。

“像Y Combinator这样的西方创业孵化器有钱、很多钱,但我们仅有的钱要用来租场地,我们唯一能提供的也只是给年轻人实践理念的场地,或许还有一点点资金,给他们一个遇见其他聪明人并且联合在一起的机会。”

柬埔寨的传统产业此前从未经历过技术的洗礼,运转效率和服务水平的低下催生了各种改造升级的机遇。“小小世界”里走出的在线大巴和长途出租车订票平台Bookmebus(曾用名Cambotaxi)即是典型。

柬埔寨有许多公共假期,境内旅游需求旺盛,但如果不是自驾,游客需要挨个拨打私人客车公司的电话,询问是否有发车计划、何时何地发车,或联系个体出租车司机,到约定地点与陌生人拼车出行。2013年,29岁的工程师朗达·谢(Langda Chea)在发现国内旅游出行市场的痛点后,和三个大学刚毕业的程序员创立了Bookmebus。

75326fb787a47f751056f03a81ae4ee60bac528d

朗达·谢是柬埔寨华裔,曾在一家日资云计算企业做过工程师

通过访问调查,朗达发现不光游客体验糟糕,司机也在为找不到稳定客源发愁。最初,朗达只是建了一个网站,把大巴的时间表和报价贴在上面供人查阅。但之后消费者还关心剩余座位数量,这就需要提供实时的变化情况,而许多客运公司拒绝与Bookmebus进行技术合作。朗达说:“很多交通公司都是老做派,他们会觉得在没有技术的时候也能活下去,你要怎么证明有了技术之后就一定能做得更好?”

他发现,客运公司往往是因为没有预算来雇佣全职的技术开发人员,所以才不愿意合作。于是,他转换策略,先免费帮助这些客运公司建设在线管理系统,以此来交换合作,此举果然奏效。

“跟我们合作的没有大公司,因为他们太大,我们太小,我们拿不出有说服力的成绩,因此我们必须赋能那些小公司和刚刚切入市场的新公司,” 朗达表示,把业务搬到线上后,小公司反而能够通过互联网快速获客,甚至有能力和大公司竞争。2016年,Bookmebus获得亚洲发展银行旗下天使投资项目“湄公河天使投资网络”的15000美元。

现在,Bookmebus上可以供游客预定40家公交公司的大巴座位,每天出票300张以上,并与中国的携程、泰国的easybook、加拿大的bus.com等大型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游客可以扫码上车,查看大巴的实时定位,以便中途上车,灵活安排时间。

姜奇里罗斯的金融科技公司Banhji则把目标客群放在当地的中小微企业上。他们的财务知识极为有限,没有会计,也无法留下清晰、持续的财务报表,更遑论为昂贵的第三方专业服务付钱。因此,Banhji利用软件免费帮助他们记账和计算应该缴纳的税收,有了这样的信用记录,小企业不必依靠房产、土地来作抵押,就可以向银行申请小额贷款。对于一部分有余力的企业,Banhji提供付费的财务培训、额外的数据分析等服务。一家银行与Banhji建立了合作关系,二者将共同开发提供小额贷款的在线应用。

Banhji的研发和运转几乎耗完了姜奇里罗斯做公司高管时的所有积蓄和咨询公司的收入,至今利润微薄。“我的两个儿子都在上学,在用钱方面确实不容易,”他说,“但我坚信Banhji在做的事是有潜力的。”

据里德观察,柬埔寨创业最热的赛道是电子商务,近期还有人开始关注区块链和虚拟货币了,然而许多人做的“电商”只是批发一些货物,拍照上传到facebook上去交易。

“人们只看见马云的成就,只想空手套白狼,” 里德认为,“他们不看现实的阻碍,不思考马云克服的困难。我认为电商能在中国如此成功,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阿里巴巴孵化了支付宝,而这样的基础设施是柬埔寨真正缺乏的。”

来自中国的启发

今年3月,姜奇里罗斯和朗达真的在杭州见到了马云。他们入选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与阿里巴巴商学院共同发起的“互联网创业者计划(eFounders Initiative)”,这是阿里巴巴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青年创业者设计的互联网商业培训计划。

5cfb8a0734bd2bbfaca7135344e3ed5d00348adc

阿里巴巴集团2017年宣布,将与联合国方面合作,在5年内为发展中国家培训1000名创业者

柬埔寨当下的发展机遇契合了“一带一路”倡议的愿景。包括电力、路桥和经济特区等在内,中国正在为柬埔寨带去实质利好和发展新经济的经验。

朗达最感兴趣的是菜鸟智慧物流的发展理念。随着Bookmebus的日益壮大,他发现向客运公司收取佣金的方式不利于继续建立合作关系。“菜鸟的思路非常棒,我打算不抽佣金了,而是让大家从数据里获益。我计划跟客运公司说:‘嗨,让我们来这里合作,我们要把精力集中在大数据上,数据才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姜奇里罗斯则从阿里巴巴的故事里找到了定心丸。“它让我确信Banhji处于正确的轨道上。”

他回忆,马云与37位青年创业者畅谈了两个小时。“要真的看到‘小’的美”, 姜奇里罗斯说,“我最大的收获是,我越发坚定了自己要去服务小微企业的信念,虽然现在我们仍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来存续下去。”

他在2018年的计划是让Banhji的目标客群小一些,再小一些,小到没有额外雇员的夫妻店上,通过帮助这些人理顺发票、税金、获取金融服务,进而建立Banhji的影响力。

从杭州回到金边后,Banhji传来了好消息,它完成了来自一家日本企业的天使轮融资。他本人也受到该国经济财政部邀请,作为新经济领域创业人士的代表之一前去与顶层的管理者交流讨论。

姜奇里罗斯的父亲生前是一位将军。他说,父亲自小对孩子们家教严格,时常告诫他们,只有为社会做出贡献,才能让家族的姓氏被历史记住。“我也希望我的儿子未来能为他的姓氏感到自豪。” 姜奇里罗斯说。

在阿里巴巴西溪园区的课堂上,创业者们被要求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公司的愿景。那时,姜奇里罗斯想到,柬埔寨有借势数字经济弯道超车的机会,虽然现在还没有独角兽,“万一,我是说万一,你有机会做点大事呢?”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8-05-6

本文作者:张晨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天下网商”,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天下网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人工智能
使用钉钉扫一扫加入圈子
+ 订阅

了解行业+人工智能最先进的技术和实践,参与行业+人工智能实践项目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