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客圈创业记:不疯魔,不成活》一一2.12 Nanfang离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

开发者社区> 开发与运维> 正文
登录阅读全文

《途客圈创业记:不疯魔,不成活》一一2.12 Nanfang离职

简介:

本节书摘来自异步社区出版社《途客圈创业记:不疯魔,不成活》一书中的第2章,第2.12节,作者:陈天,更多章节内容可以访问云栖社区“异步社区”公众号查看。

2.12 Nanfang离职

我们这群人似乎一直在和时间赛跑,很快地,10月就要结束了。一个月来连续工作的疲惫已经冲淡了我们拿到投资协议书的喜悦。iduu提议找个时间出去散散心,好好放松一下。我们很快圈定了郊区的一个别墅度假村,一栋别墅一晚大概七八百元,挤挤正好装得下整个团队。租了辆车,加上Kent的小车,一行13人浩浩荡荡从公司出发。我偷偷订了个蛋糕,走的时候让菲姐去取来放车里。那段时间恰逢Nanfang和iduu的生日,我打算给他们个惊喜。

那天晚上大家玩得很尽兴。我们在一个小湖边享用了基本吃不饱的“自助”烧烤,然后回屋用Wii和Xbox轮番厮杀,我清楚地记得大家玩《Wii Sports Resort》里那个击剑的小游戏时夸张的动作和表情,也同样无法忘却iduu和Nanfang在蜡烛前许愿的场景。不知道那时他们许了什么愿,现在是否达成了?

在一片欢乐的情景下,我觉察到Nanfang似乎有心事,这种感觉在第二天上午尤为明显,因为非集体活动的时候,他几乎都一个人默默地独处。我想起自己过生日时狂喜后的失落、惆怅,常有刘玄德“日月如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的失落,以为他也如此,也就没有追问。

这次团队活动回来后没两天,Nanfang就找我谈话。在17楼(第三极大厦)唯一的一个如闷罐般的小会议室里,他提出了离职申请。我当时毫无思想准备地坐在桌子上,双手自在地按着桌面,听到这话,我震惊得几乎从桌子上跌下。我真不敢相信最得力的兄弟在仅仅4个月后,在我们前途看起来一片光明的时候,想要离开。我失魂落魄地问他,多久了?为什么想离开?去哪里?他说已经考虑了近一个月,感觉自己得不到应有的重视,自己像是一个执行者,一个雇来就是写代码的普通员工,而不是一个创业伙伴。他的下家是一家做App统计分析的公司,也是创业公司,一切已经谈妥。“可是我们真心把你当作伙伴的啊。”我无力地回应。

不得不说,虽然我非常倚重Nanfang,但他在的那段日子里我们却缺乏真正的、伙伴级的沟通。我们在一起更多的是技术上的讨论,而鲜有关于途客圈如何发展,产品如何定位,公司目前的问题等深入的话题讨论。在途客圈的网站上,我们有很多讨论,他也被赋予了很大的产品话语权。但在过去的一个多月,关于App的讨论,我们都很少有把他拉进来一起讨论。一个一款产品的主力程序员,却没有得到应得的发言权,这确实是我的一个天大的失误。我天真地认为程序员的宝贵时间不该浪费在无谓的、常常没有结果的讨论会中,可是我错了。也许对不少人来说,创业的吸引力很大程度上在于其有机会影响甚至掌控产品的发展方向。

“有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我们可以纠正我们的错误,如果你不愿意继续做App,我们可以换人做;基于你过去的贡献,我们可以给你一份新的offer,工资x,股份y。”我几乎绝望地胡言乱语。虽然理性告诉我这不是个好办法,但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希望他留下,哪怕付出不菲的代价。但我知道,如果到了摊牌的地步,对方留下来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果然,他说一切都已经定好了,没有回旋的余地。他已经签了对方的offer,两三周内就去报到。“况且裂缝一旦产生,已经很难弥补,我们彼此之间也不再相互信任。”他补充道。我的思维已经完全混乱,几乎无法思考,只好让他先回去再考虑考虑。

随后,我赶紧把这一消息告诉给Alex和Kent。两人也很震惊。我们拟定了一份新的offer,由他们再跟Nanfang聊聊,看看有没有转机。

Nanfang礼貌地答应考虑一下。Alex和Kent为此很兴奋,似乎看到一丝曙光。我有些疑惑,总觉得和他跟我聊时斩钉截铁的态度相差很大。果然,他找到我说考虑一下只是个托词,他去意已决,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拒绝Alex和Kent。我整个人这下真的像掉进冰窖一样。我问他,对途客圈,或者对我有什么建议?他提出以下几点。

(1)对后加入的合伙人Kent给予足够的重视。他指的是Kent的仅有5%的股份与他的合伙人身份及公司中的地位不符。我跟他澄清,我们口头上达成协议天使投资后将其股份增加到接近10%。事后,我跟Alex立即正式开展股份转赠给Kent的事宜,并落实在了天使轮的投资协议中。

(2)在产品上,开发团队需要有更多的话语权。

(3)好好培养和重视Tao,他是个可造之材。

Nanfang最终还是离职了。考虑到iOS工程师不是一下子就能招到的,所以约定,即便离开之后,他还是会帮助我们负责招聘和工作交接的相关事宜。为了避免他离职并加入另一家创业公司的消息对大家震动太大,我们约定将其描绘成他加入朋友的创业公司一起创业。

然后,我感伤地写下了如下通告,告诉大家Nanfang离开的消息。

从途客圈成立以来,Nanfang一直是整个产品线最值得依赖的伙伴,在过去的4个月里,他的巨大贡献包括(但不限于):

设计并实现新鲜事;
设计并实现通知机制;
设计并实现消息队列;
设计并实现缓存系统;
推出App第一版;
为团队引入复盘(Retro)和Scrum实践;
为团队带来很多欢声笑语。
创业之初,拔剑四顾两茫茫之际,能邀请到Nanfang一起共事,是我莫大的荣幸。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也带领整个团队朝着驾驭自如团队的方向努力。

无论情愿与否,个人和团队总会走向一个交叉路口。就像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一样,我们总归会遇到离别。我非常理解和支持他做出的选择,尽管今后不在一个战壕里打仗,但大家还是一起扛过枪,一起嚎过歌的好兄弟。

有些感伤,千头万绪不知如何说起,借用Shakespeare的一句话:

Parting is such sweet sorrow,

That I shall say good night till it be morrow.
正式创业半年多以来(从2011年4月到2011年11月),我们一直顺风顺水,从未经历过真正的挫折和磨难。Nanfang的离职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坎儿。但事情已成定局,再懊悔也无济于事。我们唯有向前看,将这件事作为一个教训,避免再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阿里云实名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阿里云开发者社区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具体规则请查看《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用户服务协议》和《阿里云开发者社区知识产权保护指引》。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填写侵权投诉表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社区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分享:
开发与运维
使用钉钉扫一扫加入圈子
+ 订阅

集结各类场景实战经验,助你开发运维畅行无忧

其他文章