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黑客小鲜肉的“平凡之路”-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雷锋网> 正文

一名黑客小鲜肉的“平凡之路”

简介:
   孩子们算是毕业了,还有几天就让他们回家过年了。来年他们大部分都会去360做安全研究,因为360是“神话行动”的主要赞助商,给别人也不合适。

呆神坐在四合院的厢房里,脸上洋溢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就在几天前,他从全国各地召集了安全界的数百号大牛,举行了一次盛大的Party,面对着台下互为竞争对手、市值总和数千亿美金的安全界的半壁江山举杯,庆祝网络安全最火爆的2015年。

一名黑客小鲜肉的平凡之路

【呆神(王英键) 神话行动创始人 XCon创始人】

作为安全界的“井冈山”——安全焦点论坛的元老、国内最早的安全大会XCon的创始人,呆神这“半辈子”都在做发掘安全圈人才的伯乐。为同行们输送给力的人才,让呆神获得了可能是中国智商最高的一个圈——黑客圈的集体敬重,由此,他得以构建一个奇特的黑客江湖。想了解呆神王英键的童鞋可以参考我雷另一篇文章《“呆神”王英键的黑客江湖》

说到神话行动,可能是呆神这几年所做的最让人看不懂的事情了。它的玩法是:在全国范围内选秀,年龄不限,背景不限。只要你有一个黑客梦,都可以来参加。最终入围的30人将会进行半年的封闭集训,由业内顶级黑客大咖轮番执教。经过层层淘汰,最终只有12人可以毕业。让这个游戏得以称为“神话”的原因有两点:首先,呆神宣称可以在半年的时间让一个小白变成黑客大牛;其次,所有的食宿教学不用学员花一分钱。

半年过去了,神话行动的“主战场”——位于北京高碑店的八号院已经草木萧肃。毛毛被呆神叫到了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辑的面前,他是最终顺利毕业的12人之一。

一名黑客小鲜肉的平凡之路

【神话行动第一期学员 毛毛】

对不起,我只想做个黑客

毛毛来自广东惠州。对他来说,交谈可能是最难掌握的一门技术,让他感到舒适的生活方式是对着荧屏坐到天亮。自学黑客技术是他生活的全部,最大的喜悦来自于黑进某网站,并不做任何破坏,只是在网上分享自己的攻击技术日志。

学校的内网、邻居的无线电Wi-Fi信号、深圳市图书馆,深圳市测评中心,都是他曾经成功攻陷的“靶子”。一切都很美好,除了世界有点残酷:在网络上被无数“小黑”膜拜的他,现实生活中突然被政府部门叫去喝茶,威胁要把他交给公安局管教。

我就是喜欢做黑客。

不善言谈的毛毛“艰难”地阐述他的动机。

他黑客生涯的“高峰”出现在2014年,彼时他在就读的中专帮助老师做网络安全检测。“我报了几个漏洞,他们修复了一部分,但坚持认为其他几个漏洞不重要,没有必要修复。所以我就。。。”

用实际行动证明学校网络仍然不安全的毛毛被校方搜查了电脑。在逼问之下,他惶恐地承认了所作所为。从此他的简历就变成了“中专肄业”。

神话行动?

2015年5月,准备过自己18岁生日的毛毛突然看到微博上“360播报”转发的一条消息。这条消息正是神乎其神的“神话行动”的招募贴。毛毛发现导师队伍中有自己关注很久的无线电大牛杨卿和美女黑客徐文渊老师,便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但是当他打电话告诉父母自己要去北京参加选拔的时候,爸爸妈妈却坚决反对。

“什么360,什么神话,听起来就像是传销组织。你一定是受骗了,不许去!”嘴笨的毛毛对父母的科普以失败告终,毅然决定用自己省下的生活费买了一张火车票。

站在选拔的舞台上,毛毛的自我介绍只说了半句,大脑就一片空白。然而呆神和几个导师简单问了他一些专业知识,竟然决定给他发出直通票。这意味着他获得了直接晋级的权利,正式成为了神话行动第一期的学员。当他拿着直通证和现场拍的照片站在父母面前,他们才将信将疑地点点头。虽说父母对他要做的事情并不十分支持,不过6月份他返回北京入学的时候,父母还是帮他买了飞机票。

鬼畜的训练开始了。

上缴手机,每天早晚半小时跑步锻炼,宿舍学校两点一线,吃大锅饭,小组“连坐式”惩罚。这些都是呆神和老师团队根据军队里的纪律复刻出来的杀手锏。最“惨无人道”的是,这个原本每天早上七点睡觉,下午五点起床的夜猫子需要被迫调整半个地球的“时差”。至于技术方面,他和很多同学最大的发现就是:好像“上当”了。原本以为既然叫“神话”,应该有葵花宝典九阴真经可以一夜之间金身锻成,但事实却是:30个人坐在教室里整整学了两个月的枯燥的基础知识。

