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锤子起死回生在 2017,现在是抢手“香饽饽儿”-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雷锋网> 正文

罗永浩:锤子起死回生在 2017,现在是抢手“香饽饽儿”

简介:

“少废话,先看产品”,也许是对这场发布会最好的诠释。

因为掌声、欢呼声最热烈的也当属坚果 Pro 2 亮相的那一段时间,而情绪上,罗永浩愈来愈克制了,有几次忍不住想要“抒情”时,他便迅速意识到并关上了情绪宣泄的阀门,整场发布会的幻灯片里也几乎不再出现感性的语句。

对观众而言,这或许也是朋友圈有人会说“相声不好看了”的缘由。但连标志性喘气声甚至也没有了的罗永浩,看上去却更轻松了。

这并不难理解,从 2016 年锤子科技经历差一点倒闭,到 2017 年坚果 Pro 卖出 100 多万台,融资近 10 亿,在成都开了 2 个分公司,然后在今晚发布了坚果 Pro 2 和空气净化器,锤子科技就像坐了一趟生死过山车,悬挂在死亡边缘上。

“但现在我们是香饽饽儿”,罗永浩说。

罗永浩:锤子起死回生在 2017,现在是抢手香饽饽儿

发布会结束后,罗永浩和锤子科技 CTO 吴德周又随即接受了包括雷锋网在内的 20 多家媒体采访,以下为采访内容实录,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做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

提问:这次在软件交互上为什么没有像大爆炸、闪念胶囊那样系统级别的大产品?

罗永浩:过去半年我们在软件方面做的新东西特别多,明年春天我们推出手机时还有一个智能硬件,是要配套同时出的。我们要把这几个月在软件方面做的新东西全部弄到里面,做一个大版本的升级,到时候这个系统不仅是用于手机的。

这次做了一些东西,没有完全放到这个版本里,原因是需要做更复杂的适配。还有如果提前泄露出去的话,抄袭起来也容易,我们更大的产品发布会受影响。这次我们主要花了很大的精力去优化系统流畅度。

提问:锤子手机的 Logo 和指纹合并在一起的设计有没有牺牲实用性?

罗永浩:我们一直以来都是金属的 Logo,那个做起来很吃力,金属上没法做指纹,第一次要改成玻璃 Logo,其实我个人是不太接受的,因为我很难想象能把玻璃 Logo 做好看。所以我们做了很多涂层、电镀、漆,在漆里边还放一些像女性用的指甲油里的金粉,去做各种调试。他们出了五六个方案,之前我都不看好,但是没想到最后调出来至少有两个方案非常漂亮,不知道怎么取舍。

提问:近年来都强调在芯片性能上的革新需要神经网络,高通骁龙 625/626 八核 64 位处理器芯片是不是已经到了探索的极限?

吴德周:高通骁龙 625/626 八核 64 位处理器继承的是旗舰芯片的架构,整个水平相当于旗舰的水平。大家也能感觉整个手机配置里,其实现在性能是有些过剩的。我们重在用户体验,要把体验做得最好,把系统优化,比如流畅度、功耗等等,在这些方面我们花了很多时间。

提问:新技术运用到手机交互系统里面是不是需要建立一些技术上的挑战?

吴德周:其实在技术方面我们会走得更激进,包括人脸解锁,现在上市的机器里也没有几个支持的。AI 现在很热门,所有厂家必提,但是要想想 AI 是什么,怎么让手机更智能去解决问题。

罗永浩:在硬件研发方面,确实是比较激进的。我们内部开发从来不量屏占比,但是做完量了之后发现屏占比比绝大多数国产手机都好,在我们之前的只有两个。一个是 Z17,努比亚是用光学折射的方式看起来没有边框,但是代价是让机器更厚,但这是很有特色、很有追求的尝试。

提问:怎么看人工智能现在火热的发展趋向?

罗永浩:坦率讲我们自己不太好意思提,多少人说人工智能,很多时候就是把一些算法讲得很神奇,什么机器学习,还有神经网络……我觉得他们的演讲能力远超过技术能力——虽然是做技术的,但团队能讲出非常好的名字。我看过网上比较刻薄的说法是说现在科技界人工智能的水平相当于 10 个扫地机器人的智商,有人说谷歌很牛,那就相当于 15 个扫地机器人。

这些公司三句话不离人工智能, AI 这么火,但我们并没有看到真正上了台阶或者有数量级上的变化,它还是一个起步的阶段。

罗永浩:锤子起死回生在 2017,现在是抢手香饽饽儿

提问:锤子科技要做电子产品生态的规划,为什么要从空气净化器起步?它和手机配合的逻辑是什么?

