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临近】Superhuman:对抗超级人工智能的“新人类”?-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新智元> 正文

【奇点临近】Superhuman:对抗超级人工智能的“新人类”?

简介: 很多人相信,人工智能将会增强人类,Superhuman成为新的“人类”。更激进的如马斯克等人认为,奇点来临之后,超级人工智能将会出现,人类面临从属地位,Superhuman会成为对抗超级人工智能的机会。

最近,Sebastian Thurn又一次提出了“Superhuman”的观点。

他认为,人工智能将使人类变成“超人类工人”(Superhuman Workers)。

Sebastian Thurn是飞行汽车创业公司Kitty Hawk的CEO、Udacity的主席兼联合创始人,在这之前,他是谷歌X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也是“谷歌无人车之父”,Title耀眼。

现在,包括Sebastian Thurn在内的相信“Superhuman”的队伍中包括Dave Evans、Ray Kurzweil、伊隆·马斯克,他们认为人工智能将使人类变成“超人类”(Superhuman),人类能够在技术帮助下做更多事情,甚至能在超级人工智能爆发后,成为对抗AI的武器。

人类社会最大问题:Superhuman将与“无用的人类”共存

最近在迪拜的世界政府首脑会议(the World Government Summit)上,Sebastian Thurn抛出上述观点,他认为,人工智能将使人类变成“超人类工人”(Superhuman Workers)。

75376ff2363b3bf62743e818bbf73817bb6ade68

Sebastian Thurn

“人工智能是一种工具,它可以做的比人类更好,让我们很好地摆脱重复性工作。” Sebastian Thurn说,“所以,如果你是一名每天都在做相同的事情的工人、医生或律师的话,那么让AI会从你那里学习这些技能,并且将会使你成为一个超人类。”

Sebastian Thurn还对人工智能是否会取代人类的工作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进行了回答,他说:

将来不是所有的工作都能在人工智能的崛起中保留下来,并且,人类社会将从一个重复性的社会转变为一个创造性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人类负责创造新事物。人类能够在技术帮助下做更多事情。

Sebastian Thurn此前曾在不同场合表达过这样的观点,他认为,人类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机器不再仅仅补充人类缺乏的肌肉力量或机械动力,它们可以代替人类进行几乎所有重复性活动。


4fc6824ee0af5554cfb72ef4755531fe5c7b7bfb

并不是所有人都跟Sebastian Thurn一样,认为未来社会将和谐完美。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一书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Yuval Harari)在接受采访时曾预测,若干年后,人类社会最大的问题会成为人工智能带来一大批“无用的人类”同时,也会催生出“超人类”(Superhuman)。他认为,Superhuman是人类内部财富分化的结果:一小部分特权阶层将可以借助科学技术不断“更新”自身,操控基因,甚至实现人脑与计算机互联,获得一种不死的状态。

“以前的历史上,贫富差距只是体现在财富和权力上,而不是生物学上的,帝王和农民的身体构造是一样的。在人可以变成‘超人类’后,传统的人性就不存在了,人类会分化为在体能和智能上都占据绝对优势的超人阶层和成千上万普通的‘无用的人类’。”

迷恋Superhuman的一长串科学家:Sebastian Thurn、Ray Kurzweil、Dave Evans和马斯克

Sebastian Thurn并不是第一个提出AI让人类变成“Superhuman”的科学家。

在相信Superhuman的队伍中有一长串名单,其中知名人物包括:Sebastian Thurn、Ray Kurzweil、Dave Evans和马斯克。

Ray Kurzweil是谷歌首席工程师,也是著名的未来学家。他坚持两个主要观点:所谓的技术奇点(The singularity)将在2045年之前发生;到2030年代,纳米机器人将会栖身于我们的身体中。

8d2104c70e68121a909de2c0358e4596aaf99aaa

Ray Kurzweil

纳米机器人是Ray Kurzweil基于类似Superhuman的“混合式人工智能(hybrid AI)”,这种混合式人工智能利用新脑皮层(neocortex)连接,可以让人类只用大脑就能直接进入云中。

Kurzweil此前预测说,到2030年,这些纳米机器人将进入我们的身体。

另一位未来学家Dave Evans是硅谷创业公司Stringify的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他此前接受James Bedsole的采访时谈及了Kurzweil的纳米机器人的创意。

Dave Evans解释说,他认为技术和生物学的这种融合并不是牵强附会。事实上,他描述了如何发生这样的三个阶段:可穿戴阶段(我们今天正在实现的事情),可嵌入阶段(我们要努力的事情,通过神经植入物等)以及可替换阶段。

上述两位科学家多处于提出概念阶段,但是已经有人将上述想法付诸实践。

Braintree的创始人Bryan Johnson正在投资1亿美元,用神经假体(neuroprosthesis)来释放人脑的力量,最终使我们的神经编码成为可编程。神经假体指的是使用电子设备来替换受损神经系统或者感觉器官的功能。

eecc738c2a13d559e1ca6ce996c91f44988316a1

Bryan Johnson认为,人类目前与信息的联系主要通过屏幕、键盘、手势界面和语音命令的来完成,这实际上是一种有限制性的输入/输出模式。我们很少有机会让信息直接接触到自己的大脑,神经假体的出现让人类能够通过大脑直接控制设备。目前,Bryan Johnson创办的公司Kernel正在利用这一技术解决帕金森等神经疾病。

伊隆·马斯克提出了一个非常规并且几乎引起争议的概念:神经织网(neural lace)。简而言之,神经织网是一种旨在与人的大脑一起成长的装置。它的主要目的是通过脑机接口优化心智输出,使人类大脑轻松访问互联网,从而跟上人工智能系统(并且有一天会融入人工智能)。

4ab25b7c457404b5ec9eeeb9a97ab25d732b318c

Superhuman:奇点临近前对抗超级智能(super AI)的另一种人类?

马斯克神经织网的概念,是他某种意义上对人工智能全面发展终结人类的担忧,这种终结将会发生在技术奇点来临之后。

Ray Kurzweil认为技术奇点将在2045年之前发生,瑞士人工智能实验室IDSIA的负责人、“人工智能之父”JürgenSchmidhuber也在迪拜的世界政府首脑会议上认为,奇点临近大约还有30年的时间,与Ray Kurzweil的2045年接近。

“就像生物一样,在强大的机器和人造生命之间会出现一个重要的飞跃。虽然我们可能无法准确预测何时,但所有证据都表明奇点将会发生。”

从这儿角度来看,马斯克提出neural lace并非凭空制造概念。作为一名人工智能的警惕论者,他担心人类会创造出超级人工智能(super AI),超级人工智能最终会统治人类。

马斯克认为,超级人工智能必将实现,而人类只有一个选择:成为AI。于是他成立Neuralink,希望通过脑机接口,让人类思维跟上快速改进的人工智能。融合后,AI系统将以和人类的本能大脑与理性大脑同样的特性存在,人类甚至无法察觉自己在用AI思考。


原文发布时间为:2018-02-15

本文作者:克雷格

本文来自云栖社区合作伙伴新智元,了解相关信息可以关注“AI_era”微信公众号

原文链接:【奇点临近】Superhuman:对抗超级人工智能的“新人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 订阅

官方博客
官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