“要说有什么有趣的事。。。”毛毛想了半天,“可能就是运动的时候做游戏吧。”当然,最初的几个月里毛毛每天晚上都要接到妈妈的电话,确认儿子没有落入传销组织的陷阱。当听说白天上课还要上缴手机的时候,妈妈差点愤而报警。

一名黑客小鲜肉的平凡之路

【神话学员在院子里吃午饭】

黑客的真相

认真研习基础知识,是呆神早就定下的铁律。这个在黑客江湖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年的“老炮儿”深知:没有扎实的基础知识,不可能锻炼出黑客大牛。然而,眼前的一群90后孩子是否能理解他用了二十年沉浮才悟出的道理,让他内心忐忑。

没有手机,少有娱乐。没有老师讲课的时候,教室里就是一片寂静。让黑客技术从兴趣变成了朝夕相处的工作,这种把女朋友熬成老婆的感觉并不十分美妙。虽然每天面对无穷无尽的代码,但对毛毛这种为技术而生的人来说,一切都在可忍受的范围之内。况且,他还交到了几个好哥们。到了夏天,神话的学员们根据兴趣分成了四个小组。毛毛选择了无线电攻防,和他崇拜的杨卿和徐文渊的研究方向一致。

毛毛的危机降临,是因为突然有一天,朋友毫无防备地告诉他:自己要退出了。“每天学习研究的内容太枯燥了,这些和来之前的想象的不一样。”朋友这句话,唤醒了毛毛产生很久的相同感觉。“就算黑客的工作不是每天攻城略地除暴安良,起码也不能整日在屋子里一行一行抠代码。如果黑客的真相就是这样,那么我是否还要不要做一个黑客?”这种想法让他的世界观产生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让他感到绝望的是,这个危机无法用“技术手段”解决。

毛毛并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没有下定决心离开,不过他讲了一个小故事:

最印象深刻的老师就是安天的赵世平老师,对于每一种技术细节,他都解释得非常认真。那一天他从早晨讲到晚上。因为第二天他有事要回去,后来还重新设计了电路板,专门飞到北京来又讲了一天。

在打退堂鼓的那些日子,恰好偶像杨卿和徐文渊来为同学上了课。见到偶像,他期待中的前呼后拥山呼海啸的情景并没有出现。这些大牛只是认真地讲了那些细致入微的技术细节。这让他确信了一件事:

即使贵为“偶像”,这些圈内大牛也并不是每天风光无限,更多的时候是要面对繁杂的具体问题。正如黑客圈万人敬仰的TK教主所说:“我的生活和大多数普通人没有区别。”

这是一种职业,有人以此为生。

毛毛不想退出了。后来他听老师说有走掉的同学想回来,不过神话行动并没有“回头草”的游戏规则。实际上他并没有再见过这个同学。

毕业

呆神给毛毛所在的无线电小组取了一个狂拽酷炫的名字:鬼斧实验室。在秋天到来的时候,在技术方面已经小有成绩的毛毛和同学在几位导师的带领下,进行汽车安全方面的研究实践。

有一个点,我们卡在上面一两个月。明明知道如何攻击,但我就是搞不清背后的原理。如果不能精确定位到代码漏洞的位置,我就没办法自由操纵这个漏洞。

回忆起这段最为艰难的日子,毛毛眉头紧皱。那几十天,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一行一行地看代码。由于其他两位同学比他年龄大很多,经验更加丰富,所以承担了更多的漏洞排查的工作。他们从头到尾,从尾到头地审看代码,就是为了发现隐匿在几万行代码中间的那几个字符——一个微小的错误。锻炼、吃饭、看代码,用悲催来形容那两个月的生活似乎并不为过。这个时候,他反倒没有想过退出。

成功定位漏洞的那一天终于来了,这时窗外的树叶已经落光。

11月24日,鬼斧实验室召开分享会,向外界报告了这个漏洞。毛毛站在队伍里,作为这个漏洞的发现者,他却仍旧寡言少语。不过身后的呆神却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保送毛毛进入他的偶像杨卿掌舵的360独角兽团队。

“庆幸我坚持到了最后,中途退出的人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毛毛说。他兴奋地打电话回去,把这个惊天消息告诉妈妈。妈妈却平静地说:“哦,有个工作就行!”

还有几天毛毛就要离开北京回家过年了。再来北京的时候,他可能不会回到这个院子,而是直接去360报到。记者提出在院子里给他拍一张照片。虽然寒风凛冽,他却坚持脱掉外套,T恤上的“神话”两个字格外显眼。

一名黑客小鲜肉的平凡之路

   
   
 
  本文作者:史中

本文转自雷锋网禁止二次转载,原文链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 订阅

秉承“关注智能与未来”的宗旨,持续对全球前沿技术趋势与产品动态进行深入调研与解读。

官网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