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语言&unix征文]我的C语言之恋,纪念C的爸爸

简介:     应CU之邀,写点关于C的回忆吧。    本科接触的C语言,当时学的是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那是我在大学里除了SQL以外掌握的唯一一门程序设计语言了。    第一堂课,一位英俊高大的年轻老师赫然出现,全班女生顿时面色如花。

    应CU之邀,写点关于C的回忆吧。

    本科接触的C语言,当时学的是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那是我在大学里除了SQL以外掌握的唯一一门程序设计语言了。

    第一堂课,一位英俊高大的年轻老师赫然出现,全班女生顿时面色如花。不过,一开口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嗯,嗯,嗯,我没教过课,试试吧,请大家把书翻开”。我立刻脑中如浮云翩然起舞,在随后漫长的两个45分钟内,在“嗯,嗯”声的萦绕下,我自己学完了第一章。

    当时学的是老谭的第一版,第一章比较简单,虽然简单,但我非常感兴趣。第一节课后,我充满了好奇,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这程序是怎么写出来的?怎么才能执行它?可惜当时没机会,因为没有安排上机课。呵呵,现在想想怎么可能?不用电脑就学C?那个年代就是这样的,电脑非常昂贵,只有计算机系才有机房。

    一周上两次课,不骗大家,我逃课了。当教室里又想起“嗯,嗯”声时,我已经独自坐在旁边的自习室中双手捧着老谭那本C开始自学了。学了常量,看过变量,来到选择和循环,我就再也hold不住了。我的内心疯狂地呼喊着“我要上机!我要练习!”,可我没有钱。。。。。

    千禧年的3月,计算机系新进了一批超高配电脑,天呐,不能想象,竟然是奔腾三!当我无主地飘到这个新机房门口的时候,几个大字把我和奔三阻隔开来“自费上机5元/小时”,乖乖,我一天才吃8块口粮。正当我极度失望地往回走时,突然发现门廊尽头旁边,一个以前的库房敞开着门,走去一看,是淘汰下来的386,墙上一张皱纸用笔写出“2元/小时”。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惊喜,我呆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因为当时身上既没拿钱也没带书,所以也没进去,就站在门口不动,门口的老师抬头望了我一眼,没说话。不知道过了几个世纪后,我醒来了,突然之间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了,一转身,我飞一般地窜出,百米冲刺就来到了厕所。方便一下,浑身轻松,随后高高兴兴地回寝室拉家常了。

    以后的C语言课日子都是在自习室里度过的,看书看多了就不自然地想去试试。所以一般上午看书,下午去机房练习。随着水平的提高,我已经不满足于那些例题和作业了,也不满足于关在笼子里鸡和鸭的脚,我想做点别的。我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不时间就从图书馆借了一本用C语言开发图形的书。 淡淡的午后, 默默地一个人,慢慢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小圆点,没几天变成一个矩形,又没几天出现了一辆有颜色的小汽车,渐渐地我开始感觉背后总有一个黑影经常闪动,就在汽车开动前行的那天,我猛一回头竟然看到了一副清秀美丽的脸庞。啊?这不是也经常来这上机的一个计算机系的学姐么。她对我嫣然一笑,脸上泛起一丝红晕,转身离开了(我可不是坐在门口,我坐在一个墙角)。

    难道学C还能泡妞?难不成在大学里的第一次恋爱就在这一刻开始?难道我的第一个女友会是外系的一个学姐?一个大一的男孩心里很矛盾,开始胡思乱想。既欣慰,又忐忑,欣慰的是竟然有个美女对自己笑了,忐忑的是年龄大了些,没有思想准备。不过随着我的彩色小汽车出现了故障,我便又一头扎到显示器里去了。

    第二天,寝室得到第一手消息,我们系也要组建机房,而且也是奔腾机器(应该不是奔三),本系上机享受内部价3块!而且听说电脑都已经买回来了,很快就可以使用。我很高兴,但也有点沮丧。

    真的没过几天系里机房就开放了,我没拿书来到了那个破机房,准备用一块钱进行最后一次的告别。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可是那个身影仍未在机房中出现。我懊恼地离开,心里却想着“不行老子以后天天还来这”。一边走着,一边想着,突然在3楼拐角和“她”碰了个正着,面对着从天而降的仙子,我一下不知所措,挤出了一个自认为灿烂的笑容,期待着她那娇柔的回应。可是,她看了我一眼,不带一丝表情,直接冷冰冰地走过去了。刹那间,胸中传来了心碎的声音,我的脸腾一下烧了起来。如果当时面前放有一座维纳斯的全身雕像,我会立刻毫不犹豫地走上去把她没胳膊的两个肩膀也拧下来。当天晚上睡觉前,寝室已经关了灯,我躺在被窝里,自己对自己说了两句话:“五岳之巅(化名)你可真不要脸。下次一定要找个跪下来求你要她的美女”。

    日子一天天逝去,转眼间来到了期末考试,最后一节课,我没有逃,我走进了有个陌生人在的C语言教室中。陌生人用陌生的目光扫了我一眼,有些惊讶。然后耳畔又传来那久违的“嗯,嗯”声,当他在给大家划重点的时候,我脑子里却在分析着C如何操作CGI,传说中的SOCKET是个什么东东。

    不日后,考试了,没多久,分数公布。全班所有人都在吃惊,全寝室的人都在错愕,连有天在实验中心楼下碰见我们的C老师,他也是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最后拍拍我的肩膀“小伙子,不错啊”。因为这个他并不认识的男孩高分考取了全班C语言第一。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那个破旧的机房,欣赏不到我编完程离开时的那轮残阳,也不知道我的付出和汗水,更不知道在那里曾经还有一个美丽的身庞。

    这就是我的C语言入门过程,以此来纪念我已经逝去的大学生活和激昂的青春,同时也以自己的方式告慰那位发明C的逝者,因为没有C语言就没有这个故事。

    人生漫漫,不是路人A,不是路人B,我是路人C;

    谢谢。五岳之巅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