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前半生是厨神,45岁却决定加入阿里巴巴-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阿里味儿> 正文
登录阅读全文

他的前半生是厨神,45岁却决定加入阿里巴巴

简介:

阿里有个同事叫盖睿,加入阿里前,做了三十年厨师。别人说,他是上海有名的“厨神”。

现在,他脱掉厨师服,放下炒勺,每天夹着电脑,穿梭在写字楼里,和一群年轻的程序员讨论代码。

如果人生是一场电影,他的前半生,演的是周星驰的《食神》;后半生,演的是扎克伯格的《社交网络》。

image


我17岁开始做厨师,做了三十年,做到万豪酒店的第一位本土行政总厨,已经算是厨师圈内认可的高手了。

没想到,居然加入了阿里巴巴,整天和一群戴眼镜比我年轻20岁的小伙子们混在一起。

放在两年前,我绝对想不明白,阿里为什么要招我呢?我完全不懂互联网,最多就上网看看新闻打打游戏啊。

image


“这不会是家皮包公司吧?”

来盒马面试,是15年的夏天。

当时盒马还没有办公室,面试是临时借了一间很小很简陋的会议室,灯光很暗,地毯很脏,桌子一按就晃,空调冷气一直打不足。

但是一群人讲的眉飞色舞,眼睛里放光。他们想做一个改造传统线下商业的创业项目,先从饮食做起。后来,我才知道,这叫”新零售”。

面试只花了40分钟,盒马创始人、CEO老菜挺满意:你越快过来越好,我们马上要开餐厅。

——好,餐厅开了吗?
——没有。
——地址在哪儿?
——也没有。
——那总有菜单吧?
——等你来了之后再定。

当时我心里就打鼓了,这不会是家皮包公司吧?

不光是我不信。后来盒马的第一家门店装修,装修老板对我们这帮人也半信半疑:“你说是阿里巴巴的,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骗子?”

我们只好请他去西溪园区逛了一圈,他才肯信。

image


在盒马,比当学徒还要痛苦


1987年,我17岁,去了上海宝隆宾馆做学徒,跟师傅学做烤鸭。

八十年代,想进厨师行当,要循古制,做学徒,跟学相声学唱戏一样。师傅先冷眼旁观,看你真的有心了,才肯教一点。

我给师傅打下手,每只鸭子打足气,摸到鸭子肋下,挖一五指宽的小洞,弯腰慢慢伸进两根手指,把鸭子的内脏掏出来,还不能碰到皮。

这道程序极难,就算再有耐心,也难免会被鸭子体内的碎骨头划伤。每天要处理100只鸭子,有段时间我手指划得伤痕累累,感染得跟胡萝卜似的。我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最后终于感动了师傅,才把所有烤鸭的秘诀悉数教我。

做厨师苦吗?

很苦。

但在盒马,有时候,比当年做学徒还难受。

image
年轻时的盖睿


那天晚上,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


在盒马,我做的第一件事,是盒马外卖。

外卖是盒马最初的方向,我们计划打透白领市场。我是盒马外卖的leader,某天去一个朋友的厨艺工作室,拿起炒勺做了八道上海家常菜。送到办公室,同事们一试,个个竖大拇指: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外卖!

2015年7月7日,盒马第一家店开在上海八佰伴。我记得很清楚,为了这次开业,我们50多个小时没睡觉。

那真是一段打了鸡血的日子。每天早上六点钟,马路上一片寂静,但推开餐厅的门,灯光敞亮,嘈杂但有秩序。所有人热火朝天,洗菜,备菜,眼神里藏不住的亢奋。

插一句,前几天,盒马两周年的时候,我们又去了那家店,熬夜守了个岁。几个人在狭小的办公室里,喝了点啤酒,恍如昨日。

image
盖睿和同事在厨房试菜

当时,开业第一天,外卖卖了200份,第二天是300份、400份,每天都上一个台阶。数目蹭蹭蹭上涨,我们越做越有信心。

过了几天,就有竞争对手装成客人悄悄来打探,又有一天,有个中年男人买了个盒饭,问我们:你们需要风投吗?

那时候,盒马的外卖已经做出了口碑,但是公司综合考虑,决定业务调整,停掉外卖业务,重点转向鲜生门店。

阿里有句话:拥抱变化,我很认同。这是一个快速变动的世界,创业团队,如果不及时根据市场调整方向,那反而容易一条路走到黑。

但看着跟我一起打拼的兄弟们一个个离开了我,去了其他团队,说不难过,那是假的。那天晚上,我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

image
盒马的会议室,以各地的特色小吃命名


麻和辣的比例,要调30多次


有人说,阿里是一个边开飞机边换引擎的团队。相比厨师行业,互联网世界变化太快了。作为创业项目,我们这帮人得不断尝试,快速调整,重点打透。

外卖业务结束之后,我带着一群技术人员,上手做了一个新的项目:盒马工坊。

我们做的是现售的熟食产品、方便菜和新鲜的点心,比如小馄饨和月饼。这其实背后瞄准普通上班族的痛点:希望回家能吃个家常菜,既新鲜、又好吃。

我带着一帮研发人员,研发各种新菜。这帮人里,很多人都有厨师背景,大家都是真心爱这行。有时候时间长了,我也想厨房,老想换上衣服,试试菜。

尽管现在已经不需要我来下厨,但是这么多年了,有瘾。

某种意义上,这份工作,和阿里其他岗位没什么两样。程序员上班抓bug,我们也抓bug——小馄饨粘在一起了、口味咸了淡了、水分多了少了,都得一次次调试。

我们还做了麻辣小龙虾月饼,现在中秋节还没到,已经卖出了100多万,成了网红。

月饼满大街都在卖,但要做好很难。我们每只月饼,必须是18层酥皮,里面必须三只小龙虾,每只个头必须在9钱以上。最难的是麻和辣的比例,为了做到麻不呛口,辣不刺激,我们这帮人,在厨房里试验了30多次。

最后和市面上的老字号月饼一比,工艺上,我们是最棒的。

image


这是我打的最后一份工


韩剧《我叫金三顺》里有个情节,一个姑娘到餐厅吃饭,只吃了一点点,就不要了。大厨看到了就忍不住跑来问:是我做的不好吗?

对方说:不,是我不想吃。

大厨就发脾气了:你不能这样不敬畏食物。

这片子我印象非常深,我做厨师三十年,一直很有幸能做这一行,你不能不敬畏食物。我喜欢“吃”这个东西,这是人与人关系很好的粘合剂。吃里有人、情、味。

来盒马之前,老婆劝过我,就算跳槽,也应该找一个安稳的工作。

当时我45岁,年纪其实很大了,白头发也不少了。

但是,在这个年代,能做一个众人皆知的产品,能让大家享受“吃”这个过程,于我来说,实在有幸。

当时,我对她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我一直记着,现在也还是这么想的:“我就把阿里,当做我这辈子的最后一份工。”

盖睿热爱“吃”这个行业
所以选择冒险
选择一条很苦但又很酷的路
你有没有想过,你内心真正热爱的是什么?

来源:阿里味儿
原文链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