罗永浩:坚果 Pro 一代,1499 的赚 7 块多,到 2299 才有 200 以上的利润,2299 的我们卖了 1/3 左右,大概是这个样子。

净化器第一是没有领导性品牌,存在巨大的价格空间。我们在净化器领域看很多创业小公司都是十几个人,里面有一两个原来干过几天,出来觉得是个机会就干起来了。

我们看这个的时候就觉得我们一个中小企业,跟科技巨头比我还嫩,但你说我在智能领域里看那些创新小团队却是小儿科。这样随随便便能弄个 10 亿估值,我们就很崩溃。锤子科技拆开变成 5 个团队,每个都是 20 亿估值,但现在在一块儿也还是 20 亿估值。

其次,你知道那些巨头为什么卖那么贵吗?白电巨头卖得好的原因是从 600 块多到 2 万多的产品都做,有完整的产品线。

我们杀进来就做顶配,当价格还不错的时候,那些巨头是很崩溃的,但他们没有办法把顶配降下来来应付我们,因为它只要降一个,产品线整个就会乱掉。

如果我们能加速冲出来的话,有望成为这个领域数一数二的品牌,所以做净化器我们是非常务实的考虑。

提问:发布会中间的对接又出了状况,怎么一直没上台来?

罗永浩:我有两个毛病,这两个少一个就没有事了。第一是拖延症,第二是完美主义。如果拖延症不完美主义,差不多 80 分就上去了;还有一种就是没有拖延症又没有完美主义,就是最理想的状态。

我其实也在吃药,拖延症有药可以吃,效果明显有改善,但还达不到正常的状态,我每年准时开场是很少的。这里面也有运气的部分,有的人可能没有特别努力就比别人好,有些方面你比别人付出六七倍的努力也没有效果,这很正常,将来如果有人能替我全程上台讲的话,我可能就解脱了,否则这就是我的命。

现场失控也有一些原因,比如之前手机宣传片,色彩和光影都调得非常好。但这种大型场馆活动, LED 屏过来的方案商基本什么都不懂,给你调的效果是没法看的,这也没有办法。

提问:怎么看锤子科技即将走过的 2017 年?

罗永浩:2016 年的情况外界也知道,2017 年是“起死回生”,比想象的要顺利。我们一直以来是这样的想法,比如你做一个公司,做手机的技术门槛和人力门槛挺高,你要维持 500-800 人的团队,每年就有几亿的花销。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比较顺利地做出高中低档三个产品线,很稳定地按照合理的销售周期,合理地把产品迭代出来,这样就会走上良性循环。

但我们之前由于种种种种条件限制,从来没有按时发布产品。这次我们赶在双十一前出,其实内部半数的人是挺担心的,但现在走下来比想象中顺利。

提问:未来还会有什么产品发布?

罗永浩:按我们现在规划的,明年差不多有 4 场左右的发布会。畅呼吸会做一系列和健康相关的产品,包括新风机,新风机行业现在是挺糟糕的,我们发现 To B 的领域也大有可为,畅呼吸会把这些产品线做全。

我们也想做智能音箱,它不会马上赚钱,却是一个方向,并不是说它是投资热点,而是我们尝试从触控屏设备去下一代计算平台的过程中,语音和人工智能必然是交互的重要构成部分,我们早做音箱肯定会更好,它有战略意义,我们就做。

提问:为什么会选择把新公司开在成都?

罗永浩:我觉得一个企业到一个地方安家落户的时候,双方都要匹配,在特定阶段要比较门当户对。举个例子,比如国家对科技企业有很多扶持政策,如果你在北京,即使是相对偏落后一点的区,如果想拿到科技方面的政策,可能也要年销售要做到 150 亿,而我们现在一年只有几十亿。但北上广深之外的城市,这个门槛就低一些。

这次来落户之前一共接触了 11 个招商引资的城市,综合各方面考虑,我们觉得成华区政府对我们帮助是最大的,也是最吸引人的。

提问:之前网上有人质疑成都市政府为什么引入锤子科技这种严重亏损的企业。

罗永浩:网络上有这些言论,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们现在状况非常非常好。坦率地讲,任何地方政府把我们引进来都是一个香饽饽儿,而且是快熟的,会蒸的人一看就知道快熟,只有没煮过饭的在想到底能不能熟。

现在成华区在智能产品制造里有一系列的规划,和完整的产业链布局,我们很多关联企业都会陆续来这边落户,在非常短的时期会形成出乎你意料的格局。

提问:目前在成都的布局是怎样的?

罗永浩:我们总公司已经在陆续在往成都搬。这边大概有 70 来人,加上客服 100 来人,到年底软件研发会落在成都。



本文作者:王金许
本文转自雷锋网禁止二次转载,原文链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 订阅

秉承“关注智能与未来”的宗旨,持续对全球前沿技术趋势与产品动态进行深入调研与解读。

官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